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第1章

作者:祎庭沫瞳 标签: 灵异神怪 强强 玄幻灵异

  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作者:庭沫瞳

  文案:

  作为邪灵,林叶衔是被迫出生的。

  为了糊口,他向安魂处申请了一个店面,结果分到他手里的是一个快要倒闭的古玩店。

  好在他还有点本事,开铺子的同时,把积压的那些不值钱的假货改造一下,捉鬼、算命、看风水、合八字之类的活计也来者不拒,小日子也算过得去。

  直到有一天,安魂处的人找上门,说在古墓中发现了他店里的东西。有人拿着他的东西去招魂,通过禁术结成了他与大佬的阴婚……

  林叶衔:卧槽,这婚我不认!管我P事啊?!

  安魂处:你不是啥活儿都接吗?安抚大佬这事也接一下呗?

  林叶衔:[思考.jpg]也不是不行,但得加钱!

  【高亮提醒:本文纯属虚构,勿要封建迷信,相信科学!!】

  友情提醒:

  1.互宠,1V1,HE,甜文,放心看。

  2.攻出场比较晚,请耐心等待。

  3.文里很多私设,有引用会标注。

  立意:你守护别人,别人也在守护你。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叶衔;贺崇泽

一句话简介:这活儿我接不了!

立意:你守护别人,别人也在守护你。

作品简评

被迫出生的邪灵林叶衔,为了糊口,向安魂处申请了一个店面,结果分到他手里的是一个快要倒闭的古玩店。
好在他还有点本事,开铺子的同时,捉鬼、算命、看风水、合八字之类的活计也来者不拒,小日子也算过得去。
直到有一天,安魂处的人找上门,说在古墓中发现了他店里的东西。有人拿着他的东西去招魂,通过禁术结成了他与大佬的阴婚……本文风格轻松,行文流畅。主角性格鲜明直接,配角有趣可爱。事件串联出的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循序渐进。讲述了一个主角守护一方净土,同时也被爱人、朋友及追随他的人与妖守护的故事。甜文基调,值得一读。

第01章 小林很准! 古玩店邪灵小老板。

  古色古香的古玩步行街上。早上八点,路上没有什么客人,只有赶去上班路过这边的上班族,和准备到店里开门的各家老板及店员。

  相宜斋从里面打开了半扇门面,走出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青年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瞳仁黑如浓墨,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很有几分少年感,正是这家店的小老板林叶衔。

  林叶衔站了没有一分钟,就看到一位大叔骑着一辆芭比粉的小电瓶自步行街路口而来,比过来送外卖的黄蓝小哥们都拉风,顺顺当当地停在林叶衔面前。

  “李叔,早啊。”林叶衔非常有精神地打招呼,露出和早上的太阳一样和煦的笑容。

  “早早早!”李叔和往常一样,超有干劲儿。说话间,把装着早餐的袋子递给林叶衔,“来,拿好了,趁热吃啊。”

  “诶!”林叶衔应了一声,又问,“李哥婚事定下了?”

  “正想和你说呢!”李叔摸摸自己新剪的小寸头,笑得眼角都起褶子了,“定了,十一办婚礼。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叔亲自来接你!这要不是你,他哪能得这么好一媳妇?你婶子整天念叨着要不是你,我们家大李子得打一辈子光棍了。”

  林叶衔的手指被热乎乎的早餐哄得暖暖的:“李哥人好,早晚会遇上的。”

  “,这你就谦虚了。要不是你,就算等他遇上,可能也没了现在这股精气神了。”李叔拍了拍自己的“小芭比”,“你快进去吃饭吧,一会儿凉了油条就不酥脆了。”

  “好。”林叶衔冲他摆摆手,李叔又骑着他的“小芭比”去送下一家了。

  将未营业的牌子挂上,半扇门依旧开着,换换店里的空气。林叶衔坐在窗边的方桌前,享用自己的早餐。

  林叶衔到这世上已经大半年了,逐步适应了人类的生活,古玩街的生活节奏较其他地方又更慢一些,很适合他。只是这破店到他手里到现在还没二次倒闭,真算是个小奇迹了。

  上午九点,各个商铺陆续开门了,到这边来遛鸟淘物件的客人也多起来。再过两三个小时,还会有不少游客在前面的风景区和小吃街逛完,会顺路走到这里买些纪念品。总之这片区域在政策的开发下,还是十分热闹的。

  林叶衔将门上“未营业”的牌子翻过来,换成了“营业中”的字样,另外半扇门也打开了。

  鸡毛掸子在手,林叶衔麻利地照例每天打扫着柜台上的浮尘,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子,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上门的客人。

  门上的珠帘噼啪一响,这是有客来了,还没等林叶衔看过去,对方就先声夺人了。

  “小林啊,你这儿还有玉珠链没有?”胖乎乎的胡兴年转着已经包浆的核桃走进来,满脸是笑,看着慈祥得不得了。

  “有,那边台子上是我昨天晚上拿出来的,您挑挑。要是没有满意的,我再去仓库给您拿。”

