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 第32章

作者:艳君 标签: BL同人

“皇上驾到”

“儿臣给皇额娘请安。”

“嫔妾给太后娘娘请安。”

太后从书中抬出头“今日你们俩个怎么一起来了?”

“儿臣方才与卿贵人在道上碰见,便一同来了。”

正说着,太后用手帕掩掩鼻子。

“竹息,你烧艾了?”

竹息应声“回禀太后娘娘,奴婢并未烧艾……”

“是嫔妾的荷包。”

余安从腰间解下荷包,递上去。

其实艾草的味道并不大,但太后竟在自己入室之后立刻有所察觉,所以说果然是在后宫待久了,练就了一身好本事吗。

“嫔妾幼时身子弱,每入冬便易染风寒,有一次初春时更是不留意得了时疫。所以在大夫的建议下,自幼养成了入冬佩戴艾叶荷包的习惯。扰了太后娘娘,还望娘娘恕罪。”

太后摆摆手,没有怪罪的意思。

“这么说起来,哀家记得皇帝还是雍亲王时,也曾染过时疫。”

“是。”

太后把荷包还给余安,道“皇宫里每至春冬之际,多多少少都有宫女太监得病,虽不算严重,但六宫治病的钱花出去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艾草廉价又能及时预防,卿贵人这法子很好。”

余安垂首笑笑。

“时疫,若一人之病,染及一室,一室之病,染及一乡、一邑。未把病防患于未然,是太医院疏忽。”

见室里蓦然安静,余安做礼。

“天色不早了,今日本没有什么要紧事,嫔妾先行告退。”

太后对余安的善知人意很是满意,点了点头。

“回去吧。”

第五十一章 剧版甄传篇(十八)

雍正三年初春之际,京中时疫肆虐,民不聊生。

皇宫中因太医院和宫人在太后的吩咐下事先有所防备,虽仍有染病之人,却比宫外情况好上许多。

后刘畚被捉拿,亲口承认华妃为幕后主使,沈眉庄假孕争宠一事得到平反。华妃为稳定地位及时献上治愈时疫之药方,将功抵罪。

药方虽存有不足,却暂时控制了疫情的发展。皇帝龙颜大悦,即刻下令恢复了华妃协理六宫之权。

历经三月,疫病被彻底消灭,宫中与民间上下皆恢复了正常的劳作生活。

刚出了贿迁居的门,余安便碰见敬嫔,或者应该说是敬妃。

“给敬妃娘娘请安。”

“佟佳妹妹快些起来。”听见余安的称呼,敬妃脸上难免多了些实实在在的笑意。

虽说还有二十余天才正式封妃,但余安此刻叫上也不算错。

“皇后娘娘邀六宫前去赏花,说是冲冲喜气,如此殊荣咱们不能迟了才是。既碰上了,妹妹与我一同前去吧?”

“正有此意。”

两人并肩走在宫道上闲聊着,不一会儿便看见了前头高高坐在步辇上的富察贵人。

“唉,说起来这富察贵人果真是命好,只一次便有了龙嗣……不过妹妹盛宠优渥,我到想着什么时候妹妹能怀上一个小阿哥,给咱们咸福宫添添喜气呢。”

余安垂首浅笑,平静道“此事向来看天意,许是嫔妾福薄吧。”

什么福薄,一个男儿身……一时之间,余安心中颇为郁闷。

到了景仁宫,众妃陆陆续续也都来得差不多了。

余安默默听着前头皇后与华妃拿牡丹与芍药暗中较量,听着众人纷纷夸皇后把松子养的好。又不一会,只见在安常在不动声色的怂恿下,富察贵人拿出雍正亲赐的香粉开始仔细补起妆。

“红阑,我看那朵黄色月季开得煞是好看,去帮我摘来。”

余安给红阑一个眼神,红阑立即明了,走到富察贵人身边不远处。

突然,原本趴在石雕上的松子像是被什么激怒了般,猛然跳起身径直冲上富察贵人的肚子,众人惊呼。

说时迟那时快,甄猛地冲出人群,朝富察贵人倒去。

一旁的余安立刻伸出手用力拉住甄的手腕,只是哪知自己力气不大没稳稳地稳住甄,甄往后一踉跄撞在余安身上,余安则双膝彭地一声直直跪在地上,右手仍使劲扶着甄,左手死死撑住地。

