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 第27章

作者:艳君 标签: BL同人

“今日阖宫夜宴嫔妾私自来倚梅园已是不对,不敢再劳烦皇上尊步。”

抽出手,余安看着雍正。

“嫔妾告退。”

转过身走了几步,又回首望向身后的人,微抿薄唇。灯笼映出的红光照在余安的面靥上,嫣红地好似少女羞赧。

第二日,没有晓瑜六宫的圣旨,也没有流水般的赏赐。

到手的,是一个大檀木匣子里乘放的一套行头。

金银珠翠,缎绫丝绢,加上精湛的镂空雕花点翠的手艺,单单是头面便极尽了精美,在阳光下显地波光粼粼烨烨生辉。

衣袍更是用金银线缀珠缝制,衣料是上好的刻丝云锦,斗篷是黄底蓝滚边,上面刺绣的凤凰花纹缜密细致。整一身看上去光彩夺目,美不胜收。

“如此好看的行头,即便是奴婢在宫中也不曾见过几次。”

“是虞姬的……你们谁可曾被皇上叫去?”

余安可不觉得皇上能那么有心,这份殊荣搁在以后也只有甄罢。

“红阑?”

余安看着突然蹲在地上做礼的人问。

“是奴婢,昨日夜里苏公公叫奴婢过去,问小主有什么喜好,奴婢说小主没什么特别的喜好,只是最近《霸王别姬》的戏本读得勤……奴婢不该多嘴,还请小主恕罪!”

看着一整套行头,余安摇头,也不知一路上有多少人看见了。

“起来吧,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红阑,你把这些物件收拾好,和李才一齐搬到库房里仔细保管着。”

许是昨夜睡得少,待众人皆退下了,余安抵不住眼皮打架,想着午后还要去服侍太后,便歇下了。

“参见皇……”

雍正摆摆手,示意不要出声。

庄袖拉开帘子,进入内室后,雍正脱下外袄在火炉旁去了去寒气,才走到床榻边。

一旁的桌子上放着翻开的《霸王别姬》。

床榻上的人此刻阖着眼,五官柔顺,没有丝毫平日里的愁绪。整个人温顺又乖巧,就像熟睡的猫儿一般。

雍正心中起了玩意,拿玉佛珠的穗子在人脸上搔来搔去。

“阿嚏……”

余安看着来人和手上的穗子,仿佛明白了什么,缓缓起身“若旁人知道皇上是这副模样,定要笑掉大牙。”

雍正笑笑没有说什么。

“皇上怎么过来了?”

“刚下早朝,路过你这朕便想着来看看你。”

说着,雍正坐在床沿上。

“你阿玛独处手眼又尽职尽责,把户部的事处理的很好,朕今日早朝令你阿玛兼领理院的事务,你觉得如何?”

「嘀支线任务发布,保全佟佳氏一族,免于获罪。」

隆科多,康熙末年到雍正初年重臣,后来恃宠获罪。

于雍正五年,因结党营私,并私藏玉牒,抓到罪证,雍正下令逮捕、抄家;十月,定隆科多四十一条大罪,幽禁于畅春园。长子岳兴阿撤职、次子玉柱发配黑龙江。

次年六月,隆科多死于禁所。

对这些事余安是明白的,但说起保全,又谈何容易。

“我向来对朝堂上的事是一窍不通,只是阿玛他年事已高……我这个做孩儿的,总是担心阿玛身子。”

“你说的不错,舅舅他一生鞠躬尽瘁,如今也是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只是奈何……”雍正叹口气,继续道“罢了,时间不早了,朕还要去皇后那里。你,且歇着吧。”

“恭送皇上。”

第四十一章 剧版甄传篇(八)

雍正刚走,余安也没了睡觉的心思,坐在铜镜前让庄袖给自己梳妆。

“去找人盯着倚梅园里一个叫余莺儿的宫女。”

“是。”

除夕之夜以后,佟佳贵人的圣宠渐盛,逐渐与沈贵人持平。虽说皇帝不常留宿,可白日里算来算去除了御书房和养心殿,便是在贿迁居里待的时日最长。

而当第一缕破寒之暖照耀在宏伟的紫禁城上空,后宫里的女人也都如御花园里的花儿一般,耐不住寂寞了。

只是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给皇后请安。本宫来迟了,还望娘娘恕罪。”话是这么说,华妃面上却不显丝毫歉意,顺势便坐在了位子上。

“华妃昨夜侍寝,晚来一会儿也是情理之中。”

闻言华妃轻蔑一笑,懒懒地抬手扶了扶发髻。

“皇后说笑了。前些日子皇上白天的时候待在佟佳贵人处,晚上又留宿在沈贵人那里,臣妾只当皇上是被咸福宫包下了呢。不过……”华妃抽出手帕,掩唇轻笑“同是住在咸福宫中,怎么不见皇上踏进敬嫔的门呢?”

