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嫁 第1章

作者:游瓷 标签: HE 古代架空

《下嫁》作者:游瓷

文案:

小白兔惨遭强娶之后,又被窝边草反吃,吃完还哄着他叫夫君。

方棠新科进士及第,位居探花,却因家中无甚权贵撑腰,而只做了一个翰林院修编,主要干的是斗鸡走狗、侍花弄草的工作。他郁郁失意,终日饮酒至醉,以为自己此生也就碌碌而终,没想到一次喝断片儿了之后,他直接把自己嫁出去了。

嫁的还是当朝权臣之子,传闻中人面兽心、丧心病狂、并且那方面癖好有些非人道的栗延臻。

酒醒之后的方棠:“???”

强取豪夺先婚后爱||HE

(大家可以多投投海星啦,打赏可以不用~感谢支持正版的各位)

第1章 替嫁

渠朝末年,宗室衰微,外戚专擅,与宦官勾结祸乱朝纲,皇室大权旁落。恰逢北鲜卑族南下犯境,大军压境,直逼黄河以北。

新继位不久的渠灵帝不堪内忧外患之苦,被迫起用三朝名门栗氏一族,以栗苍为大司马兼定北将军,其子栗延臻为军前主帅,尽领三军。栗氏父子一时风头无两,其族上下无不气焰冲天,炙手可热。

栗苍率二十万大军北上御敌,半年之内将鲜卑敌军尽数杀败,一路败退入阴山,与渠军订立休战盟约。

鲜卑许诺年年向大渠皇帝岁贡称臣,此后十年虎视眈眈,却未再敢犯境。

大军班师回朝,距皇城尚百里之外就一片浩荡,行军纵横七百里,车马鼓声震天响,皇城内人人可闻。

然而渠帝却惊慌失措,与满朝文武乱了阵脚,面对即将入城的浩荡大军,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脑袋已经悬在裤腰上了。

前一阵子栗苍班师的消息一传来,渠帝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后宫就出了件大事儿。

原本和栗苍幼子栗延臻定下婚约的六公主,忽然气性大发,在宫里又哭又闹,说什么也不嫁了。渠帝好说歹说劝了几天,就是不奏效,公主威胁他要是敢履行婚约,就在新婚之夜一条白绫吊死在洞房。

本来这婚约定下了也就定下了,皇室公主也总免不了下嫁和亲的命运。然而近日公主不知道从谁那儿听说那栗延臻为人徒有其表,其实内里脏污龌龊不堪,人面兽心。

栗延臻其人,年方十九,传闻他曾将府上侍女折磨致死,罹难者多达数十人,且动辄便施以鞭打折辱,许多人即便不死,也不堪其辱,自尽而亡了。

公主哭闹反抗得厉害,渠帝毫无办法。刚巧这消息又很快就被眼线传到了正在回程路上的栗苍耳朵里,当天就快马下了数十道表章,虽句句未提婚约,却句句言在婚约。

渠帝看完表章之后浑身冷汗,恨不得自己十里红妆亲自嫁给栗延臻了事。他问满朝大臣有什么办法,然而文武众臣在殿下皆矗立默默,万马齐喑,无人应声。

此刻栗苍和栗延臻就立于殿下,渠帝望着两人,已然是汗流浃背。

渠帝强忍镇定,开口道:“爱卿啊,朕已得知卿半月前杀退鲜卑四十万大军,其功可嘉,朕心甚慰,嗯……爱卿这回,想、想求一个什么恩典……”

栗苍拱手行礼,肃然道:“陛下,臣班师前夕,曾闻六公主忽然撕毁婚约,原本说好我等班师回朝后便大婚,如今也不愿履行。敢问陛下,臣等在前线浴血拼杀、死战不退,而皇室得以拱卫。如今大敌已退,朝野安定,犬子也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然婚约已毁,吾儿受此奇耻大辱,陛下令我栗氏一族如何不寒心!令三军将士如何不寒心!”

他一张嘴能言善辩,瞬间就将渠帝说得腿软打摆子,吓得差点从皇位上滑下来:“朕……朕绝无毁约之意!只是小女年幼,心性不定,她以死相逼,让朕如何是好啊!”

栗延臻这时在一旁想开口:“父亲,其实我不……”

栗苍一个眼神将他后半句话堵了回去,栗延臻只得悻悻,闭口不言了。

他缓缓道:“若六公主不嫁也可,臣栗氏一族世代忠良,并无逼宫之意,也未必非得尚公主。陛下可另从朝中选适龄之人,许于犬子,臣必定肝脑涂地,以报陛下之恩。”

渠帝赶快招来常侍,连声道:“快,快去各宫问问,哪位公主愿意跟栗公子成亲!皇子也可,快,快去!”

