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43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走到下一个家,看见这里摆的花灯全和他手里的重样,牧白有点不高兴,同苏墨说:“整条街的花灯都是纸糊的,统共就这些样式……”

商贩心说猜灯谜不过是乞巧节的情趣罢了,您可倒好,一手揽了八只灯,还嫌花样不够多。

也不知是来会情郎,还是来拿大满贯的。

“姑娘,再往前走些,一醉轩门口、下午李家比武招亲那擂台上,有一盏灯中花魁,你可以去看看。”

“灯中花魁?”牧白来了兴致“多谢大哥,我这就去看看。”

一醉轩外。

“感谢诸位父老乡亲捧场,我家小姐今日觅得如意郎君,特拿出府中珍藏的九彩琉璃灯,作为乞巧晚会的奖品。”李家家丁揭开红布。

底下是一盏方形花灯,内里供的竟是一颗夜明珠,光芒透出九彩琉璃灯面,仍宝光流转,通透明亮。

“李家果然大手笔,这九彩琉璃灯光是灯芯就得上万两吧?”

“那可是夜明珠啊。”

牧白跃跃欲试,小声问旁边一位公子:“兄台,这乞巧晚会,都比些什么?”

那人没回头,只道:“歌舞。”

“哦。”牧白又问“那如何算是胜?”

“看那儿。”那人伸手一指。

擂台下,李家三位丫头站成一排,每人手里挽着一大篮绢花:“若见到喜欢的歌舞,买一朵绢花掷到台上,便算票数,绢花最多者拔得头筹。”

“原来如此,多谢。”

“无妨。”李家家丁走下台,那人才回过头来,看清牧白的模样。

他怔了一怔,随即笑容满面问:“姑娘,你几时上台?我的绢花全给你。”

牧白:“……不用不用,谢谢。”

他摆摆手,赶紧拉着苏墨走到人堆另一头。

“小白姑娘要上台比试?”

牧白蹙起眉:“若是论剑还好说,歌舞……实不相瞒,我刚到青莲谷时,师姐们都笑我是破锣嗓,可我确实挺想要那盏灯。”

“歌舞是泛称,舞剑也可以。”苏墨从袖中抽出竹笛“你若上台,我便在台下给你伴奏。”

牧白眼神一亮:“那感情好。”

单单舞剑难免生硬滞涩,若有笛音相辅,好歹能跟着曲调出剑,想来要更流畅。

李家家丁下台后,人群中议论纷纷,但迟迟没人登台表演歌舞。

第一个上台,底下的观众还未活跃起来,若表演得不好,那气氛可是相当尴尬。

牧白四下看看,见大家都不愿当第一个开场者,便问苏墨:“那我上去了?”

“去吧。”

牧白今日穿一身白绫罗纱裙,裙摆飘逸袅娜,但挡不住他身手矫健,手撑在擂台边缘,一跃便上去了。

一瞬间,视线全聚集在他身上,牧白竟觉有些紧张。

“这哪家的姑娘,好生俊俏。”

“就凭这模样,我也愿意给他一朵绢花。”

“,丫头,绢花给我来十朵。”

……

还未开始表演,已稀稀落落扔上来几十朵绢花,牧白被底下黑压压一片人头晃得眼晕,只将目光投向苏墨。

苏墨朝他点了点头。

笛音与青莲剑同时出鞘。

笛声清丽悠扬,短剑锋芒内敛,舞剑者白衣胜雪,眉间一点玉坠随风摇曳,衬得眼波潋滟,似秋水横陈。

这支曲子,牧白在青莲谷听过许多遍。

前半段轻快悠扬,似细雨敲打芭蕉叶,过渡到中段时曲调陡转,如倾盆大雨落下,急骤、狂躁。

他随之折下腰来,以极快的速度旋身,剑光幻化成一片虚影。

结束中段,清越的笛音陡然上扬,穿破夜空,如一只凤凰振翅飞出竹林。

牧白同时出剑,剑光斩开长夜,锋锐无匹。

曲调渐弱,他也如绵绵细雪般,轻盈舞剑,缓缓收剑,直到一曲终了。

清越婉转的笛音于夜色中散去,人们仍沉浸其中,久未回神,仿佛滞留于它勾勒出的斜雨竹林中。

直到牧白收剑归鞘,向台下鞠过一躬,众人才纷纷回神,人群中陆续响起掌声。

李家家丁上台,请牧白到后方席位等候。

同时有另外两个家丁捡拾台上的绢花。此时底下观众们已回过味来,纷纷抢到前头买绢花丢上台,捡都捡不完。

李家准备的满满三大篮绢花竟被抢购一空,一时补不上货,在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