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87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苏墨怔住了。

牧白咬牙切齿道:“都拜堂成亲圆过房了,现在来说这些。”

“你若倒了,我扶你起来。”

“东窗事发,我会去救你。”

“以后再跟我说这种废话,小心我拔剑削你。”

第40章 彭府

牧白的身体完全调养好, 已是半个月后的事了。21

皇子府日日煎药炖汤,奈何他们“夫人”过于好动,分明是个伤患, 却不甘于瘫在床上休养。身子稍微好些就开始上蹿下跳,夜里也不消停。

是以原本只需静养一周的伤势, 足足半个月才好利索。

按照乌啼的规矩,喜宴上新娘盖着盖头, 宾客都未见到真容, 夫妻新婚后应在一个月内逐个登门拜访,今后若在宫宴、节庆上遇见了,便互相知道这是哪家的正妻。

牧白伤好之后,第一个随苏墨拜访的便是彭府。

他一早换好宫装, 由丫鬟帮忙梳理发髻,又嵌上眉心坠,耳垂戴了两枚小巧的白玉髓。

喝了半个月补汤,牧白气色渐好, 薄施粉黛后唇色殷红,明眸皓齿,容貌盛极。

他拎着宫装裙摆踏出皇子府, 望向马车时, 冷玉坠下一双黑润的眼顾盼神飞, 让等在车前的人晃了晃神。

苏墨扶着牧白坐上马车。

放下帘子后,他忽然把牧白压在厢壁上,抬手捏他耳垂的玉髓:“小白, 你打扮得这样花枝招展……”

牧白:“……”

这哪里花枝招展了, 分明穿得一身雪白不能再素, 口脂也只是涂了薄薄一层玛瑙色。

苏墨拇指抚过身前人唇珠, 指腹染上浅红的脂粉。

他垂下眼,将这红抹上牧白耳垂,而后咬上去蚕食干净。

牧白耳上原本冰凉的白玉髓微微发烫,那人却还不知足,又把他唇上的口脂也吃了个干净,才退开。

苏墨弯了弯眼角:“小白,我反悔了,我们回屋吧。”

牧白知道这人占有欲发作,忙掀开车帘,对车夫说:“走吧大哥,去彭大人府上。”

“好嘞。”车夫一扬马鞭,启程。

苏墨低眸瞧着他。

牧白放下车帘,轻声说:“我可是带着任务去的。”

探清路夜里才好动手。

“嗯。”苏墨淡淡应了声,便坐到一边,拿卷书起来看。

牧白凑过去,把脸挂在他肩上:“不高兴了?”

苏墨只摇头,不言语。

牧白觉得好哥哥确实是不高兴了,遂亲了亲他耳朵:“好哥哥。”

“好哥哥。”

“苏墨哥哥。”

苏墨连应三声“嗯”,不咸不淡地开口:“你要说什么?”

牧白想了想,轻轻笑着说:“别生气,晚上回去随你怎么罚。”

他说这话时,手指拨弄着苏墨腰间的衣带。

苏墨:“……”

他捉住牧白的手:“小白,你怎地越来越坏了,跟谁学的?”

牧白弯起眼:“跟苏墨哥哥学的。”

-

到彭大人府上时,将近正午。

彭德寿听闻皇子殿下的马车到了,便迎出茶厅,见两人迎面走来。

五皇子着一袭黑绸袍服,走在左侧,手里小心牵着的那位……

彭德寿微微眯起眼。

怪不得这五皇子见了软红轩的花魁都没多看一眼。

他视线远远地黏在身穿白色宫装的美人身上,直到近前都没挪眼,视线沿那张漂亮的脸一路向下。

可惜天气转凉,衣领扣得严丝合缝,瞧不见颈段……这胸,好像有些太平了……

牧白原本同苏墨说着话,察觉到彭德寿露骨的视线,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捏了捏指节,克制住当面给这油腻老男人一拳的冲动,伸手摸来苏墨腰间折扇,“哗”一声打开,掩住自己的脸。

苏墨嗓音清浅,透出淡淡的不悦:“彭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