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38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这身衣裳的面料乍看是白色,可穿上身,又能与环境相融,甚至比黑衣的隐匿效果更佳,十分奇异。

夜已深了,西侧厢房中,江辞镜吹熄烛火,正要歇息,忽听门外有人敲了三下。

“是谁?”

“替你办事的人。”

江辞镜从床边拿起刀,打开了屋门。

门外站着个白衣少年,戴着面纱,眉眼极好看。

他愣了愣,忽觉这人的眼睛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牧白展开悬赏令,给江辞镜看过一眼:“能进屋说吗?”

江辞镜连忙侧身让开,请他进去,擦肩而过时看见对方背着的剑鞘雕纹古朴,镶有莹白玉石,想来里头的剑也非凡品。

他原本只是到玉树山庄碰碰运气,没想过这悬赏令真有人敢接,看这少年年纪轻轻,来头似乎不小,便问:“不知可否请教少侠名号?”

“踏雪。”

江辞镜点了点头,片刻后,瞪大眼睛:“你就是宰了魏老贼的那个,踏雪?”

“啊对。”

“踏雪少侠,你是伽蓝的英雄!”江辞镜握住牧白的手,激动道“那魏老贼是横在我们万镜司头上的一根刺儿,每年不知犯下多少桩案子,可没人敢查到他头上……”

牧白讪讪地把手抽出来:“不是,别聊这个了。我今天来,是找你商量悬赏令的事儿。”

“哦对,悬赏令。”江辞镜仍有些亢奋“原本我还担心这事儿风险太大,没人敢接,如今看到踏雪少侠,我就放心了!”

“先别高兴得太早。”牧白展开悬赏令,在纸面上一点“潜入洛掌门屋里,是要寻找什么证据?”

一提到案子,江辞镜的神色便严肃起来:“实不相瞒,我近日在凌云宫中,调查一桩失踪案。找我来调查这件事的,是洛掌门的大弟子洛子逸……”

这事儿牧白是知道的,但仍听他说了下去。

“这些天我经过多番勘查、走访,询问凌云宫内的人,搜集到一些情报。子逸和凌姑娘每月十五在后山私会,见过的人很少,但对于凌姑娘的外貌特征,他们的描述基本一致。”

牧白微微前倾。

江辞镜喉结一滚,说得有些艰难:“凌姑娘……很高,与子逸不相上下,恐怕比少侠你还要再高一些。”

牧白点点头:“姑娘家少有这样高的,洛子逸捡到宝了。”

“……对,而且武功也很高。”江辞镜接着说“还在子逸之上。”

“哦”牧白拍了拍掌“厉害,厉害。”

“我曾问过子逸,凌姑娘的性情。他说凌姑娘性子冷,不爱讲话,喜欢切磋剑技,两人私会时常常舞刀弄剑,都是子逸被凌姑娘追着打……照他的话说就是,打出感情了?”

牧白不说话了。

“子逸的原话是:‘我向凌姑娘吐露心意,她没有拒绝,虽然之后还是总拔剑打我,但打是情,骂是爱,这应当说明她非常喜欢我。’”

牧白听他说完这些,也懂了:“所以你是怀疑,凌姑娘……是洛掌门假扮的?”

“对。”江辞镜往门外瞥了眼,压低声音“洛掌门知道我来调查此事后,防我防得紧,我根本找不到法子查他。可没找到证据前,也不能妄下定论。”

“唉,只可怜子逸还被蒙在鼓里,心心念念都是他的凌姑娘,若知道了真相,该多伤心。”

牧白扯了扯唇角。

江辞镜断案倒是厉害,可惜看人不太准。洛子逸心机不深,但心眼不少,恐怕早知道凌姑娘是假扮的了。

只不知道他找江神捕来揭穿这件事是为的什么。

总不能是想看他师傅丢人吧?

“这样说来,你是想托我进洛掌门屋里找他假扮凌姑娘的证据?可若找不到又当如何?”

“那也只能认命了。”江辞镜道“少侠放心,即便找不到,酬劳我也会照给。”

“好。”

离开江辞镜卧房后,牧白又到苏墨屋檐上,轻手轻脚地揭开一片瓦,往底下望。

屋中熄了灯,模糊的人影躺在床上,似乎已经入睡。

牧白有点失落,正打算把瓦片放回去,忽听床上那人道:“既然来了,不进屋坐坐?”

他立时弯起眼睛:“我就知道你还没睡。”

苏墨轻笑了声,坐起身,用火折子点燃烛台。

牧白进了屋,全没拿自己当外人,拎起紫砂壶倒了杯茶,边喝边问:“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没,我还没睡。”苏墨半躺着,侧身看他“说吧,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牧白笑吟吟地凑到床边“好哥哥,我轻功太烂了,你能不能指点指点?”

“哦,原来是瞧上玄鹤门的轻功了。”苏墨失笑“我师傅没说过不可外传,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回你又要拿什么报答我?”

牧白想了想问:“你有什么想要的?”

苏墨盯着他看了会儿,半垂下眼帘:“罢了。我先教你,等教会了,再收酬劳。”

牧白以为他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要什么,便点头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