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论金丹的正确食用姿势 第166章

作者:盛妆武步 标签: 仙侠修真 娱乐圈 天作之和 玄幻灵异

花翎:……

这个满口冷笑话的英俊逗比究竟是谁?

花翎再次无语了片刻,却发现对方正注视着自己的双眼,认真的等着自己的回复。

所以,螃蟹夹子章鱼触角之类的,都不是开玩笑吗?

花翎板起脸,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寒声道:

“请问阁下是否知道我魔尊神荼的下落?”

敖肃推了推眼镜,镜片中的目光一片坦然,开口道:“魔尊殿下昨日已经离开龙宫。”

花翎此时才发现,对方的手上竟然带着一副纯白色的手套。

似乎注意到花翎盯着自己的手套,敖肃一边闲适的继续观察花翎的手臂,一边慢条斯理的把手上的手套摘了下来,露出白皙修长的手指,随后,他熟练的将手套叠整齐后,放进了口袋之中。

花翎不想再和眼前这个怪癖男继续纠缠下去了,他有些不耐的冷着脸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罢,花翎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突然觉得腰间一麻,他微微一惊,转过脸发现原本和他距离一米多远的怪癖男此时已经移动到了他的身边,而对方的一根手指,正好轻抵在了自己的腰间。

花翎脸色一寒,心中有些隐怒,额前的紫色菱形印记微微泛起了光芒。

敖肃看见花翎额前的异状,眼中再度露出一抹兴味十足的光芒。

花翎沉声道:“原来这就是龙宫的待客之道吗?就凭你这区区几千年的道行,想要伤我,还差得远呢。”

敖肃嘴角微勾了下,脸上露出一个好看的淡淡笑容,点头道:

“银灵殿下法力深厚,在下自愧不如。”

闻言,花翎的脸上的怒意稍缓了些,此时,敖肃原本抵在他腰间的手指也收了回来,但是他的手臂却并没有收回,手心向上,微弯着手臂,放在花翎的身侧。

花翎眉头微皱了下,转身想要离开,但是事情再度出乎他的意料,花翎刚刚迈出一步,他就发觉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花翎一惊,立刻查探自己体内的真气状况,却发现丹田之处似乎被蒙上了一层灰罩一般,自己完全感知不到。花翎惊讶的睁大眼睛,难道是刚才他的手指碰那一下?这怎么可能?花翎不可思议的瞪着身侧之人。

敖肃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见他的拇指和食指轻扣,打了个响指。

随着那清脆的一声“啪”响,花翎的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准确无误的倒在了敖肃那在一旁等候的臂弯之中。

“你……”花翎只发出了一个音节,就发现自己的声带也无法震动了,只等瞪大眼睛,任由敖肃将自己的身体抱了起来。

敖肃低头看了看怀中之人,开口道:“听闻老六说你的手臂是为了保住小九的魂魄才受伤,作为小九的大哥,帮你治愈实乃我应尽之责,既然此番灵王殿下前来,就请殿下在我龙宫之内小住几日吧。”

花翎听了此言,瞪大的眼睛又大了一圈。

这个人……就是小九的大哥?那个要硬塞给自己的找不到媳妇儿的光棍龙太子?

很好,活该他打一辈子光棍儿!被公主抱的银灵殿下心中咆哮道。

敖肃抱着花翎的身子,缓步朝自己的寝宫走去。路上,察觉到花翎射向自己那两道要杀人样的目光,敖肃低下头,在花翎的耳边轻声道:

“灵王殿下不必纠结,修为高低并不能决定一切,在下也不过是想帮殿下疗伤而已,殿下不妨先休息一下。”

说罢,花翎闻到敖肃的身上传来一股好闻的味道,闻到这股味道,他脑中的暴戾之气仿佛被瞬间驱散了一般,神经渐渐的放松了下来,随后他的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困。

朦胧之中,他最后的意识是敖肃将自己放在了一个柔软的平台之上,花翎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睁开一下眼睛,看见敖肃那张英俊的脸正专注而认真的凝视着自己,那鼻梁上的白框眼镜,似乎闪耀出了一道道的异样光芒……鬼畜之光?

花翎终于抵不住脑中涌起的困意,闭上了眼。随后他感觉到一股冰凉之意从额头之处传了过来,逐渐向下蔓延,直至全身。

失去意识前,花翎听到了敖肃的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再次传来:

“灵王殿下,请放心,我的技术很好的。”

……

傍晚时分,在风神殿中的飞廉和屏翳收到了龙宫信使传来的书信,信上只有短短一行字:

灵王殿下暂住龙宫数日,特告知,勿念。

飞廉处理着手中的文件,头也不抬道:“银灵这贪玩的性子,过了万年都没有变。”

屏翳微皱着眉头道:“叫他出去找人,人没找回来,怎么反倒把自己给丢了?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还有神荼也是,一声不响的就消失了。”

飞廉微笑道:“都被郁垒给传染了吗?”

屏翳感叹道:“郁垒从来就没有靠谱过,尤其是出关之后,唉,堂堂魔尊,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时,趴在地上的白虎滚滚听到了自己主人的名字,不由得抬起头,欢快的歪着脑袋,欢快的把虎食盆子叼到屏翳脚边,欢快的冲着屏翳发出了一声轻吼:“嗷呜?”

飞廉:……

原来传染源在这里。

屏翳:……

其实这二货才是真正的魔尊吧,要不然为什么大家都越来越二了。

第106章 幸福逗比日字无限啊

海滨度假村------还是上次去的那个。

清晨,一缕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照进了屋中,映在大床上交叠在一起的两个人身上。乔沫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眼前金臻那熟睡的脸,恍然间有瞬间的失神,仿佛在青辕山和龙宫中的日子都是做了一场梦一般,两人依然在甜蜜的度假中,没有地震,没有魔王,更没有雷劫……

他轻动了下手臂,搭在两人身上的薄被悄然滑落,乔沫看着自己身上上半身草莓地&下半身葡萄园的盛况,又低头看了看金臻身下那藏在草丛中的金大鸡,确定了那些情景都不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