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17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回到家,裴宥琢磨,临时标记了,算是确认恋爱关系了吧?没错,以后可以天天睡同一张床了。

裴宥这样想着,就这样实施,完全没想过要问问另一方的意见。

他小心翼翼地把苏岭放在床上,手还没离开,就被一只滚烫的小手抓住。

“你看,我说过,他总勾引我。”裴宥微微侧身,让穆泽城看得更清楚。

穆泽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一点也不想看,一点也不想了解他们的感情!

“别走......不要走......”苏岭带着哭腔声声哀求,“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求你.......不要......”

裴宥哪还有心思管穆泽城,立刻回握住那只小手:“不走,我不走,我在,别担心。”

他声音轻柔得让穆泽城全身起鸡皮疙瘩,这是裴宥?爱情竟然如此可怕!

“我好害怕......我一个人......我真的好怕......你在哪里啊?......我好想你啊......”

苏岭眼角划出一滴泪,裴宥用大拇指轻轻抹去,心脏像被一只手紧紧攥住:“别怕,我在这里,我在,我在。”

他一连声说了三遍,在苏岭额头落下一个郑重却温柔的吻:“乖,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我永远都在。”

他许下的永远,让穆泽城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实在看不下去,正要转身离开,苏岭又说话了。

“妈妈,不要走......妈妈,你和爸爸在一起吗?......你们也想豆包了吗?”

苏岭很难过,眼角的泪水擦不净,但这一声‘妈妈’让裴宥心里五味杂陈。

“噗呲”穆泽城很不厚道的笑出声,他憋不住了。

裴宥一个冷眼扫过去,穆泽城捂住嘴巴偷笑,转身离开房间。

“妈妈,带我回家好吗?......我想回家......我想回地球......”

苏岭的呢喃,让裴宥心中大动。

地球?人类的始源星球?不是万年前就消失在宇宙中吗?苏岭怎么会来自地球?

“我要回家......我不要留在这里,没有你们的这里......我只想回家啊......”

苏岭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思恋蔓延开,他那么哀伤,那么难过,裴宥知道自己作为配偶应该安慰他,帮他解决痛苦。

但是,裴宥做不到,喉咙像是被利刀划过,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小家伙想回家,并且只想回家。

可是,自己的家对他来说,不是家。

他从未想过留下来。

“咚咚咚”穆泽城敲了敲门框,“赫帕来了。”赫帕,裴宥手下的军医,可信之人。

“让他进来。”裴宥回。

穆泽城靠着门框:“omega的情况你又不了解,有赫帕在就行,我们去书房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何必急在这一时半会。”裴宥没回头,声音有些干瘪,“一个合格的alpha应该在配偶看病的时候陪护着,你不懂。”

不懂?又说不懂。结个婚有什么可得瑟的?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得瑟?都被叫妈妈了还能得瑟,真是服了他!

穆泽城算是看清裴宥的另一面了,一言不发。

裴宥没心思管穆泽城想什么,他心里有些乱。不过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小家伙的身体情况。

裴宥依然在担心,没听说哪个alpha的信息素有毒,会让被标记的omega生病啊?难道是自己体内暴戾能量的原因吗?

“上将夫人发情期处理不当,应该是腺体成熟的过程中被抓破,感染了细菌,引起的感冒。”

赫帕检查得很认真,但苏岭的二次分化已经完成,就算是医生也看不出他曾经是beta,苏岭只能继续背着存心欺骗的锅。

“上将不用担心,夫人休息几天就能好。”赫帕宽慰。

裴宥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不是自己害的就好。

想到苏岭说的那些话,裴宥只觉心里一团乱麻,他送走赫帕,如穆泽城所愿去商量接下来的计划,给自己冷静的时间。

他们准备在近期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公开裴宥身体情况的同时,把战舰人为损坏一事公布出来。

声势闹得越大越好,关注的人越多越好,让谢家投鼠忌器。

穆泽城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在调查黑鹰海盗团的时候,发现他们绑架了很多医生,强迫他们做人体实验,研究提高潜能和天赋的药剂。”

“人体实验?”裴宥皱眉。

“星盗,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穆泽城想到就反胃,“他们坏事做绝,迟早会自尝恶果,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我潜进去的时候,发现有几个医生正计划着逃跑,我顺势救出来几个,其中一个omega绝对是天才医生,对能量暴动和精神力的研究十分透彻。”

穆泽城拍了拍裴宥肩膀:“虽然你的身体情况是特例,但总归跟能量有关,下次让他来看看你?”

既然穆泽城认为可信,裴宥不会怀疑,加上身体状况也不再是秘密,他答应:“行,你安排。”

第三十三章 炸厨房

今日的夜,见不到一丝星光,被沉沉大雾笼罩。

迷雾凝聚成团,浓稠得让人感到窒息压迫,眨眼又散成片缕,像包裹着星球的帷幔。

雾气絮絮升空,似乎就要露出一丝喘息的空间,转瞬,更厚重的雾团聚拢,让一切都在模糊中变了形。

迷迷蒙蒙,混混沌沌,像极了苏岭的思绪。

“他来了,我就该走了,可是我能走到哪里去呢?”