常侍连滚带爬地跑下殿去,殿内一时陷入了沉默。

栗延臻的手在腰上按了按,似乎有些不耐。他有点饿了,一路奔波回来,啃的全是馒头和干饼,他好想吃烤羊肉。

忽然一声长吟打破沉默,众人纷纷往殿后望去,只见一袭淡青袍子掠过大殿,跌跌撞撞朝着殿下立着的两人那边走去,仿佛视周围群臣如无物,飘然而过,慵懒醉醺醺地吟诗出口:“词源倒倾三峡水,笔阵独扫千人军”

所有人都望着此人,只见来人身形修颀,长身玉立,手握一根长杆狼毫笔,闯皇宫大殿如入无人之境,恣意张狂,快活潇洒。

“这谁?”渠帝疑惑道,“又是朕的哪个草包儿子喝多了撒酒疯?”

常侍看了一眼,凑近他耳边说:“陛下,这是今年殿试的新科进士,探花郎方棠方大人啊。”

“哦哦,朕记得了。”

渠帝想起来,自己让这个今年不过十六的小探花做了个翰林院编修,随便指派的职位罢了,平时就陪公主皇子对对诗、作作画、逗逗蛐蛐儿养养鸟。反正状元和榜眼左不过是栗家捧上来的人,当然官居要职,位列宰辅及六部。

方棠把手里的笔握紧了,视线朦胧,抓住一个人便往身上蹭,整个人要挂上去一样,提笔便写,一气呵成,在场众人无不替他捏了把汗,连渠帝也傻眼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位小探花今天大概命绝于此了,被他乱写了一身墨的并不是别人,而是正呆呆望着来人的栗延臻。

栗延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甲袍,上面被写了一行诗。

明月几万重,送我度关山。

栗苍的目光一直盯在方棠身上,还以为这是渠帝特意派来羞辱自己的,差点就要拔剑。

方棠写完,很满意地看了一眼,点头道:“嗯,不错,今日最好水平。来人,我要回去睡觉了!”

他说着就要往旁边倒,栗延臻眼疾手快地将他一把拽住,仔细看着这张跟自己一般稚嫩的脸,有些出神。

这时先前被遣去询问公主皇子的常侍急匆匆跑回来,对渠帝耳语道:“陛下,臣问过了,没有啊……”

“都不愿意?”渠帝脸色一变,求助地看向一旁的礼部尚书。

尚书也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左右瞧了一圈,忽然看见睡在栗延臻怀里的方棠,顿时计上心来,冲着方棠拱手高声道:“编修大人高义,愿为朝廷和陛下解燃眉之急,臣拜服!陛下,臣下来定会妥当安排大婚事宜,请陛下放心,请栗将军、栗公子放心!”

就是没人说让方棠放心。

渠帝如梦方醒,急忙附和,点头如捣蒜:“啊对对对,就,就把朕的新科进士探花郎许配给栗公子,朕看二人郎才……天作之合,婚后定能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满朝大臣先前跟点了哑炮似的不吭声,这会儿倒是全张口了:“啊对对对,陛下说得对!”

栗苍看了方棠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栗延臻一把:“景懿,快谢恩。”

栗延臻抱着方棠,和栗苍一起跪下行礼:“谢陛下恩典,臣此后全力报国,定当万死不辞。”

方棠就这么把自己嫁出去了。

第二天,方棠在自己府里酒醒起床,晃晃悠悠从内室走出来,准备喊下人给自己更衣梳洗,他还得进宫陪皇子公主们吟诗作画去呢。

“烦,烦死了,好烦!”方棠抱怨道,“周叔,我要喝冰糖雪梨!”

周辕赶快从外面进来,吩咐丫鬟替方棠束发,自己则满脸复杂地坐到桌旁,忧心忡忡地看着方棠,唉声叹气个不停。

“怎么了周叔?”方棠还没睡醒,昨天的酒劲儿未全然消退,他现在还有点晕乎乎的。

“少爷啊,老奴这是担心你啊。你从小没自己出过远门,没吃过苦,过惯了被人伺候的日子,这成亲嫁人以后,老奴可怎么再伺候少爷啊……”

周辕老泪纵横,说着还抹起了脸。

“什么成亲……嫁人?!”

方棠一下子醒了,眼睛猝然睁得老大,这下子才看清了自己房里已经全是大红色的喜绸,亮晃晃拉满了整间屋子。他再一扭头,看到院外也是,快被红色淹没了,入目的全是一片红纸红灯笼,看得他愣了许久。

“谁要成亲?”他懵然问道。

周辕看着他,哽咽道:“就是少爷您啊,昨日在大殿之上,皇上亲口给您和栗将军的小儿子栗延臻定了亲啊?昨夜礼部尚书就急匆匆带着栗府的媒人来说亲了,还带着圣旨。”

方棠声音都抖了:“……那,圣旨呢?”

“老奴替您接了啊!”周辕道,“少爷放心,老奴昨天已经连夜都安排好了,这会儿栗家的人应该已经去护国寺卜卦了吧!”

