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 第30章

作者:艳君 标签: BL同人

余安刚走进内堂,就看见一位约莫十来岁的阿哥装扮的男孩,同一位年龄较太后略大的老妇人闲聊。

“以濯给姑母请安……”

“这是四阿哥。”妇人见余安犹豫提醒到。

“四阿哥安。”

“佟佳娘娘同安。”四阿哥很标准地鞠躬行了礼,毫不怯场却又谦逊。

是了,自己到忘了。四阿哥在圆明园时,曾被悫惠皇贵太妃和温惠太妃扶养过一段时间。

“弘历,先去偏殿做功课。玛姆和你佟佳额娘有话要说。”

“是,孙儿告退。”

接着,嬷嬷跟着四阿哥出了房间,屋里只剩余安和皇贵太妃两人。

皇贵太妃看了会儿余安,抬抬手叫余安坐过来,怜惜地抚了抚余安的头。

“是太后叫你过来的?”

“是。太后娘娘说怕姑母心中孤单,特让侄女来与姑母做伴……说来惭愧,侄女先前对此竟丝毫不知。”

闻言皇贵太妃摇摇头,挽着发髻微有些发银的发丝淡淡反着亮光。

“你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我入宫时你父亲也才不过是个小毛头。”随而老妇人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原本板着的脸上带了分笑意。

“想必你阿玛是怕极了我,才不敢告诉你。记得小时候为了他翻出府偷偷溜出去玩的事,我不依不饶地说教了他好几次。”

余安听了,轻轻跟着笑。

“唉,如今我佟佳家的女儿又一个被送入了宫……对了,我听说太后把赤金合和如意簪赏给你了?”

老妇人的思维跳脱很快,不时总回忆起陈年旧事来。虽然看起来一直不苟言笑,但余安能感觉到,她很轻松。

余安到最后也没有提及保全佟佳氏一事,只静静听了一下午。

临走时,皇贵太妃问了余安一句话。

“可曾有人过告诉你,你的眉目像极了年轻时的你阿玛么?”

第四十七章 剧版甄传篇(十四)

一日午后,余安在把贺礼送给有孕的惠贵人之后,走在去往皇贵太妃住处的路上,身后打伞的庄袖忽然出声。

“小主,那边好像是菀贵人和四阿哥。”

余安驻足,顺着庄袖目光看过去。不远处的柳树荫下,甄正弯腰和四阿哥说着话,一边的嬷嬷安静站着。

不知二人讲了些什么,四阿哥朝着甄直直跪下,而后又被扶起身。

“四阿哥是个聪明伶俐的。”

本着不愿扰了二人兴致的想法,余安刚抬脚准备走,却遥遥被四阿哥叫住。

“佟佳娘娘!”

因着这些日子常待在皇贵太妃处,余安与四阿哥关系也渐渐熟络了起来,平日里倒能聊上几句。

四阿哥面色微带欣喜地小跑过来,甄则微笑着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

“给佟佳娘娘请安。”

“四阿哥安好。”

甄与余安又互相行了平礼。

“佟佳娘娘又要去看玛姆吗?”

余安点点头。

“昨日姑母说想吃宫外福悦酒楼的藕粉桂花糖糕,我便学着做了些,正准备送去。”

见一旁的甄面露不解,四阿哥好意解释道“悫惠皇贵太妃,是我玛姆,也是佟佳娘娘的姑母。”

“时候不早了,这糖糕在日头下待久了怕是要变味。”

“佟佳娘娘慢走。”

同四阿哥行了礼,又和甄点头示意后,余安沿着石板小道向园林深处走去。

“四阿哥一直和皇贵太妃生活在一起吗?”

余安走后,甄开口问。

“先前是,不过后来儿臣觉得能打理自己的生活,便不再麻烦玛姆了。只是还是常去探望,玛姆也一直对儿臣颇为照拂。”

“嗯~四阿哥真孝顺。”甄笑着拉起四阿哥的手“走,菀娘娘带你去吃点心。”

余安套上领金色团花纹的缎地石青色吉服袍,蹬着高高的水绿蝉蝶花盆地鞋。袍外披上水绿色镶黑边并有金绣纹饰的大褂,襟前以翡翠朝珠垂肩。

头上支着水绿渡玉青大绢花旗头,两旁是几朵玉翠珠花并着弥散的碎散水钻辉映,旗头右下摇曳地缀着长长的同衣袍颜色相近的石青流苏。

“上次除夕夜宴小主没去,这次温宜公主周岁宴亲王贵眷都会来,万不能出了差错。”

