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 第28章

作者:艳君 标签: BL同人

“是。”

“唉,哀家若能抱上个孙子,椒房之宠又算什么呢。”

太后看向一直跪着捏腿的沈眉庄和在一旁侍药的余安。

“你们平日里也不要总陪着我这个老太婆,尤其是你以濯,常去找找皇帝也好,要多为自己做打算。”

“太后娘娘知道嫔妾是惯不爱做这一套的。”

沈眉庄闻言也善意地笑笑。

“你与眉庄啊,都是一个性子。真不知哀家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一日傍晚,余安在宫中闲来无事,便把画妆面的彩墨油粉拿出来,照着铜镜细细描绘起来。

倏忽地,一人影出现在铜镜里。

“皇上?今日怎么来了?”

“怎么?这语气说得跟朕从未来过你这里一样?”雍正看着余安的脸左瞧瞧右瞧瞧“这是,虞姬的妆面?”

“皇上好眼力。”余安轻轻一笑,转过身去继续对着铜镜勾画。

雍正则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瞧着说。

“皇额娘嫌朕总待在菀贵人那里,让朕去其他嫔妃处走动走动,便,寻到你这里来了。”

“皇上可是想着,在我这里身子能轻松些?”

屋子里安静了一阵,雍正才忍俊不禁笑了几声。

“你看你,哪里学来的坏心思?”

余安抿唇笑而不言,眼中笑意更甚。

过了半刻。

“成了!”

“皇上瞧瞧如何?”

“嗯。”雍正细细端详后应声“美则美矣,只是……”

“只是什么?这妆面我自小画,错不了。”

雍正思索一会,拿起笔来让余安近身。

一盏茶的时间后。

余安望着铜镜里自己眉心的一朵花,一时心中复杂。

“这是?”

“红梅,朕照着倚梅园里的画的。不知,可入了先生的眼呐?”

“皇上给这妆取名字了吗?”

“嗯……”

余安心想如果叫姣梅妆,自己脸色一定不好看。

“罗浮魂。江南烟色正愁绝,一枝唤醒罗浮魂。”

“是元代诗人岑安卿的《次韩明善题推蓬图》?”

“不错,正衬你。”

平心而论,雍正的画技的确不差,加上余安肤色胜雪,一朵红梅仿若真的在余安的眉间绽开一般,俯仰生姿。

微扬起的眼角被朱砂晕染开后,与薄唇的胭脂红交织相映,镜中的人面桃花之意更是跃然而出。

“皇上?”

“咳,无事。朕,只是有些饿了。”

“可我平日里不怎么用晚膳……要不,皇上还是去别的嫔妃宫里吧?”

“你明知!”雍正一哽“你明知故问。”

余安心中只觉好笑,但也识时务没有再说“那皇上若不嫌麻烦,或许可以一体亲制庚饭之乐?”

“正好今日得空,想来寻常百姓家的乐趣到也别致,走罢!”

其实余安只是随口一提,如此看来竟是自己无心插柳了。

第四十三章 剧版甄传篇(十)

“皇上?皇上?”

余安睡觉向来浅,听见苏培盛在帐外唤雍正的声音便轻轻推醒身边的雍正。

“怎么了?”

“不好了皇上,沈贵人刚刚在千鲤池失足落水了,皇后请皇上过去一趟。”

雍正闻言起身,余安服侍着雍正几下穿戴好衣服。

“夜深风凉的,此事与你无关,你就别去了。”

“是,恭送皇上。”

待皇上走后,守夜的梦啼不禁问出口。

“小主,真的不用去看看吗?”

“皇上说了,这趟浑水不干咱们的事,咱们又何必去。”余安又抬头看着天上的月至中天“想必今晚上皇上也不会回来了,歇下吧。”

“是。”

沈贵人落水一事沸沸扬扬闹了几天,可到底也没有明察出来是谁,就此不了了之。

其实是谁人人心里都清楚,只是碍于颜面,又或是明哲保身,都没有说破罢了。

接下来,如若不出意外,便是菀贵人中毒一事了,只是如今没有了余答应这个人,又多了自己这个变数,余安心中隐隐觉得此事会和自己牵扯上。

果然一天下午,梦啼匆匆找到太后宫里,请竹息姑姑帮忙转告自家小主。

“太后娘娘,刚刚皇上要佟佳小主过去坤宁宫一趟,说是菀贵人被人下毒,涉及佟佳贵人。”

“那嫔妾先告退。”

“慢着。”太后缓缓睁开眼,手上的佛珠不停地转着“哀家和你一起去。”

“太后娘娘?”

“上次是眉庄落水,这次又是菀贵人中毒,还要牵连于你。哀家倒要看看,是谁把这后宫搅得乌烟瘴气!”

“太后莫要动气,奴婢这就去命人备步辇。”

碎玉轩

“太后娘娘驾到”

“给太后娘娘(皇额娘)请安。”众人道。

“起来吧。”

太后坐在正座上,示意余安站在自己身边。

“皇额娘怎么过来了?”

“妃嫔遭人陷害,哀家替皇帝管管。怎么,皇帝也觉的是以濯陷害菀贵人么?”

座下的甄见状竟有些后悔告诉皇上,本只是想让花穗和小印子供出真正的幕后主使,却不想竟把太后招来了。

没等雍正回答,太后就冷眼瞧着在地上趴着的两个宫人,问。

“是你们两个给菀贵人下毒?”

“是……是佟佳贵人指使奴婢的!太后娘娘明鉴!”

“可有证据?”

话音刚落,一个低等模样的宫女低头走进殿内,咚地一声跪下。

“奴,奴婢双喜,在佟佳贵人宫里当差。月前,佟佟,佟佳贵人给了奴婢一个药方,说让,让奴婢去太医院拿些药回来。可,贵人她身子向来康健,奴婢心中虽,虽奇怪,也不好问什么,只把药方偷偷,偷偷藏了下来……”

说着,跪在地上快抖成筛子一样的双喜,匆匆从袖口中掏出来一张纸,交给旁边的太医。

“启禀太后娘娘,的确是致使菀贵人中毒的药方没错。”

余安远远看着药方出声道“太后娘娘,可否允嫔妾一观。”

太后招招手,表示同意。

余安拿到药方看了看字迹,又信步而下,走到双喜的身边。

“我问你,你怎知这药方是我的,而不是其他人给我的?”

第四十四章 剧版甄传篇(十一)

“因,因为……”双喜嗫嚅了一阵“这药方是,是奴婢亲眼看见小主写下的!”

“如此,那便不巧了。这药方上用的是楷书,可我平日里只写行书。”

“是行书,是行书,当时小主给奴婢说,万不能让其他人认出来,所以,所以特意写了楷书。”

不再说什么,余安只把药方奉给太后。太后看了一眼,安慰地拍了拍余安的手。

“来人,把这颠倒是非的奴才拉下去,好好给哀家审问,务必把指使之人给哀家问出来!”

“皇额娘?”

皇后见状出声,太后继续说“以濯陪哀家抄了那么些佛经,向来只写楷书,不会行书。而这药方上分明是行书,这宫女又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

随之,太后转身对着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雍正“皇帝,这后宫也该肃静肃静了,这般居心叵测之人留着只能泱祸妃嫔。”

“皇额娘说的是。”雍正抽出玉佛珠甩了甩几下,看着底下的两人叫到“苏培盛!”

“奴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