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这次换你来爱我 第89章

作者:静舟小妖 标签: 电竞 爽文 近代现代


他上辈子就和单同有过交集,只是单同的特长不在双人滑上,因而他也从来没有滑过单同的编排节目。

后来他称霸了一个时代后,国际上有很多的著名花滑编排老师,对他抛出了橄榄枝,最后他选择与俄国的耶夫那娃老师合作,成功将他双人滑的分数再次提高了约十分左右。

单同的能力,他一开始,还真看不上。

单同见苏宇不说话,便自顾自地说道:“你个子高,就只有大开大合的动作更适合你,只是动作大了,就对用刃要求高,我觉得我想法中的一些动作,对还是青年组的你,难度有点大。但是如果收得狠了,以你的身高又有些像,嗯,就是那种摇摇晃晃的竹竿,很丑!”

他一直介意苏宇的身高,在花滑男单实在太高了。

苏宇眉宇间的最后一点表情褪去,凭空生出一抹冷意。他将身子微微从沙发上靠背移开,用漆黑深邃的眼眸看着单同,居高临下的意味很浓,正喋喋不休的单同哽咽了一下,闭上了嘴。

即便不用那奇怪的能力,曾经成为“王者”的苏宇,也自然有种让人凭空矮上一截的气场。

“您不如说说您的要求,没试过又怎么知道。”

单同听出了苏宇语气中的自大,又被苏宇用气势压着,脸色微沉地说:“水滑法你知道吗?将身体和冰面贴的很近,几乎水平,这需要很用刃很深的滑行。这个步伐偶尔会在冰舞里出现,去年的世锦赛,一名来自日本的选手做出了单人的水滑法,惊艳了全世界。这个动作在我看来,就非常适合男选手来做,可惜个子太高会增加难度,如果能够做好,非常漂亮。”

说到最后,在苏宇冷凝的目光下,单同的语气下意识的收敛,改变了原本即将会说出口的那些尖锐的话语。

然而即便如此,他不看好苏宇的态度还是表现的明明白白。

面无表情的苏宇沉默了。

这个动作他当然知道,他还真不会做。

但是这个动作很漂亮,他见过。未来的一名世界冠军曾经将水滑法编入到自由滑中,从此这个滑法冠上了他的名字——米哈滑。

这是一种步伐,难度并不是非常高,难得是如何做得足够的漂亮,并且完美地编入到节目内。

有一段时间,整个世界都在为这个“米哈滑”而疯狂。

这就是重生后,记忆与现实所形成的断层。

这样一想,除了“米哈滑”,他还想到了将双手举过头的勾手三周跳,以及各种旋转动作的难度姿势。

这些难度进阶动作都还没在这个年代诞生,或者被视为鸡肋、仔细思考一番,自己能够提前运用的技巧还有很多。

找个日子应该挑拣一番,贵精不贵多。

苏宇的沉默和若有所思让单同觉得自己难住了对方,更是暗恼自己刚刚会对苏宇生出惧怕感,再开口的时候音量提高了很多,眉宇间都是得意。

“算了,水滑法我也知道是为难你,就像下腰鲍步、贝尔曼,都是女选手的动作,我也不再说了,免得你觉得我过分挑剔,但是……”说到这里,单同再次被面前两人的目光堵得说不出话来。

苏宇:“……”

尹正学:“……”

真是哪儿有枪口你往哪儿撞啊,让人都生不出气来,同情你。

尹正学何尝听不出来单同的针对。

只是在他看来,单同是他所能够找到的最好的编排老师,为了苏宇以后的比赛,不过就是忍一口气罢了。况且单同对谁都是这个调调,有能力的人,肯定也有些脾气的。

他不但自己忍下,还不断地给苏宇递眼色,让他忍一时风平浪静。

苏宇的眼眸微微垂着,也不愿驳了尹正学的好意。虽然不知道尹正学是怎么请来的单同,总归是不容易的,况且单同就是这么个狗脾气,他根本一开始就没想过和单同争执。

好在单同也不是没有底线,他不满意苏宇,却不能不给赵总面子,赵总是尹正学的铁哥们儿,既然找他来帮忙,他该尽心的还是会尽心。

说完这些,他从包里掏出一个硬壳本子,翻到其中一页上,然后递给了苏宇:“这个是我联系朋友帮你设计的比赛服,这一套颜色暂定为墨绿色,是军服的高腰款式,为了让你活动方便,应该会在一些活动区域使用高弹布料,但是前胸和后背必须要硬质的布料,才能够撑起这件衣服的形状。短节目的风中之尘这首歌有点麻烦,我考虑了一下,觉得你穿一套黑色的衣服就可以,我会找人在衣服的后面秀出两道金色的线条,会从蝴蝶骨处一直延伸到你的手臂上,有点像翅膀。”

“你看一下,可以明天回复我,我就安排人去做了。哦,对了,还有,你们这次比赛的视频录了吗?给我发一份,我回去研究一下,一周后我再过来。”

“我先走了,再电话联系。”单同自顾自地说完话,便起身离开。

他过来一趟当然不是为了苏宇,按理来说,应该是苏宇主动找他。他只是今天到冰协办事,顺便到公寓楼这边一趟,不过一个电话,尹正学就急急忙忙下来迎接他。反倒是真正求上他的苏宇还在寝室里和同伴玩乐,所以他才会一时忍不住针对了苏宇说上了两句。

这队员该不会以为自己拿个小比赛的第一就牛上了吧?竟然让教练跑来跑去的,一点都不懂礼貌!

单同来去匆匆,离开的时候将门重重关上,一阵风刮过来,苏宇额前的发丝都晃了晃。

尹正学有些无奈地说:“呃……那个,单老师对咱们的了解还不够,等回去看过视频就知道了。你快来看看,这两套衣服你有什么意见?”

苏宇摇头,表示不需要修改。

尹正学歪头看他:“生气了?”

“不至于。”

“没事的,不用瞒着我,你要是不高兴就说出来,单老师其实就是嘴巴毒,心还是很好的,不过发张照片的事,他还专门来送设计图,就是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和咱们亲自确定。”

“教练,没什么好生气的。”苏宇抬手,将递到自己面前的设计本轻轻按下,目光平静地看向尹正学,“而且这两套衣服也很好,我没有想改的地方。”

尹正学张了张嘴,一时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便只能将设计图拿到一旁仔细地看了起来。

尹正学在一些小细节上,按照自己的想法提出了建议,都在企鹅上一一列出来,发给了单同。单同一直没有回复,他只能放下手机,看向了苏宇。

很难得,苏宇竟然在看手机,没有做力量练习,也没有练柔韧性,只是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尹正学觉得很惊讶,又有点欣慰。学生太自觉,他的压力也很大啊,然后便开始好奇,是什么内容吸引了苏宇,就连训练都顾不上了。

不过最后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还是给学生一点空间吧,偶尔放松一下也挺好的。这样想着的尹正学站起身来,喜滋滋地去屋里玩手机去了。

苏宇注意力一直在手机上。

他在手机上输入了耶夫那娃的名字,没有找到相关消息,随后又输入了两个他很熟悉的国际男单花滑编排大师的名字,发现都找不到相关内容。

这个年代的信息资讯还不够丰富,而且他所熟悉的那几个国际编排大师现在都还没有出名,最重要的,他现在已经不是上一世的双人滑King了,根本没有打动他们为自己编排的身份,隔着千山万水,他甚至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们。

上一篇:以貌服人

下一篇:离婚前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