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 第31章

作者:艳君 标签: BL同人

“谢皇上恩典。”

第四十九章 剧版甄传篇(十六)

后来,沈眉庄假孕争宠被当场揭发,雍正一怒之下褫夺封号,降为答应,幽禁闲月阁。

曲院风荷,池中亭。

“安答应刚刚晋了常在,小主可要送些贺礼过去?”

“嗯,从库房里挑几件体面送过去就是了,你知道轻重。”

余安垂首剥着莲子,庄袖把调好的时令蔬果轻放在石桌上后离开。

院里荷风阵阵,或粉或白的花骨朵已从接天的碧叶中露出尖尖角,也偶有零星的几株正于其中向阳盛开。

余安把最后一颗莲子从莲蓬中剥出,稍微活动了一下双手,就接过旁边嬷嬷慢悠悠扇的团扇,坐在倚在石柱上半阖着眼打盹的皇贵太妃身旁,轻轻扇着。

往亭外不经意一瞥,只看见四阿哥拿着书快步又轻盈地走在院里荷池的石板路上,朝着余安这边来。

四阿哥上了亭,见余安对自己嘘声,立即放轻了脚步。

“阿哥怎么过来了?”

“儿臣想给玛姆背书。”四阿哥看了眼打盹的皇贵太妃继续道“可,玛姆好像忘记了。”

约莫是因为二人交谈的声音,皇贵太妃悠悠睁开眼,过了一阵,混沌的眼眸重新变得清明起来。

“以濯……我做了一个梦。”

“姑母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老妇人的眼神变得无神起来,似是在回忆“我梦见你阿玛被皇上……”

老妇人猛地止住了话,看到一旁拿着书安静的四阿哥。

“你来这做什么?”

“玛姆昨日让孙儿今日未时来背书。”四阿哥毕恭毕敬地回答。

“是啊,是我忘了。”

“四阿哥可吃过饭了?”

听见余安问话,四阿哥摇摇头。

“儿臣刚刚只顾着背书了,还未曾用膳。”

“我方才剥了莲子,想必现下莲子百合羹差不多也好了,等背完书四阿哥喝一碗吧。”

“谢卿娘娘。”

余安笑笑,又低头对老妇人说“姑母的梦待会儿说也不迟。”

老妇人不置否认地点点头。

日头减弱,池中亭里只有余安和皇贵太妃两人。

“姑母是说,梦中阿玛他被皇上幽禁,然后不日便……”

老妇人闭着眼缓缓点头。

“那姑母,您信吗?”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就是时常担心你阿玛才做了这样的梦。今日虽不是第一回,但却是最清楚的一回。就,像真的一样。”

老妇人睁开眼,望向亭下的池面。“你阿玛他啊,看起来像是沉得住气,但只要周围奉承的人一多,就不知道自己什么该做,自己什么不该做了。”

“姑母,其实侄女也做过类似的梦。”

“哦?说来听听。”

余安理了下思绪,道“侄女没有于梦中梦见阿玛被禁,却梦见了大哥被人弹劾撤职,二哥获罪发配黑龙江……还有,抄家。”

说罢,余安仔细观察老妇人的脸色又继续道“这种梦自从侄女入了宫,特别是侍奉了皇上之后越发频繁……可是侄女忧思过度了?”

静默了一阵,老妇人隐隐叹了口气。

“难为你了。是不是忧思过度姑母或许不清楚,但,这些梦不是没可能。”

“姑母?”

“你大哥才能并不出众,你二哥又随了你阿玛的性子,难免不会被人抓住把柄。更何况……”

有一瞬,余安貌似看见了这个一向不苟言笑的平和的老妇人,眼底闪过的一丝恨厉。

“也罢,这些事本就与你无关,你且侍奉好皇上便是,姑母会好好劝诫你阿玛的。”

“是,侄女谨记。”

见老妇人想要起身,余安小心搀上。

到了庭院门口,老妇人示意余安不用再送。

“皇上疼爱你是好事,但有一点你要清楚。”

“侄女洗耳恭听。”

“不论是前朝还是后宫,恃宠而骄是最要不得的。明白么?”

“侄女明白。”

余安远远看着皇贵太妃离去的身影心中知道,凭借今日的一番谈话是不足以达到目的的,但只求隆科多能警醒些吧。

第五十章 剧版甄传篇(十七)

又经七夕夜宴有惊无险的木薯粉一事,天气渐渐转凉,六宫都开始准备回宫事宜。

吩咐了梦啼和红阑收好后园里种出的小蔬菜,又亲自播下了瓜果种子,见距离宫时间还早,余安上了戏台,独自练起走步来。

“旁的宫都忙得不行,你到清闲。”

“我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闲时间。”

雍正站在戏台的石阶旁眯着眼,看着台上的人。

“宫里也就你敢给朕说这样的话。”

余安抿唇轻笑。

“若皇上早来些,便可看到院子里的大片荷花开着美极了。”余安一步两步走下戏台。

“嗯,说起来,荷叶糯米鸡,朕也许久没尝了。”

闻言,两人相视一笑。

“皇上赶巧了,现在小厨房还没关。不知,可否赏脸啊?”

“哈哈,走吧。”

回宫后,余安依旧服侍在太后身边。

甄盛宠不减,雍正先后赠予同心结,蜀锦玉鞋,惹得众妃眼红。

时逢年羹尧平定西北,雍正在太后的提醒下为稳定时局,渐复华妃盛宠,但并未恢复其协理六宫之权。

当初雪纷纷扬扬地撒入紫禁城中,余安才发觉已是入冬时节,日子过得这样快。

信上写着:以濯亲启,是皇贵太妃的字迹。

“这是内务府的一位熟人托奴婢给小主的。”

“一位熟人?”

余安看着庄袖问。

“先前在皇贵太妃身边服侍过。”

“嗯。”

打开信,余安略看了几遍。

信上大致是说,姑母借着卿贵人做伴,日益思念家弟的由头,求太后亲自面见了隆科多,好生警告了一番。隆科虽不信鬼神之事,但也在皇贵太妃的嘱咐下派人盯着自家儿子,并承诺会秉公廉洁。

看完信的余安心里安定了几分后,便让庄袖找来火折子,把信尽数烧了。

“对了,内务府送来的过冬的衣物煤炭你可清点了?”

“点过了,除去宫里上下需要的还剩下一些。”

“嗯。从剩下的那些稍微留点,其他尽数给沈答应送去,切记掩人耳目。”

庄袖明白其中要害,立即应声。

“等天黑就和红阑一起去吧。现在叫梦啼把东西拿来,同我去寿康宫一趟。”

“是。”

宫道上,太监们正扫着层层积雪,余安和梦啼慢慢地走着。

说实话,在这种刚下过雪的日子穿花盆底鞋,走在路上着实心惊胆战。

就在快到寿康宫时,身后传来微微嘈杂的人声。

“落辇。”

听出了来人是谁,余安刚想转身行礼,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一滑。

余安身形不稳,梦啼又使不上力。眼见要摔倒,猛然,一双有力的手把余安及时扶住。

“皇上。”

雍正瞧着尴尬站起身的余安,眼中带上了浅浅笑意。

“远远就看见你走在路上小心翼翼的,脚可还好?”

“嗯。”

“走吧,去看皇额娘。”

寿康宫中,檀香静静弥漫在屋室内,太后正一手拿着佛珠,一手拿着《法华经》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