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99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是今早进城的一个……因为质疑辱骂红莲教使者,当场毙命。”

牧白睁大眼:“这种事……你们不管吗?”

“想管也管不动啊,姑娘。我们头儿就是因为和那四人起冲突被打成重伤,一个时辰前刚被抬回去……听说他们还要向上告发,罢免头儿的官职。我们守在这就为养家糊口,就算自己不要命,也得为家里的老人孩子考虑,实在没办法。”

牧白:“……”

他抿了下唇,轻声说:“辛苦了,这事不怪你们。”

“小白快轮到我们了。”画眉在马车前喊。

牧白应了声“好”,便谢过兵大哥,回到马车上。

“怎么样?”画眉问“瞧你和那兵哥哥说了大半天。”

他坐下来,揉了揉眉心:“那些披红斗篷的,是红莲教的人。”

“什么?红莲教怎么会在这?”

牧白把问到的情况一五一十说出来。

师姐们面沉似水,都觉得这乌啼皇帝真是老糊涂。

秦玖歌沉默片刻,想到什么:“我方才见最前头那辆马车上下来的,都是潮生阁的人,他们直接进城了。”

作为三大派,听说这种事不可能坐视不管,恐怕潮生阁并不知道那四个是红莲教的人。

此次潮生阁出战阵容豪华,南风意、梦长老还有其他精锐弟子都在,对付四个红莲教使者绰绰有余。可他们已经进城,若只有青莲谷弟子出头,结果还真不好说。

牧白已抽出青莲剑,边擦拭剑身边道:“师姐们在车上呆着就好,一会儿我下去解决。”

“那怎么行?红莲教手段阴邪狠辣,你一个打四个不是送死吗。”

秦玖歌也道:“小白别冲动,你是少主,若与他们交手负了伤,还如何参加武林大会。”

牧白:“师姐放心,几个杂碎罢了,我应付得……”

“轰”前方忽然传来巨响。

紧接着马车周围一阵喧闹,排队进城的队伍四散逃开,有人高声喊:“救命!杀人啦”

牧白忙掀开帘跃下马车,瞅见不远处城门上出现一处缸口大的凹坑,碎石簌簌而落,观其形态,竟像是五指留下的掌印。

他眯起眼,看清凹坑旁倒下一人。

看体型是个男人,一身玄衣,被灰尘糊了一脸,身上血迹斑驳。

是凌云宫的人。

牧白来不及多想,提剑飞奔过去,在下一掌轰来之前捞起那人向一侧滚倒。

“轰”一掌落空。

城门口的红莲教使者摘下兜帽,衣袖在风中猎猎作响。

牧白抬起眼,见那轰出巨大掌印的竟是个女子,另一个男人掌心贴在她背后输送内力,另外一对男女则站在一旁,环着手臂冷眼旁观。

“咳、咳……”

灰头土脸的凌云宫弟子站起身来,晃了一晃。

牧白忙扶住他:“你没事吧?”

“无妨。”那人满身血迹,却若无其事掸了掸身上的灰,又抹一把脸“方才一时不防才被打中……让秦姑娘见笑了。”

牧白仔细看了眼他的脸,才发现这人原来是洛子逸。

“都怪师父,若宫里不全是师弟,我何至于一见漂亮姑娘就晃神……”洛子逸念叨着,手腕一抖,提剑杀过去。

那红莲使者下一掌已然挥来,他不闪不避,迎面一剑斩破了掌风的劲力。

洛忘川亲传弟子,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旁观的另一对使者见情况不对,也摆出同样的姿势轰出一掌,被赶上前的牧白接下。

对方有四个人,但这种连体婴儿的作战方式过于笨拙,很容易攻破。

他轻身提气跃向其中一对身后,一剑将他们串成了叉烧。

血泼溅在一侧城墙上,周围的士兵神色骇然,忙不迭退到远处。

洛子逸那边也没有悬念地结束了战斗。

他杀完男人,将剑横在红莲使者白皙的颈侧,开口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我不杀女人,你跟我回去做俘虏……”

话说一半,对方红莲火毒发作,当场去世。

洛子逸:“……”

牧白擦干净剑刃上沾的血,余光瞥见洛忘川负手立在城门前的马车上,冲自己点了点头。

他蓦地想起自己以踏雪身份打伤过洛掌门,也冲那头打过招呼,便心虚地垂下眼。

洛子逸回到马车前,免不了又挨一顿训:“孽徒,为师与你说过多少遍,不要因为女人影响出剑的速度……”

牧白忍了忍笑,收剑归鞘,转身走回青莲谷的马车。

他从前听旁人说洛掌门寡言少语,见到本人后发现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起码他教训洛子逸,和在自己面前时,话都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