许是膝盖已经麻了,余安感觉不到多疼,只是听着声音,想必是淤青一片了。

再看那边,红阑的身手余安是信得过的。

果然,就当那畜生要碰到富察贵人肚子上时,红阑一手一把抓住它的脖子,狠狠丢在一边,另一手则稳住了富察贵人因为惊吓摇晃的身形。

皇后见场面混乱,急忙唤来太医。

不一会安顿好众人之后,雍正匆匆赶来。

“疼,我的肚子,我的肚子。皇上,嫔妾好怕……”

雍正不耐烦地安慰了几声在床上不停叫唤的富察贵人,问太医到。

“富察贵人的胎怎么样?”

“禀皇上,富察贵人只是受到惊吓,心中惊惧,虽微微扰了胎气,但胎儿并无大碍。”

言下之意,小孩一点事没有,大人是自己吓自己。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雍正赶忙去到外室。

“恭喜皇上,恭喜太后娘娘,菀贵人并无大碍,且有近两个月的身孕了!”

前脚刚踏进外室,雍正就听见太医如是说到。

第五十二章 剧版甄传篇(十九)

不仅保住了富察贵人的胎,还得到了菀贵人有孕的消息,雍正这下是高兴了。

只是再看余安这边,太医是连连摇头。

“这膝盖的瘀血,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能消退了。而这手掌上嵌进皮肉里的砾石砂土,清除后除了止血之外,还要每日用纯酒擦拭消毒,以免天气变热滋生囊热之气以至化脓发炎。不过左手的手腕骨折才是最麻烦的,起码小半年是不能活动了……”

余安心下无奈,只是事情已经做了,也容不得自己后悔。

“竟如此严重吗?”

说着,太后从外面快步走进来,到余安身边。

余安欲起身行礼,却被太后轻轻按下肩膀。

“哀家刚刚在路上都听人说了……以濯,你救了哀家的两个孙儿。”

之后,太后声称为慎重起见,亲自照看富察贵人的胎。并将菀贵人的胎交由皇后照料,吩咐再不能出了差错。

第二日,一道圣旨落入咸福宫: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贵人佟佳氏,先抑宫中时疫,后保龙嗣无恙。敬慎含章,娴诗礼之风、克播清芬于彤管。其父恪恭奉职、殚夙夜以不遑。父女皆我大清之功臣,朕心甚慰。兹仰承皇太后慈谕。册尔为卿嫔,赐居承乾宫,于五月廿七与贵人甄氏一同行册封礼,钦此。

“谢主隆恩。”

余安起身接旨。

“这承乾宫可是二进院,离养心殿近,建得精致大气,又是坐北朝南,冬暖夏凉,得亏了小主好福气。现下皇上已派宫中工匠进行修葺了,想必到小主正式行册封礼之时,不日便可搬过去了。”

“多谢苏公公。”

余安从桌子上抓了小把金锞子,放入苏培盛手里。

“这,奴才怎么敢当。”

“苏公公御前当值辛苦,理应受的。”

苏培盛再不推辞,笑着放进袖口告了退。

“同小主一起入宫的妃嫔,也就小主和菀贵人晋了嫔位,可见皇上在乎小主呢。。”

余安瞧着笑得开心打者趣的梦啼,摇摇头。

“靠手段得来的位子……”

自己竟要变得和这后宫中的女人,没什么两样了吗。

庄袖看着脸色不好的余安,只低声道。

“是手段,也是本事。”

“我……明白。”余安闭上眼,神色略显倦怠。

一月后,正值甄生辰,皇帝于湖心牡丹台大摆筵席。

负责宴席的果郡王别出心裁,用满湖盛开的莲花;席间更吹奏《凤凰于飞》之曲,表达皇帝与甄夫妻恩爱、和鸣铿锵之意。

至此又引起后宫一阵波澜。

“娘娘,淳常在薨了。”

庄袖把余安头上的钿子小心摘下。

“说是为了捡风筝,溺毙在荷花池的。”

“早上才听闻皇上要封淳常在为贵人……”

“娘娘也觉得蹊跷?”

卸下手指上的护甲,余安抬眸与镜中之人相视。

忽地想起初入宫时,那豆蔻年华的女孩对自己甜甜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