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18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裴宥摘掉头上半生不熟的青菜叶子:“这个锅不好用!”

苏岭声音软绵绵地:“你在梦里也这样傲娇,嘿嘿......”

“不是梦。”裴宥顶着一身脏,想先去洗澡,只需要几分钟,身体偏偏不愿意动。

“啊。”苏岭此刻的脑子转得慢,几乎不能思考,依着习惯问,“你饿了?我来给你做东西吃,你想吃什么?”

“你病了,病了就应该在床上躺着,等人端好食物和水喂到你嘴里。”裴宥很有道理。

苏岭反应很慢的“哦”了一声,裴宥擦掉从头顶流下来的粥:“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挑食啊。”苏岭揉了揉眼睛,“我喜欢吃辣,我们做个火锅吧?好久没吃过了。”

“不行。”虽是拒绝,裴宥声音轻柔,像哄小孩,“等你好了以后我再做火锅给你吃,今天喝粥。”

“喝粥?”苏岭盯着裴宥头发上的粥看了老半天,“裴宥,你刚才是准备煮粥给我吃吗?你煮个粥就把厨房给炸了?”

“多炸几次就学会了。”裴宥假装自己并不丢脸,闷咳一声,“你听话,先去休息。”

“好。”苏岭脑袋点点,裴宥觉得他点头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乖。

第三十四章 你必须对我负责

也不知道裴宥在粥里加了些什么食材,还是有些人天生跟厨房不搭,裴宥再一次把厨房炸了。

没时间给他炸厨房,苏岭肯定饿了,他用开水冲了一碗米糊,勉勉强强算是亲手做的食物吧。

裴宥用托盘端着一碗米糊,以及家务机器人做好的早餐,进了房间。

他原以为苏岭嘴里没有味道,怎么也不会想吃淡撇撇的米糊,但苏岭偏偏捧着米糊,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像是在品尝什么好东西,舍不得喝完一般。

米糊不好吃,苏岭几乎没尝到味,但稍微烫口的糊糊,喝得人心里暖。

他喝得暖,看他喝的人心里也暖,只是有些事情不得不说清楚。

等苏岭喝完,擦干净嘴巴,裴宥有些艰难的开口:“苏岭......”

“嗯?”苏岭抬头,眉梢眼角带着笑。

裴宥手指轻叩桌面:“我扪心自问,我没有任何作风问题。”

“啊?”苏岭一脸茫然。作风问题?什么意思?

裴宥眸色悠远,像在回忆着什么,不紧不慢地说:“我有些困扰,也有些不解......我确实不曾和任何人有感情纠葛.......”

这些苏岭当然知道,就是知道,所以越发听不懂了。

裴宥看了苏岭一眼,问:“你是不是从别人那里听到了什么流言蜚语,认为我是一个风流滥情的人?”

“没有啊。”苏岭的大眼睛里写满了问号,莫名其妙的,到底是谁生病了?

裴宥更不解:“那、那你编排出一个莫须有的人,是什么意思?”

“什么人?”苏岭问。

裴宥皱眉,叩击桌面的力道稍稍重了些:“一个我很喜欢,喜欢到恨不得挂裤腰带上,出去买个小甜品都要带上的,他。”

苏岭瞳孔陡然放大,忍不住呛咳起来,借着咳嗽垂下脑袋。

他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但好像是在迷迷糊糊时说过些什么。

难道把主角受的事情说出来了?自己有没有说这是一本书?有没有说自己不是原主?

不会把自己灵魂穿越的事爆出来了吧?

好不容易熬到了裴宥康复,能离开过自己的小日子,要是暴露了什么,会怎样?

裴宥要是知道自己死而复生,不会认为自己是妖精鬼怪吧?不会把自己当怪物烧了吧?

天啊!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发烧?为什么要说梦话?等离开后再发烧也成啊!

苏岭不敢问,问了就是不打自招:“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肩膀,头越埋越深,心虚得太明显,裴宥一眼看穿。

或许是有误会,或许他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裴宥不打算逼他,如果一个处理不好,小家伙被自己吓跑了可怎么办。

“你以前说过,有什么误会应该好好说。”裴宥一脸认真的解释,“苏岭,我裴宥,绝对不是一个拈花惹草的多情种子。”

多情种?苏岭稍微放心了些,看样子,自己没说灵魂穿越的事,其它事应该威胁不到性命的吧?

“我要是中意一个人,那就只有一个人,一生只要一个人。”

裴宥看着苏岭,眸色那么深,偏又那么暖,只是苏岭低着头,没看见他眼中的执拗。

苏岭心口像被一团棉絮给堵住。是啊,裴宥对待感情执着又深情,哪怕对方在他心口狠狠插上一刀,他也不忍伤害。

为什么这是一篇相爱相杀的虐文呢?

苏岭其实不明白的,明明伤痕累累,明明心都破碎了,为什么还是彼此喜欢呢?