庄袖把玉青色手巾仔细别在余安腰间道。

“嗯,温婉端正。”

九州清晏,歌舞升平。

宴会开始前,众人纷纷献上贺礼,面容略显病态的端妃姗姗来迟,给温宜公主戴上了自己的嫁妆项圈。

余安坐在惠贵人身边,静静听着宫廷乐师奏的《姑苏行》,不言。

等方才离席的甄与敬嫔归位后,宴会开始了。

“皇上,东西嫔妾已经备下了。”曹贵人上前道“既然惠妹妹有孕在身,这抓阄行令的差事,不然就让嫔妾来做吧。”

“怎么,你这个出主意的人自己倒不上了。”

曹贵人一笑“嫔妾身无所长,只会打个珠络玩,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嫔妾已经想好了,诸位姐妹,无论大家表演什么,嫔妾都奉送一串珠络以表心意。”说着,转过身来“皇上您说,这样可好啊?”

“虽是偷懒,勉强倒也算得过了。”

恒亲王闻言不禁出口“哎呀,真有趣,久闻宫中娘娘各有所长。”说罢豪爽一笑“今天,可要大开眼界了哈哈。”

第四十八章 剧版甄传篇(十五)

“请菀贵人做惊鸿舞一曲。”

雍正对皇后的“寿”字大加赞赏后,曹贵人宣布到。

接下来一番唇枪舌战,甄还是穿着舞衣出场了。后半段更是伴着果郡王的长相守笛一舞出彩,堵住了在座某些不怀好意之人的嘴。

华妃又借惊鸿舞引出《楼东赋》,雍正怜悯,承诺会常去看望华妃,一时间座上客都心思各异。

宴会的重头戏一过,待其他几位妃嫔表演了几个才艺之后,便显得有些兴致缺缺。

“请佟佳贵人随意表演戏曲名篇一段。”

余安听见叫到自己的名字,饮酒的动作一滞。

“听说几月前皇上赏了佟佳妹妹好一套华美的行头,如今嫔妾们可算大饱眼福了。”

余安看着曹贵人满面的笑容,把酒杯放下。

“去吧,朕知道你不会让朕失望。”

也不推辞,当做没有听见其他人的调笑一般,余安径直进入后殿。

转入宴会中,刚刚复宠的华妃轻笑着举起酒杯。

“臣妾本以为佟佳贵人会推脱呢,毕竟哪有闺中女子会戏子的玩意儿呢,如今倒不想……”

“佟佳贵人素来喜爱看戏,看久了想必也就知道一二,说得过去。”

见皇上维护佟佳贵人,华妃不再说话,只是捏紧了酒杯。

倏而,一阵唱念做打,一人踏着步步生莲粉墨登场。

一眼望过去,只看那人头顶雪穗如意冠,身披黄底滚蓝边凤凰斗篷,里边衬着鱼鳞甲溜肩。

略长的鬓角把原本微显棱角的两颊稍稍修饰地圆润了些,又是面若敷粉,长眉入鬓,叫人更绝柔美。

许是方才喝了酒的缘故,他双腮如春花绯红,眼眸似盈盈秋水。

他是将,春山作骨,秋水为神。

虞姬(唱)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叹一声,白)云敛清空,冰轮乍涌,好一派清秋光景。

……

殿中的人,一字一句是入戏,一颦一笑是动情,一步一趋亦是悲喜。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戏毕,第一个出声却是敦亲王福晋。

“世人皆说项王虞姬情之深切,今日见佟佳贵人一戏,十嫂只知身临其中却不觉已是潸然泪下。”

敦亲王福晋闻果郡王之言回过神来,用帕巾轻轻拭泪。“小女儿姿态,让皇上见笑了。”

“怎么,弟妹喜欢这出?”

“旧时是极爱的,眼下触景生情,还望皇上恕罪。”

边说着,福晋用眼神暗示了下旁边坐着一脸不屑的敦亲王,敦亲王随之不情不愿地开口。

“各位娘娘各有千秋,皇上后宫当真是藏龙卧虎……臣弟佩服。”

雍正摆摆手,看样子心情极好。目光转向殿中仍亭亭而立的余安。

“朕记得你告诉过朕,你的小字是,卿儿。”

“额娘幼时是这样叫嫔妾的。”

“好,那就赐佟佳贵人‘卿’字,以表朕之心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