被点到名的敬嫔脸上隐隐难看,一旁的沈眉庄见状出言道“嫔妾记得皇上常常给嫔妾说,敬嫔娘娘管理咸福宫大小事宜辛苦,若敬嫔娘娘身子吃不消,便让嫔妾和佟佳贵人平日里多帮帮娘娘。”随之莞尔一笑“所以说,皇上还是惦记着娘娘的。”

敬妃闻言还想说什么,却被华妃不耐烦打断“行了行了,那你们二人便好好帮着敬嫔便是了。”

余安听着几人的话提及自己并无反应,坐在位子上只默默饮茶。

“皇后娘娘,臣妾听说,这几天皇上无事时总是去御花园呢。”

“呵,富察贵人真是心细。”华妃道“皇上说了,是太后念叨着御花园里的花儿朵儿,所以想亲自选些好看的花儿孝敬太后罢了。就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御花园里的花儿朵儿成了精,勾了皇上去呢。”

是了,眼下是开春三月,也是时候了。

不出所料,过几日皇上便因春雨含潮在御花园惹了风寒,妃嫔们忙争着侍疾。余安是不愿凑这个热闹的,就早早到太后那里寻清净了。

“小主,刚刚菀常在晋了贵人呢,现下六宫应该都知道了。”

笔锋一顿,卷上的梅花染上了多余的墨汁。

“这是好事。”余安抬手用毛笔的偏锋沾了些青墨,继续在卷上描摹。“虽说华妃对我有些忌惮,但抵不住盛宠难得。一个人多得宠些,我也能少费些心思。”

“可……小主先前便不是白做了。”

一直在一边磨墨没有出声的梦啼犹豫问。

“非也。我要的是皇上的喜爱,而不是宠爱……好了。”

画卷展开,一直墨青色的蝴蝶亦然立与白雪掩影的红梅上。

“小主画得真好!这蝴蝶就像要从画里飞出来一样呢。”

“数你嘴甜!”忽而一转念,余安似想到了什么“庄袖,那个余莺儿可有什么动静?”

“李才派的人说,余莺儿这两日似乎去过翊坤宫。”

“看来她还是耐不住了,也罢,菀贵人既已得宠,这件事也拖不得了。”

第四十二章 剧版甄传篇(九)

余安还未走到碎玉轩便听见前面热闹非凡,高高低低都是贺喜的声音。

在门口待客的崔槿汐见来人衣着不俗,笑道“给小主请安,不知小主是?”

“咸福宫贵人佟佳氏,特来恭贺菀贵人晋位之喜。”

“小主快请进。”

知道崔槿汐识时务,余安微微上前一步,小声说。

“请你们小主出来一趟,就说我有话同她讲。”

“小主稍等。”

不一会儿,满面春光的甄便从屋里出来了。

“佟佳姐姐?”

两人行了平礼,一齐走到不远处的桂树下。

“菀贵人既已得盛宠,想必心里便没什么顾虑了。只是自从上次倚梅园一别后,皇上对我越加宠爱,可我知道是因为妹妹的原因。”余安也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一来我因此心中不安,夜不能寐,二来若此事被有心之人知晓并加以利用,难免皇上猜忌。”

“是妹妹疏忽了,那……”

“菀贵人不必觉得为难,我会同皇上讲清的,万不会连累贵人。今日来只想告知贵人一声。”

“那便,多谢姐姐。”

余安随之转身,从庄袖手中拿来贺礼,打开匣子,一颗鸽子蛋大的红玛瑙雕件静静躺在里面。

“此玛瑙叫做莲子并桂花南红玛瑙,寓意‘连生贵子’,菀贵人不要嫌弃了才好。”

“怎会,这东西如此贵重。妹妹我……”

甄还欲说什么,见余安摇摇头也不言了。

“再说就惹人眼了,天色不早,我先回了。”

“姐姐慢走。”

过几天余安借着送药膳的名义,进养心殿准备亲自给雍正请罪,雍正却说此事菀菀已于他讲过了,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余安也不多事,伺候了一下午笔墨便回去了。

后来隔日又传出个消息,说雍正生气赐死了一个宫女,这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也没有引起多少波澜。

如此倚梅园之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太后,今日翊坤宫那儿,又砸了不少东西。”

竹息把汤药递给余安,缓缓说。

“这次是什么?”

“是椒房之宠。”

“汤泉宫浴,椒房之宠……也罢,既然皇帝喜欢,咱们又何必拦着。华妃母家殷实,她爱怎么砸便怎么砸,只看着她不要做什么逾越的事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