  胡兴年也是在这条街上做古玩生意,这条街上大多都是做这行的,但彼此之间都挺和气。一来是信奉“和气生财”这句话,都是邻里邻居的,处了这么多年,低头不见抬头见,又都是开门做生意的,谁也不愿意树敌;二来做古玩生意的,东西真假都有,店里有没有好货,也全凭老板的眼力和运气,这是争不来的。至于那些工艺品,大家大同小异,最多是加工的手法不同,没啥好比的。

  “得嘞,我自己挑。”胡兴年乐滋滋地去挑拣,“咱们这一条街,就属你家的珠链最润。”

  这种珠链不值什么钱,各大批发市场十块钱能拿一把。这些都是之前相宜斋的老板留下的,林叶衔已经卖了半年了,还有一麻袋在仓库堆着呢。

  在这条街上开店久了,大家都知道林叶衔这里不值钱的小破玩意儿特别多,有时候临时要用几条,没必要单独跑一趟批发市场,索性就来相宜斋买,价格也合理。

  虽说大家都觉得林叶衔的珠链格外润,成色也没那么杂,但谁也没问他在哪家批的。这也是大家默认的规矩,除非林叶衔自己要往外说。

  哗啦啦的转核桃声和林叶衔有节奏的打扫合在一起,再伴着几声鸟叫,让这个早上显得格外有活力。

  “小林在吗?”随着询问的声音,一个清瘦的女人带着另一个面目憔悴的女人走了进来。

  “在的。”林叶衔应声,看到进门的人,笑道,“李婶,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这位清瘦且眼睛明亮的女人就是李婶,是早上来给他送早餐的李叔的老婆。两个人在这条街入口那里开了一家早餐店,一般要到中午才关门,所以李婶过来基本都是下午或者晚上。

  “有事找你呀。”李婶看到胡兴年,也笑着打了招呼,“胡爷也在呢?”

  都在一条街上,胡兴年又是李家早餐的忠实拥护者,老主顾了,自然是熟的。而这一声“胡爷”并不是因为胡兴年年纪有多大,只是一个大家叫惯了的尊称而已。

  “是啊,来小林这买点东西。”说着,拿了两条挑好的链子,到柜台那里让林叶衔结账,并随口问李婶,“听说大李子准备结婚了?”

  “可不是嘛,经小林那么一点拨,我们家大李子婚事就成了,我和老李都放心了。”李婶乐颠颠地说。

  干古玩这一行的,多少会遇上点说不清的事,不会算也总能认识几个会算的人,尤其相熟之间还会介绍,胡兴年就认识不少能人。

  说到李家这两口子,都是实在人,平时人缘不错,早餐做得干净,给的分量足,这附近做生意的和住户都爱吃他家早餐。

  李家有一儿子,今年三十。性格样貌都不差,孝顺父母,朋友众多,三观正常,也不小气。毕业后很快找了份薪资优渥的工作,眼看着着年纪差不多了,身边人也开始给他介绍起对象来。

  但奇怪的是,对象介绍了不少,却没有一个谈上的。不是刚交换了联系方式想约见面,对方的前男友就回头来求复合了;就是在见面的途中,女方与别人一见钟情半路咕咕了;还有刚答应见面,路上就被电瓶车撞骨折,要在家修养三个月的……

  总之情况之奇葩,令人匪夷所思。导致大李子别说谈恋爱了,就连正式见对方一面都相当困难。好不容易见着了,人家还都没看上他,介绍人问哪里不满意,对方又都说不出个原因来。

  这可让老李家两口子愁坏了。他们知道现在年轻人结婚晚,他们的思想也没有那么老旧。可结婚晚和连个能跟儿子处处看的姑娘都没有,是两码事。

  林叶衔几乎每天都到李家店里吃早饭,李家夫妻看他年纪轻轻一个人开店,又一个人住,挺不容易的,所以每次都会送个麻团或者一个肉饼之类的。

  林叶衔挺不好意思,有一次见到在店里帮忙的大李子,就问了一句是不是恋爱不顺,大多时候和对方都见不上面。

  这一句话让李家夫妇顿时像看到了光亮。他们不是没找人算过,还托胡兴年的关系找过大师,但都没什么用。而林叶衔在他们什么都没说的情况下,能讲出这些,让他们立刻重视起来。

  于是李婶赶紧给林叶衔拿了个肉饼,又添了豆浆,问他:“小林啊,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他们并不知道林叶衔会看,只是听这话,总感觉是有点说法的。

  林叶衔就跟她说:“您让李叔和李哥回老家重新为长辈立碑吧。李叔父母的碑坏了好几年了,碑上的照片都掉进土里了。以致于李哥的爷爷奶奶看不到李哥的情况,就算再疼他,也没法保佑他顺利成婚。”