他的喜欢,为什么那么真挚、那么深刻、那么坚定?

“我知道,你是一个专一的人。”苏岭声音很低,但裴宥听得很清楚。

他总算放心了,好好交流的确是有用的,否则自己在小家伙心里的印象是个花心大萝卜,这可不成。

裴宥靠着椅背:“你omega的身份我压住了,外人不会知道。”

“什么?”苏岭傻傻地说,“我是beta啊。”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伪装成beta,不管你是beta还是omega,对我来说都一样。”

裴宥没所谓的笑了笑,“但你omega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还要我装作不知道吗?”

“我是omega?”苏岭问,觉得今天接受的信息太多,大脑有些负荷不了。

裴宥挑眉:“你不知道?”

“我一直是beta,分化后就是beta,应该是有记录的啊。”苏岭从光脑调出自己的档案,“你看,十三岁的时候分化成beta,上面记录得很清楚嘛。”

他一脸懵懂,裴宥突然很想笑,笑他傻,笑自己傻。

他揉了揉苏岭的头发:“可能是二次分化。这种情况特别少,一万人中也不见得有一个,没想到你居然是二次分化。”

“你的意思是我分化成了omega?”苏岭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原主是beta,到死都是beta,为什么自己成了omega?

苏岭不知道,原主要是没被裴宥整死,过不了多久也会分化成omega。

苏岭和裴宥相处的过程中,完美匹配的信息素时常自发交融,这才促使他提前分化。

这成了苏岭永远解不开的谜题,好在他心大,不是个追根究底的人。

omega就omega吧,他对自己的身份问题并不怎么在意,不管是什么,都是苏岭啊。

“是啊。”裴宥突然觉得很轻松,“你个傻瓜。”

“哎哟。”苏岭捂住后脖颈,“我脖子总疼。”

刚刚一身轻松的裴宥,一下子僵住:“这个、当时的情况,我只能标记你。”

“标记?!”苏岭惊呼,“这可怎么办?!”标记代表着身份的确认啊!这还怎么走?怎么把裴宥还给原书主角受呀?

他坐立不安,焦急溢于言表,裴宥又气又伤,就这么不愿意被自己标记吗?

“是你求我标记你,你一直抱着我不撒手,求我标记你。”裴宥要是想隐瞒,谁都听不出他的情绪,“我看你求得那么可怜,于心不忍,才标记你的。”

他强调:“不是我趁你发情期强迫你,是你求我的。”

苏岭只关心:“临时标记还是永久标记?”

“临时标记。”裴宥答。

“哦。”苏岭拍了拍胸口,还好,还有补救的机会。

“就算是临时标记,也是标记!”裴宥强硬的要求,“我标记了你,你以后要对我负责。”

苏岭讶异:“我对你负责?”

“当然!”裴宥一锤定音,“你必须对我负责!”

第三十五章 两个笨蛋

苏岭病着,脑子不好使,没精力跟裴宥争辩,就这样被裴宥给糊弄过去了。

裴宥得了一次便宜,往后耍赖耍得更加得心应手,时常让苏岭哭笑不得。

养了两天,苏岭病好得差不多,烧退了,但身上像挂了个水袋,整个人闷重闷重。

家里没人,裴宥大清早就出门了,一直没回来,苏岭觉得,房间突然变得空荡荡。

他浑身不得劲,打算出去走走,找尼克先生聊天吧,顺便晒晒太阳。

才出门,被一个omega拦下。

来人穿着一身白西装,丹凤眼里是目空一切的高傲,正斜着眼看苏岭苏青栾,裴宥原本的未婚配偶。

他趾高气昂:“苏岭,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按理来说,我才应该是这里的主人。”

苏岭面无表情:“我有事,不方便。”

“是吗?”苏青栾点了点手腕上的光脑,苏岭的光脑闪了闪,提示有新信息。

苏青栾勾起半边嘴角,语气轻蔑:“那现在呢?现在有时间了吗?”

他收集了苏岭以往的黑料,光是勒索同学就有十几条之多,其它的更是数不胜数。

这资料拿出去,怎么看,苏岭都是一个横行霸盗的跳梁小丑。

苏岭深吸一口气,原主做的坏事到头来还是要自己背。只是,苏青栾为什么突然来找自己?把自己的名声弄臭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苏岭不想带苏青栾去裴宥家,何况自己也没资格邀请别人去裴宥家:“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

“算不得什么大事。”苏青栾神色鄙夷,“如果裴上将知道你以往做过的事,你猜,他会怎样?会不会立刻跟你断绝关系,再把你扫地出门?”

“苏岭,你知道的,你现在的位置本来就是我的,我只是想拿回我应得的东西?”

他表达得很清楚,他后悔了,他想要嫁给裴宥,但苏岭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转变。

书中,裴宥康复后,苏青栾确实后悔得不行,对裴宥一再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