女装第一剑客 第36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第18章 乞巧节

魏丞相的死讯轰动伽蓝,江湖驿报一出,那位神秘少侠一时风头无两。

侠客榜上,踏雪这个名字从无名之辈一跃升至第十七名十一到一百名的侠客均按江湖威望排位,再往上,就需挑战那些霸占前十多年的老前辈,证明自己的武学造诣。

然而能在侠客榜占据前十,多是各大门派的掌门、长老,声望极高,功力深厚,各有各的绝学。

若上门挑战,输了倒还好说,不过是丢个脸,惨的是赢了面上也无光,少不得被嘲“欺负一大把年纪的老前辈”,还得被老前辈的徒子徒孙追着打。

在十位大侠中,只有前三是靠实力占着这个名头,且正值壮年,算不得老人家。

不过这三位霸榜已有十余年,一直没被人取代,究其原因:打不过。

牧白看着排在第一位洛忘川的名字,眉心微拧。

他至今未见过洛忘川出手,接下那张悬赏令,也有想借此探探剑痴实力的念头。

怕只怕实力过于悬殊,跑都跑不掉,被洛忘川逮个正着。

“小白,想什么呢?”画眉伸手到他面前晃晃。

“哦,没事。”牧白回过神,啃了口包子“我只是在想,洛掌门独占鳌头十余年,该是何等实力?”

画眉来了兴致,指尖一点侠客榜第二个名字:“南风意,潮生阁主,当年他带着琴上门挑战,一曲还没奏完,就险些被洛掌门斩成了两段。流风回雪剑只攻不守,讲究的是一剑破万法,什么花里胡哨的魔音,到了他面前,就是一剑的事儿。”

“……”牧白眉心的褶儿快皱成花卷了“那天底下就没有人能打得过洛掌门了?”

“那倒也不是。”画眉喝了口茶,笑盈盈道“这侠客榜上,都是鼎鼎有名的人物,那些退隐江湖的老前辈已不算在此列。譬如,乌啼玄鹤门的前任掌门,白鹤老人,他老人家身子骨应当还硬朗着,只是这些年隐居山林,没在江湖上出现罢了。”

牧白眉眼一动,凑近了些。

画眉接着道:“十年前,洛掌门年轻气盛,狂得很,在武林大会上当着各派掌门的面儿大放厥词,正巧白鹤老人路过听见,便施展轻功飞到洛掌门面前,屈指一弹,给了他一个脑瓜崩儿。”

“洛掌门那个气呀,当场拔出剑要与白鹤老人决一死战。可白鹤老人不理他,顾自走了,洛掌门追出二里地都没追上。后来他到处问白鹤老人的下落,终于在一个林子里找到他,不过……”

“不过什么?”

“白鹤老人从头到尾没出过手,可洛掌门就是打不着,一直到耗尽力气为止。那次比试未分胜负,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倒也不是洛掌门功力不够深厚,关键玄鹤门的轻功身法太克制他的剑技。”

牧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剑破万法,但若是一剑都斩不着……”

牧白决定,今晚就去找他的好哥哥学轻功。

说曹操曹操到,他刚冒出这个想法,抬眼便见夜行推着轮椅进了茶楼。

牧白眼睛一亮,站起身来招了招手:“好……不是,那个,苏公子。”

“你们也在这儿啊。”锦衣瞅见他们,便走到这桌来“,你们听说了吗?魏老贼被人宰啦,真是大快人心。我和夜行特地带公子过来听茶楼先生说书呢。”

画眉奇道:“你们乌啼人怎地也和这魏老贼过不去?”

锦衣往后瞥了眼,凑近小声说:“我家公子也和那老贼有些过节,具体不好说。”

话音刚落,夜行便推苏墨过来了。

轮椅停在桌旁,朝着说书先生的方向。

牧白从自己碗里捡起俩肉馅包子,拉条板凳坐到苏墨身边,递了一个过去。

“秦姑娘,我家公子不吃……”

苏墨伸手接过,啃了一口。

锦衣把后边的“肉包子”三个字给咽了回去。

罢了。

锦衣想:殿下打小挑食,不过既是秦姑娘给的,那便不算是食物了。

牧白转回头来:“怎么了?”

“没事没事。”

苏墨细嚼慢咽地解决完一个包子,瞥了眼牧白,轻声问:“小白姑娘也来听书?”

正说到精彩之处,人群中传来一阵喝彩。

牧白讪讪道:“其实我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

“哦,是吗?”苏墨接过手帕,擦拭沾油的手指“我倒挺感兴趣的。”

牧白心说实际情况啥样你不知道吗?还要听说书先生添油加醋再讲一遍。

可碍于目前是女装身份,他也不好开口,只道:“我听了一段,没什么意思。”

苏墨笑了笑,不置可否,视线投向人群中的说书先生。

先生正说到“踏雪怒斩黄眉怪”,“啪”地一声合起扇子,眉飞色舞:“踏雪少侠手提魏老贼项上人头,仰天长笑出门去,迎面撞上那黄眉怪,立时怒目圆睁,喝道:‘黄眉老贼,你作恶多端,今日遇上我,便是你的死期!’”

牧白:“……”

苏墨抬起袖子,掩面咳了两声,嗓音里却掩不住笑:“我看这说书先生,讲得很有趣啊。”

牧白攥紧拳头,深吸一口气。

不要紧,这段说完便接近尾声,想必不会再有如此羞耻的台词了。

“……一地尸骨,满目狼藉。漫天花雨中,少侠转身离去:‘记住我的名字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