  李叔和李婶都愣住了,不是因为林叶衔说碑坏了,而是在他们老家并没有正式墓园,大家都是在山上找块地一挖,就将长辈骨灰入土为安了。立碑时通常也是不贴相片的,只在碑上刻名字,只有他们家贴了两位老人的合照。林叶衔能说出“照片掉土里了”,说明不是乱蒙的。

  林叶衔又补了一句:“面相上看,李哥婚事本就不易。若有长辈保佑,多半无碍。现在长辈看不到,自然就只剩下不顺了。”

  李叔李婶懵乎乎地向林叶衔道谢后,第二天就带着大李子回去了。

  自家中老人相继过世后,他们已经有十多年没回老家了。如今回去一看,果然如林叶衔所说,墓碑不知什么时候碎了个角,还有一道长长的裂纹。碑上的照片也不见了,在土里找了好半天,才挖了出来。可能是埋得年头太长了,就算照片做了防水处理,表面也快看不出样子了。

  而在重新修缮墓碑之后,回来的路上,大李子在火车上就遇上了现在的女朋友。女孩各方面和大李子都很合适,家里也是做餐馆的,双方家长见面还能交流经营心得,完全不会尴尬。如今已经谈了四个月了,一切都顺顺利利的,甚至连大声对对方说话都没有过。

  这事街坊同行大多都听说了,不过胡兴年和大家一样,看林叶衔年轻,平时也不见有人上门找他算命,就觉得他多半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的水平,只是凑巧撞准了,并没放心上。跟李婶说了几声恭喜,就拿着东西回店里忙活了。

  店里没其他客人,说话方便,林叶衔便招呼两人:“李婶、这位婶子,你们坐。喝茶吗?”

  李婶是个干脆人,一边拉着自己的朋友坐下,一边对林叶衔道:“别忙活,我们不渴。小林啊,这位是我家邻居,姓康,你叫她康姨就行。她女儿出了点情况,你看能不能帮着看看?”

  说到这儿,李婶怕林叶衔有负担,又道:“看不出来也没事,可能是我们想多了。”

  林叶衔还是将早上泡的茶给两人倒上了,随后坐到了康姨对面:“说一下您女儿的八字吧。”

  康姨憔悴的脸上还有几分迟疑,显然对林叶衔并不是百分之百信任的。想来也能理解,林叶衔怎么看,都和“大师”两个字沾不上半毛钱关系。

  林叶衔并没往心里去,给人算命是需要缘分的,算不算得准是一回事,对方能听进去多少,是否照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婶又戳了戳康姨:“赶紧的吧,你能拖得起,咱大闺女可拖不起啊。”

  康姨便不再犹豫,赶紧说了女儿的生辰八字。

  林叶衔一推算,也不绕弯子:“感情不顺,命中有异地相。”

  康姨眼睛立刻亮了,身子都跟着坐直了,之前迟疑的态度也完全不见了。

  李婶似乎早有预料,得意地一拍大腿:“我就说吧,小林肯定准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开文啦!感谢支持!本文攻出场会比较晚,请耐心等待哟!

第02章 隔壁好友 吃饭很豪迈。

  得意的李婶喝了一大口茶,等着林叶衔的下文。

  康姨也忙道:“能具体说说吗?”

  林叶衔手指轻点头桌面,像是在点康姨女儿的八字。

  “您女儿目前正为异地恋困扰。她的夫妻宫有主星,并不是晚婚的人。不过落星的位置有聚少离多的意思。所以您女儿现在应该是在为异地为难。而看她的五行八字,今年会遇上男朋友想要分手的情况。”

  康姨眼眶一下红了,咬着牙道:“你说的没错。我女儿与她男朋友谈了七年,从大学到现在。现在男方想回老家去,如果我女儿不跟他回去,他就要分手。但他老家怎么和咱们这儿比呢?我女儿现在事业正好,跟他回老家,且不说人生地不熟,生活习惯不一样,连找对口的工作都成问题,这辈子不是完了吗?!”

  李婶拍了拍抽泣起来的康姨,帮她把话说完:“她家女儿可好个孩子了,从小学习就好,大学学的服装设计,现在在一家服装品牌做助理设计师。那男的一开始我这妹子觉得挺不错的,人随和,也懂礼貌。但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可能是受了打击了,就想回老家。还要让康妹子的女儿跟他回去,不然就分手。”

  “小姑娘跟他是初恋,七年的感情啊,哪那么容易放下?男的一点软话没有,见小姑娘犹豫,直接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小姑娘现在伤心得精神都要崩溃了,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班也上不了了。”李婶很是唏嘘,她和丈夫从老家搬过来这么些年,一直跟康家是邻居,也算是看着小姑娘长大的,看着姑娘现在这样,她这心里也不好受,不然也不能拉着康妹子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