当今天子给两家指的婚,乃是天地之命、媒妁之言,方棠将是栗延臻八抬大轿娶进门的正妻。按照礼仪,应当经过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礼,昨夜礼部尚书和栗府媒人快马加鞭、星夜兼程赶到了方府,连夜完成了纳采问名之礼。

今日按规矩,栗府该去护国寺测算这门亲事的吉凶了。

方棠听完人都傻了,不顾周辕的劝阻,披头散发地冲到了门口,只见方府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禁卫军,都是皇帝派来的,美其名曰是要保护他的安全,不要在婚前出什么变故。

就像生怕他跑了一样。

“怎么就定亲了!”

方棠坐在内间的床上,崩溃道:“谁问我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皇上一下子就给我定了这门亲事?”

周辕摇头:“老奴也不知道啊,反正昨天皇上派人用马车把您送回来,吩咐全府上下好生照看。等三月之期一过,皇上即刻恩准您和栗公子在皇宫内的芙蕖宫大婚啊。”

方棠:“什么成婚?!不是说他要做六公主驸马的吗?关我什么事,怎么变成我要嫁了?!”

作者有话说:

第二本,在尝试古耽了,还没写过先婚后爱古耽,但是我真的好爱写坏攻()

架空背景,没什么严谨的历史朝代考究,写甜饼放松一下,不要较真。

第2章 大婚

皇城 方府

“少爷,少爷您冷静啊!千万不要想不开做傻事啊!”

七八个小厮丫鬟跪在墙头下面嚎啕大哭着恳求,为首的周辕脑门儿都快磕出血来了,声泪俱下道:“少爷,您不能逃婚啊,您一旦逃婚了,方府上下九族必遭灭顶之灾啊少爷!少爷!”

“我死也不嫁!”方棠吼道,“那栗延臻是个变态,他是个变态啊!!”

他昨天还清醒的时候,听到六公主哭诉,说那栗延臻如何如何灭绝人性、道德沦丧,听得他自己都起鸡皮疙瘩,没想到一醉方醒,要和栗延臻成亲的人居然变成了自己。

众人苦口婆心地把方棠劝了下来,扶到房里安抚。方棠呆呆地看着满屋的红绸,欲哭无泪。

大红色的布置仿佛他心中滴下的血,方棠几次三番睡过去,期盼着再醒过来会发现这全都是一场噩梦。没想到他睡了半晌午,睡到周辕等人还以为他企图在梦里自我了断,担忧得守在床边不敢离开半步。

方棠抓起枕边的如意佩,丢了出去:“我凭什么嫁!”

“少爷,刚才栗府来人说,后日卯时,会着人上门递送婚书和聘礼,大婚定在三月之后,少爷现在就得准备着了。”周辕说,“少爷,皇上准您这三个月不必上朝,在家安心准备婚事就可以了。”

方棠不得不接受现实,这是天子下的诏书,是铁令,谁敢不从。他要是真逃了婚,别说皇上会怎么样,栗苍首先就会提着刀上门来把他全家砍了。

三个月过得他如坐针毡,栗府陆续派人送来成箱成箱的聘礼,几乎堆满了几处院子,全是些珍奇珠宝、金银赏玩。还有上好的布料绸缎,以及专门从江南运来的景德瓷和龙泉瓷,整整十大箱,看得满府人眼睛都直了。

贴身侍女婵松在身旁感叹道:“少爷,就连帝后大婚,也不见得有这么多聘礼吧?”

“国库里有这么多吗?”方棠怒道,“他送我这些什么意思!简直逾越礼制!就连天子成婚都没有这个阵仗,他姓栗的全家都是逆臣奸贼,僭越犯上!”

婵松静静听他把栗氏一族上下祖宗三代都骂了个遍,安抚着他的胳膊,说:“少爷别生气,我看这栗府还挺有诚意的,而且据说那栗延臻长得挺不错,您嫁过去应该不会吃亏吧?”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道貌岸然、衣冠禽兽?”方棠问她,“不要被表象所迷惑。”

婵松似懂非懂:“我觉得少爷你就相当地一表人才啊,对我们都很好。对了少爷,您嫁过去需要带陪嫁吗?奴婢愿意陪您过去。”

方棠叹道:“你当然要陪我过去,不止你,青槐、望柳都要跟我去,我再想办法把周叔带上。栗府如龙潭虎穴,我不带点贴身的人,肯定会被这一家子佞臣吃得骨头都不剩。”

青槐立刻拍胸脯道:“少爷,您放心!我就是抢,也要把您的骨头从这群虎狼之徒的嘴里抢回来,不会让他们吃了的!”

方棠看着他,默默良久,转身摆手道:“算了,青槐不要去了。”

青槐:“为什么?!不要啊少爷!”

上一篇:竞夕成灰

下一篇:哑巴侍卫带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