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这次换你来爱我 第459章

作者:静舟小妖 标签: 电竞 爽文 近代现代

……

这天晚上,本来尹正学的意思是再加训稳固一下,但是苏宇难得拒绝了。

今天跳得太多,他担心膝盖受伤,冰上训练暂时就这样吧。

正好训练快结束的时候,尹正学接了一个电话,被冰协叫去开会,连带着晚饭一起解决,一直到天黑都没回来,寝室里就剩下了最近总是粘着苏宇“解相思”的伍弋。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人在屋里呆着,也不是都在聊天,伍弋被苏宇带着已经成功将拉筋下腰当成了一种放松,那些疼啊,苦啊,难受啊,这样经历的多了,便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习惯自然了。

伍弋盘腿在地上休息了一会,仰头看着苏宇在拉“一字马”,那大长腿看得他心痒难耐,也没等自己休息够,就又回到了横杠里。

这横杆约有一米高,长度也就一米,距离墙面大约有三十公分的距离,人站进去刚好够侧个身。因而借着横杠的距离和力量抬腿练“一字马”特别好使,横杠在屁股后面顶着,双腿被分开贴着墙面,两边稳若磐石的力量一夹,自己一个人就能够做出漂亮的“一字马”来。

伍弋喜欢这个横杠的设计,尤其是苏宇用它做“一字马”的时候,他从旁边挤进去之后,和苏宇的距离就特别的近,近到两个人的手臂都能够贴在一起,他可以借着这短暂的接触,感受到苏宇身上的温度。

伍弋这次倒是没有靠苏宇太近,他的节目里面有一个侧开“一字马”的直立旋转,但是他的这个动作在冰上一直不太好看,支腿总会有些弯曲,所以最近他都在练习这个动作。

但是这样一来,他就正面面对了苏宇,可以看见苏宇侧脸的线条,看见他微微垂着眼眸抿着嘴角的模样,还能看见他的喉结不经意间的上下滑动,伍弋便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些喉咙干渴。

“宇宇哥。”

“嗯?”苏宇抬眸,微微侧着头,看向伍弋。

伍弋说:“最近上网了吗?”

“嗯。”

“易博尔的新闻你知道吗?”

“嗯。”

“你觉得呢?”

苏宇看着伍弋,没有说话。

伍弋便又说了下去:“这次的世青赛,听说织田雨晴正在R国内争名额,我心情有点复杂,就是……反正最近一直在考虑,世青赛结束后要不要升组。也不是说我讨厌或者同情织田雨晴什么的,就是这次的事情闹得吧,我突然就特别特别的想要从青年组的这个格局里跳出来,想要到更大的世界去看看。我也知道,明年就是奥运年,我是不可能拿到名额的,但我还是想要参与进去,哪怕是为了下次的亚运会,或者是下一届的奥运会累积经验都可以。”

苏宇思考了一会,抬眸就看见伍弋还在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然后他想了想,先将腿收回来,侧着身子,放松地靠在墙壁上,慎重地说道:“我是比较鼓励,实力既然差不多,就别再因为停留在青年组比赛的利益更大,而牺牲晋级的宝贵时间。以你现在的能力,继续停留在青年组,不过是一种大趋势下“唯金论”的牺牲者而已,对你个人也除了经济利益外没有任何的好处。不同的赛场,对选手的锻炼不同,可能是技巧上的进步,也可能是心境的成长,这些目前看来或许没有用,但是在未来都会成为你的潜力。”

伍弋点头,然后又蹙眉:“孙教练恐怕不会同意。”

苏宇这次几乎没有思考,便说道:“孙教练是一名比较追求成绩的教练,苏子栋奥运会后24岁,退役后,张亮顶不上,文雯温等人也不行,他肯定也考虑过让你升上来,只是他还在犹豫而已。所以你一定要升的话,可以和他讲条件,是有几率成功的。”

“条件?什么条件?”

“你到目前为止,提高了大约4分左右的节目内容分,提高了10分左右的技术动作分,如果你可以在世青赛上上四周,那么你还会提高更多的分数,这些不仅仅可以帮助你在青年组拿冠军,也能够让你在成年组站稳脚跟。孙教练现在一定很急,名下的队员青黄不接,苏子栋退役后多出来的名额悬而未决,他习惯了世界大赛的气氛,一定会对这个名额恋恋不舍。”

“可是……有你和蒋阳波,再不行还有闫冰冰,我就算升上成年组也没那么容易抢到。”

苏宇见伍弋嘟着嘴唇嘟囔着,愁眉不展的模样,莫名的倒是挺可爱。于是苏宇的头微微歪了一点,将身体的重心放在了横杠上,放松下的姿态,眼底多了几分笑意。

他说:“你的发育期快结束了,马上就要到出成绩的时候了。而且现在有资格在世界赛场上争夺积分的不止苏子栋,还有我,下个赛季争取拿三个名额。我倒是觉得这第三个名额,你可以争一争,运气好,你说不定还能去奥运赛场上转一转。”

虽然后面这话有点哄小孩的嫌疑,但是这确实也是苏宇心里期待的。

肥水不流外人田,比起蒋阳波等人,他当然希望这个喜欢粘着他的伍弋能够得到机会到奥运会的赛场上去转一转。

多难得啊!

四年一次的奥运会!

体育界最大的盛宴!

难道都是奔着奖牌去的吗?当然不是!参与过也是一种经验的累积,也是成长,对于以后伍弋正式踏上世界赛场的时候,是最为难得的“养分”。

总觉得自己最近确实有点偏心了。

而且……

苏宇看了眼自己和伍弋之间的距离,远远小于绝对禁区的半径,让苏宇心里的警笛瞬间鸣响。他转过身去,从横杠的侧面绕出,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哪怕伍弋不再在自己择偶的范围内,但是依旧改变不了男性对自己有吸引力的事实,就像是曾经被蛇咬过了一口似的,苏宇对伍弋有种格外的警惕感,更是一点都不想改变自己与伍弋之间的关系。

这样就很好了,朋友?前辈与后辈?或者兄弟什么的……总之更多乱七八糟的念头应该在产生前就彻底斩断,这才是一个性向偏差的人与同性在一起时候的正确做法。

苏宇骤然拉开的距离和眸底瞬间消退的温度让伍弋有点茫然,甚至有点委屈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是有什么话没有说对。

可惜苏宇不会给他正确的答案。

伍弋将脚放下来的时候显得有点小心翼翼,然后说道:“那我要去找孙教练谈吗?”

他努力的想要把之前的气氛找回来。

苏宇放松身子歪头对他笑着的模样让他眷恋极了。

苏宇却转身离开了地垫,从茶几上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然后用冷静下来的眼眸看向伍弋,说:“等世青赛比完了再说吧,我想孙教也是这个想法。”

“哦。”伍弋点头,“今年呢?练完了吗?腰你不练了吗?”

苏宇摇头:“后天比赛,今天的训练量已经够了,你可以继续。”

伍弋摸了摸鼻子:“我还是回去吧,有点困了。”

“嗯,再见。”苏宇没有挽留,注视着伍弋离开,眼眸微微地眯了几分。

苏宇毕竟不是真正17岁的年轻人,他很清楚,当他开始意识到伍弋的存在感的时候,这本身就是一种信号了。

有时候,苏宇会用“孩子”来形容伍弋,可事实上他很清楚,渐渐长高张开的伍弋,已经和“孩子”毫无关系,过分精致的眉眼甚至有种强烈的侵袭感,很难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上一篇:以貌服人

下一篇:离婚前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