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9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脑后一阵剧痛,接着便失去意识,软倒在地。

若是寻常女子,脑后被这么敲上一下,一时半会儿怕是醒不来,但牧白原本习过点武术,皮糙肉厚相当耐打,没多久就恢复意识。

脑后还隐隐作痛,他仿佛被什么人扛在肩上,双脚离地,整个人在半空一荡一荡,晃得头昏眼花。

眼前一阵天翻地覆,那人把牧白扔在石地上,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是谁……

牧白呼吸困难,挣扎着试图掰开脖子上的手,努力掀开眼皮,看见了两撇小胡子,和一张贼眉鼠眼的脸。

是原文中在荒野调戏女主的那个男人。

他被大师姐带回谷中后,就由其他弟子囚禁关押。

青莲谷是行医救人的门派,自然不会动用什么酷刑,只是关上几天,便打算放他下山去。

哪成想这歹人没吃够苦头,竟在路上调戏其他女弟子,便又被抓回去,等大师姐处置。

今日恐怕是看守的弟子去参加考核,这人便趁机溜了出来。

“小美人。”男人掐住牧白的脖子,一边解下裤带。

“咳、咳咳……你……放开我、混蛋……”牧白手背青筋暴起。

“别挣扎了。”男人提起他,强行掰过牧白的脸让他看向后方。

一片光秃秃的断崖。

“乖一点,否则我就把你扔下去。”

男人舔了舔嘴唇,粗暴地扯开他颈间青色的领巾。

“嘶啦”

破碎的布片被扔到一边,男人看着白皙脖颈间凸起的喉结,愣了一愣。

就在这一瞬间,方才仿佛已经脱力的“小美人”忽然暴起,揪住男人的衣领用力撞上他额头。

“砰”地一声,眼冒金星。

牧白却似乎感觉不到痛,又立刻翻身把那歹人压在地面,掐住他的脖子,一拳砸上人中,飞出半颗断牙和鲜血。

“警告!警告!请勿做出与原文人设不符的行为!”

脑海中系统音响成一片,牧白集中不了精神,甩了甩头,正瞥见男人脱掉裤子后露出的唧儿。

牧白:“……就这?”

他默了默,转头又一拳打在对方腹部。

“你跟小爷在这秀什么针线活呢?”

苏墨听手下汇报小白姑娘被人掳走,当即扔下轮椅赶来救人。

他刚从林海出来,便看见悬崖边上,牧白正把歹人按在地上暴打,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丢人现眼”、“回家绣花”之类听不懂的话。

场面一度非常血腥。

苏墨旁观了一阵,见那歹人已经被揍得半死不活,“啪”一声收起折扇,悠悠然踏着落叶离开了。

然而他没有听见,牧白脑袋里的系统一直在发出警告,吵得他耳朵都要聋了,头痛欲裂。

“警告!警告!世界线即将崩坏!请……”

“滚。”牧白啐了一声。

话音刚落,原本晴朗无云的空中忽然一道惊雷劈落。

“轰”

断崖被雷劈中,探出山头的部分“喀啦”一声裂开,带着牧白和半死不活的男人向崖底倾塌。

堕入万丈深渊。

-

牧白醒来时,四周漆黑一片。

他试着动了动手指,一阵剧痛,但还能发力。

身下似乎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牧白摸了摸,满手黏腻,还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

他勉强回忆起失去意识以前,自己似乎被一道晴天霹雳击中,掉下了山崖。

至于底下这个垫背的……恐怕是那个歹人。

牧白用手撑起身体,挪到一旁,瞥了眼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便没再看。

那道雷恐怕是他违背系统,崩坏世界线的惩罚。

脑海中的系统音已经消失,虽然满身是伤,还掉到了崖底,但牧白觉得自己还活着,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

他不确定自己昏迷了多久,此时腹中空空,饥饿感尤其强烈,坐了会儿,便爬起来寻找食物。

地面凹凸不平,总能踢到些坚硬的障碍物,估摸是前人坠崖的尸骨。

牧白摸索了一会儿,扶着生满苔藓的岩壁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