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59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他想了想,补充:“一直在。”

只要苏墨别老想着干自己,牧白觉得和他相处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直到天色全黑,苏墨才离开郝府,临走前告诉牧白,明天会过来看他。

晚饭后郝的母亲留下牧白,说要亲自教他乌啼国成亲的规矩和礼数。

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念得他耳朵快要生茧。

牧白托腮盯着夜色中飘过的萤火虫。郝母察觉他心不在焉,掐着喉咙咳了两声,问:“秦姑娘,我教你的你可记住了?”

牧白抬眼看她,没吭声。

“你可记得洞房第二日早晨要做什么?”

“早饭?”倒真让他蒙对了。

郝母又问:“那你会做什么?知道皇子殿下喜欢吃什么菜吗?”

“喜欢什么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不喜欢包子,我会做包子。”

郝母翻了个白眼:“儿,你告诉他皇子殿下喜欢吃些什么。”

郝立刻报上几个菜名,全是些花里胡哨牧白听都没听过的。

郝母见他一脸茫然,带着些嘲讽的口吻说:“你这姑娘,马上要嫁人,连夫君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那几样菜儿都会,明日让她教教你。”

牧白笑起来:“郝夫人未免管得太宽了些,我们两口子的事,不劳外人费心。”

“你……”

“别说包子,我就是白水煮个鸡蛋他也吃。”

牧白拍拍衣服站起身:“我困了,先去睡了,夫人和郝姑娘也早些歇息。”

他打个呵欠,慢悠悠地逛回卧房。

这一路舟车劳顿,牧白是真累了,晚上也没出门,老老实实窝在床里睡了一宿。

第二日一大清早,郝府的佣人便来敲门:“秦姑娘,皇子殿下来看你了。”

牧白:“……”

这才几点?天还没亮透呢?

他随便洗了把脸,抹点脂粉,到茶厅时还睡意朦胧的,看见苏墨换了身黑金色刺绣龙纹的衣裳,端坐在那儿,倒真有些天横贵胄的气派。

牧白轻轻笑了声,走过去,见他手边桌上摆着两道菜,摆盘精致,食材也一看就价格不菲,像是宫廷菜肴,便俯下身仔细瞧了两眼。

“好哥哥,你从宫里带来的?”

苏墨摇摇头:“郝做的。”

“哦。”牧白恍然道“这是那个什么凤尾群翅,这道是,嗯,翡翠玉扇?”

“这是乌啼宫宴上的菜,你怎么知道?”

“昨晚郝姑娘告诉我的,她说你爱吃这些,要教我做。”牧白一摊手“可惜我厨艺不精,学不来,你和我成亲以后,日日只能吃白水煮鸡蛋。”

苏墨笑起来:“也好。”

牧白调侃着说:“苏墨哥哥和我成亲,真是倒了大霉。”

“我乐意倒霉。”苏墨拉他到桌边坐下,打开桌旁的油纸袋“我来时路过间包子铺,荤素的包子、花卷馒头,每样都买了两个,趁热吃。”

牧白往油纸袋里瞅两眼,再看看桌上摆的两盘菜,问:“那你呢?你吃这些吗?”

苏墨摇摇头:“我来之前吃过。”

“那她做这么多菜干嘛?”

“不知道。”苏墨夹起一个小笼包,塞进牧白嘴里“我说我吃过了,她要再加两样菜,便让她加吧。”

牧白瞥一眼那两道宫廷菜肴,咽下小笼包,见他又夹起一个,赶紧拦下来,含糊不清地说着:“有山珍海味谁还吃包子啊?”

便从苏墨手里夺过筷子,打算尝尝那道翡翠玉扇。

郝端着第三样菜走进茶厅时,正见着苏墨打掉牧白的筷子,摸出一枚银针刺进菜汤里,十分谨慎地说:“小心有毒。”

郝:“……”

第27章 迎亲

苏墨一直在郝府呆到午时, 陪牧白用过午饭才离开。

郝母女昨日和牧白打过交道,已经知道他不是好拿捏的主儿,今日也不再来自找没趣, 牧白乐得清静,钻研了一天剑谱, 吃过晚饭,在郝府里四处溜达。

他记熟了郝大人书房的位置, 到夜深人静时, 便换上夜行衣溜出门去。

悬赏令上的任务是,找到郝大人贪污赈灾银两的罪证。这类悬赏牧白之前也做过两单,灾民出不起这份赏钱,发布任务的多半是朝堂中与之敌对的势力。

依赏钱的数目来看, 要搞他的人恐怕来头不小,也难怪郝良急着攀上苏墨作靠山。

牧白潜进书房,合上门,便用手掩着火折子的光, 靠近书案前,翻找案上的卷轴。

郝良显然不爱收拾,砚台随手乱摆, 信纸揉成一团, 沾了数点污糟的墨迹。难为牧白为了不漏过一条线索, 还要一张张拆开来看,再一张张团回去。

也不知拆到第几张,信纸的一角在摇曳的光下赫然映出一枚赤红莲花纹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