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70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他脚尖蹬地一个鲤鱼打挺,两步跑出屋, 施展轻功飞上院墙。

背影笔直, 全然不见昨日佝偻的模样。

牧白随苏墨学了这么久轻功, 已算是江湖中佼佼者, 然而不过半刻钟,他便把人跟丢了。

牧白四下找不到踪迹,只好原路折返,回到矮房中。

院内仍飘着淡淡的血腥气。

他循着味儿找到院墙前一块巨大的砧板,上头血迹斑斑,似乎是屠宰家禽用的。

忽然,牧白听见极细微的声响,似是从砧板下方传来。

他耳廓一动,集中听力,听清了那仿佛回荡于地窖中的呼吸声。

移开砧板,地面赫然出现一个大洞。光投下去,只照亮一块小小的圆形区域,旁的地方黑峻峻一片,看不清晰。

他去屋中拿来灯盏,抽出天雨流芳剑,沿搭在洞口的绳梯爬下去。

地洞面积不大,灯盏的光投向四周,尽头昏暗中,能看清十余个人被双手吊起拴在墙上,深色的血浸透衣裳,还在“啪嗒、啪嗒”地向下滴落。

牧白皱起眉,走向其中最小的那个丫头。

小丫头气息微弱,牧白替她把过脉,又掀起裤管、袖管检查了一下,发现她身上布满细密的伤口,有些已结了痂,还有些像是昨日才划开,血流从其中缓缓淌出。

她失血过多,面色惨白,似乎已经昏迷过去。

牧白皱着眉,用剑斩开吊着小丫头的铁链,忽听角落中有一缕虚弱的声音传来:“你……是来救我们的?”

他循声望去,见地洞另一侧有个男子睁着眼睛,正盯住自己。

那人同样被镣铐和铁链吊起,满身血痕,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

牧白把小丫头轻轻靠墙放好,走到他面前,应了声“是”,举起剑打算斩开铁链。

男人忙道:“且慢!”

剑锋停在铁链上方,牧白诧异地问:“怎么了?”

男人松口气,轻声说:“若没有这铁链缚着,我……”

他瞥了眼角落中昏迷的道姑,垂下眼帘:“多谢少侠出手相救,但我体内仍有余毒,那老伯说,还要再吊上两三天。”

牧白眨了眨眼:“住在上面矮房里那个?”

“对。”男人问“我方才听见上面有奇怪的动静,老伯没事吧?”

牧白掩着嘴清咳一声,尴尬道:“他跑了,我没追上。”

顿了顿,又解释:“我闻到院里的血腥气,又听见停在杆上那两只鸟儿喊‘救命’,便以为片羽观丢的小道姑被他害了……怎么听你的口气,那老伯不是坏人?”

“那两只鹦鹉是被老伯一起救出来的。”男人缓缓说“前阵子听说这儿频频有人失踪,我和同伴便过来调查……后来在山顶一间废弃的道观中,找到了失踪的人。”

“但没来得及救人,我们便被人打昏,醒来时手脚都被捆住,而且”他咬了咬牙“中了合欢的毒。”

牧白一愣,便见他抬起下巴示意地洞中另外八个男人:“被老伯救走时,我们俩毒性还未完全发作,但他们已经关在道观有一阵子,都发了疯。”

“那三个姑娘呢?她们没事吧?”

男人摇摇头:“老伯说,她们中的是另外的蛊毒,那毒会侵蚀人脑,将人变成行尸走肉,完全听命于下蛊者。若不完全排出,宿主将慢慢枯萎死去。”

牧白微眯起眼。

他记得原文中,红莲教主曾用过这种毒。

男人接着说:“老伯把我们吊在这儿放血,每日都来喂些流食、药,还有处理过的鸡鸭血。”

牧白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我就先不放你们下来了?”

“吊着吧,我们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只不过要劳烦少侠找些吃的来。”

“好。”

牧白应过声,沿绳梯爬上去,在矮房中找到煮好的粥和水端下来。

进过食,昏迷的道姑和其他人也陆续恢复意识。

小丫头就着牧白的手喝了些水,弯起眼睛笑得极甜:“谢谢哥哥。”

牧白摸了摸她头发,轻声问:“你是听澜对吧?”

“哥哥怎么知道?”

“听片羽观里的道姑提过你。”

“啊。”听澜懵懂地睁大眼,片刻后,低下头,极小声地说“观里有妖怪。”

“什么?”

“一个红衣服的女人……特别可怕,一定是妖怪。”

牧白立刻问:“你在哪里看到的?”

“通往山顶那条路上。山顶只有一座废弃的道观,往常根本没人往那儿走,我就悄悄跟上去,想看她要去哪儿……后来、后来让她发现了。”

“两个师姐也是这样被关进来的,幸亏爷爷把我们救出来了。”听澜问“你见过爷爷吗?他就住在上面,我以前下山路过都会来看他。”

“呃……”牧白抿紧嘴唇,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老爷爷刚被自己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