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55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原来洛子逸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在剑谱里偷偷夹春宫图让他师傅给发现了。徒弟天天想找姑娘,无心练剑,洛忘川只好出此下策,试图把他带回正轨。

没成想洛子逸居然胆大包天偷偷地亲了“凌姑娘”一口,两人当场闹掰了,不欢而散。

洛忘川对洛子逸失望透顶,把假扮姑娘时穿的衣服撕得破破烂烂,和尺码太小磨出血的绣花鞋一起打包扔进了后山,唯独剩下把剑不舍得丢,连洛子逸写的情书一块儿塞在了里面。

事后洛子逸去找洛忘川摊过牌,但洛忘川不承认,要让“凌姑娘”就此人间蒸发,师徒俩大吵一架,关系闹得更僵。洛子逸没了法子,便想到借万镜司来查这件事,向洛掌门施压。

牧白摇了摇头:江神捕工具人,实惨。

“师傅,你就让凌姑娘回来吧,我向你保证,以后一定好好练剑再也不敢偷亲了。”

洛忘川:“……你既然已经知道她是我假扮的,还念念不忘做什么?”

牧白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得更清楚些,肩上忽然被扇子打了一下。

苏墨附上来,轻声问:“小白,你在这儿偷听什么?”

“……我哪儿偷听了,江湖中人的事,能叫偷听么?”

苏墨轻笑:“哦。”

殿内传出洛子逸的话音:“师傅是凌云宫掌门,可凌姑娘不一样,她是我一个人的。”

牧白眼角抽搐:“这都哪跟哪?”

同一个人的原身和女装,还有这种区别吗?

苏墨听完,便晓得里面在谈些什么,还照着洛子逸的句式给牧白也现编了一句:“踏雪是侠客榜首,小白不一样,小白是我未过门的夫人。”

牧白:“……你闭嘴。”

苏墨从后边轻轻环住他:“小白,等回到乌啼,得委屈你暂住在其他大臣府邸,迎亲那日再将你接到我府上。”

按照乌啼的习俗,成亲前夫妻二人不能同住,若新娘家离得远,就得先安排在附近其他人家落脚,成亲那日再由迎亲的队伍将新娘接过去。

牧白眉梢一挑:“那我不嫁了,要么你就把我从青莲谷接过去。”

“也行,那我去青莲谷接你。”苏墨显然心情不错,由着他耍性子。

“??”牧白想象一下,自己穿戴新娘那身行头,坐在颠簸的轿子里,一路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地从青莲谷一直□□到乌啼皇都……

“算了,我还是先在乌啼皇都落脚吧。”

当天下午,画眉找到牧白,把青莲谷寄来的信转交给他。

大师姐在信中除了牧白的亲事,还提到上回刺杀苏墨的那伙人。

那个蒙面人首领身上虽没搜到能够证明身份的物件,但青莲谷弟子检查遗体时发现,他中的毒是红莲火毒。红莲教中人外出执行任务前必须在体内种下红莲火毒,任务完成才能获得解药,而一旦企图泄露天机,或任务失败,便即刻毒发身亡,所以他很可能来自红莲教。

据传红莲教的据点在夜罗古国遗迹鬼都中,鬼都周围妖雾环绕,有异兽出没,极为凶险,此前各大门派派去打探的弟子无一生还。

近年来他们在乌啼国活动猖獗,此次竟派人到青莲谷刺杀苏墨,恐怕乌啼皇室中,有人与红莲教勾结。

秦玖歌担心他们已经盯上苏墨,届时会连带向牧白下手,这才写信来,提醒他务必小心。

牧白看完信,在烛火上点燃信纸。

原文剧情中,红莲教是明面上的反派,而皇室中与他们勾结的正是苏墨,他一直位居幕后,利用红莲教登上皇位,之后毫不犹豫地丢弃了这枚棋子。但如今的情况似乎已经完全转变,苏墨装瘸跑来青莲谷,红莲教竟还派人前来刺杀,总不能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可那蒙面人首领功力不低,若是演戏,牺牲未免太过了。

他没有头绪,见信纸已烧成灰烬,又翻开桌上最新的江湖驿报来看。

粗略扫过一遍,牧白便“咦”了一声。

上面竟完全没有那日比武招亲的事儿,侠客榜上,踏雪的名字仍然稳占榜首,而关于乌啼国皇子的消息一条也没有。

不应当?那日见到他们比试的人不少,照理说,玉树山庄应该很快就听到风声才对。

入夜以后,牧白到玉树山庄去接悬赏令时,顺便问了林百晓,才知道原来是苏墨塞银两给他们打点过,便没有将这事儿登上去。

“乌啼国的皇帝陛下身体日益衰弱,皇室内斗正是最激烈的时候。五皇子装病躲来伽蓝,就是不想搅和进去,自然得把这消息压一压,若让乌啼皇室的人晓得他不仅装病,还武功高强,岂不是完蛋?”林百晓问“怎么,踏雪少侠该不会因为比武招亲记恨上他了吧?”

“那倒没有。”牧白想了想,问“玉树山庄消息灵通,不知林庄主对红莲教了解多少?”

林百晓挑起眉:“红莲教,他们可是神秘得很,常年躲在那鬼都里。不过近两年,乌啼境内出现过几具因红莲火毒身亡的尸体,应该都是红莲教的人,照这样看来,他们可能开始在乌啼国频繁活动了。”

牧白沉默片刻,开口说:“他们修炼的好像是都是邪功。”

原文中,红莲教主为了修炼邪功,将一处镇上百余户人家残忍杀害,她手下的护法也尽是些邪门歪道,练功的方式比黄眉怪之流更为阴邪狠毒。

“对。”林百晓点头道“乌啼国已经发生数起灭门惨案,虽还没查明真相,但依我看,很可能是红莲教干的。”

“是这样,我过些日子要去乌啼一趟,劳烦庄主帮我查一查,有哪些悬赏令能在那儿完成,与红莲教有关的最好。”

“稍等。”

不一会儿,林百晓捧出来一摞卷轴,堆在桌面上:“乌啼的悬赏都在这儿了,少侠自己挑吧。”

他端起茶喝一口,又道:“乌啼境内也有我们的人,到了那儿,少侠可去问问当地的探子,他们了解得多。”

“好,多谢林庄主。”

-

虽然苏墨花钱打点过,他在比武招亲会上崭露头角的风声还是传到了乌啼皇室。

前往乌啼皇都路上,只要途径荒郊野岭,几乎都能遇见刺客。所幸都是些喽,轮不到牧白出手,夜行和锦衣便已经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