苏岭烧糊涂了,双眼紧闭,眼球在眼皮底下乱转。

“裴宥,我做的小甜饼好吃吗?你以后还想吃吗?以后你来我店里买蛋糕,不要带他,好不好?”

裴宥轻声问:“不要带谁?穆泽城?”但苏岭听不到,自顾自地继续说。

“我做的蛋糕也不怎么样,你那么有钱,能买最贵的蛋糕,还能看得上我做的吗?”

他撇撇嘴,有点委屈又有点骄傲,

“但你喜欢八分甜七分奶油的蛋糕,这么腻味的蛋糕不好卖,别人都不会做的吧?如果你来我这里买,我每天都可以给你准备一份特别香浓的甜品,你还是别去其它地方买了,好不好?”

因为发烧,他声音哑哑地,偏偏不肯住嘴。

“你要是带他来,我就不想给你做了。”眉头深深皱起,“我真的不给你做了,就连平时卖的甜品,也不卖给你,加价都不卖给你!所以,你不要带他来。”

他蜷缩身体,顿了两秒,“但你那么喜欢他,你会不带他吗?”

裴宥摩挲着他的头发,漆黑的瞳孔像化不开的浓墨:“苏岭,你在说谁?”

苏岭的小手胡乱抓了几下,被裴宥一把握住,手便安分下来,但嘴巴不停。

“他会来调查我吗?”

“他会不会对我有意见?”

“他那么厉害,会不会暗地里找我麻烦?”

“裴宥,你还是别来找我了,我不想惹麻烦,我讨厌麻烦。”

“你要是来找我被他发现了,他会生气的。”

苏岭轻叹一口气,咬住下唇,像是在梦中遇到了难题,把头埋进枕头。

过了一会,他闷闷地说:“以后我不能再做饭给你吃了,机器人做的食物真的很差劲,一点都不好吃,你也应该学学自己做饭。”

怕他憋着自己,裴宥把他的脑袋侧了侧,一只手轻抚他的脸,一支手轻拍他后背,静静听着。

“你要是学会做饭了,一定会做给他吃吧?我给你做了那么多次饭,一次都没吃到你做的饭。”他有点不甘心,“你只会做给他吃。”

“你以后不需要我背着走了,等你完全康复,会把拐棍丢掉吗?怎么说拐棍也陪了你两个月。”他请求,“裴宥,你别丢掉它好吗?”

“对了,裴宥,那件粉红睡衣到哪里去了?我找了几次都没找到,你丢了吗?其实我很想看你再穿一次的。”

说到这里,声音里总算带了点喜色,“我知道,你不喜欢粉红色,其实我也不喜欢,但你穿着好看。”

他翘起嘴角,笑容极浅,“这样也好,以后你不会穿给他看,他永远也看不到你穿粉红睡衣的样子,只有我看到过。”

“不对,还有方方和壮壮也看到了。”他的脸无意识地在裴宥手上蹭了蹭,“你以前说把方方给我,现在还给吗?方方很可爱,它会保护我呢。”

“我知道,方方是最高端的管家机器人,并且你改装过,加了很多厉害的武器。方方很贵,我不应该要的。”

他很苦恼,“怎么办?我还是想要呢,我有点舍不得。”

“裴宥,以后、以后你就是他的了,你想给他什么都行,可以请你把方方给我吗?”

他眼角湿润,睫毛像沾了水雾一般,但没有泪水流出来,

“其实我很坚强的,我来了这么久,从来没流过眼泪,夜晚想家的时候都没哭。”

他吸了吸鼻子,“我不怕,以后没有你,我也不怕,我只是有一点难过。”

“就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他问:“裴宥,你有了他,还会记得我吗?”

又自顾自地答,“不记得也不要紧。我有很多朋友,尼克先生、秦非先生、玛丽婆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会过得很好,不会孤单。”

“裴宥,你......你有了他,也不会孤单。”

他絮絮叨叨的话,让某位上将一夜无眠,他则毫无所觉,高热过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苏岭是被爆炸声吓醒的。

地震了?他脑袋有些重,意识也有些模糊,迷瞪着眼皮下了床。

顺着响声,走到厨房,见到一室狼藉。

厨房像是被炮弹打中了一样,锅碗瓢盆乱七八糟,半生不熟的菜洒得到处都是,房顶掉下一坨黏稠的粥......

诡异的是厨房中央的人,撑着拐棍望着天花板,衣服和头发上都沾满了粥,好不凄惨。

只看背影,也知道他是裴宥。

裴宥怎么会在厨房?还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哦,是梦吧?这个梦境好清晰哦。

苏岭看着看着就笑了,总觉得这副画面很有趣,现实中应该见不着。

裴宥甩了甩手上喃的粥,吩咐家务机器人清理,正准备去洗个澡,转身发现苏岭站在门口,耳朵偷偷红了:“我饿了。”

“哦。”苏岭笑眯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