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28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苏岭心脏忽地一抽。自己说梦话了?说想回家?可原主的家就是苏家,自己不可能想去苏家的,所以,他知道什么了?猜到什么了?自己还说了些什么?

“如果、如果你只想回家,你应该带我一起回去.......我们结婚了,是一体的......”

他说,要和自己一起回去?所以,无论自己家在哪里,他都愿意跟自己一起回去吗?

“你对这里没有留恋吗?半分留恋都没有吗?”

裴宥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哀伤,哀伤得苏岭想哭。

苏岭唾弃自己,真不争气啊!不就感冒一场,怎么老是想哭呢!

“醒来好不好?”裴宥声音里似乎带着哀求,“小豆包,醒来好不好?”

豆包!!!

苏岭猛地睁大眼睛。

第四十五章 谁占谁便宜?

四目相对,苏岭圆溜溜的杏眼里满是惊讶,裴宥瞳孔微缩。

下一秒,苏岭闭上眼睛,假装自己从来没睁开过。

裴宥眸子闪过一道暗光,磨了磨牙,又含了一口药,俯身亲上苏岭的唇,把药渡给他。

苏岭心里疑惑,他没看到吗?

明明两人沉默地对视了好几秒,苏岭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他可能以为自己没醒,是无意识睁眼......是有这种情况的吧?

下一刻就听到裴宥说:“什么时候醒来的?”

苏岭死撑着不动,睫毛微颤。

裴宥仿佛气急了,深深吸了一口气:“你刚刚伸舌头了!”

苏岭眼皮底下的眼珠转了转,又冤枉人!自己什么都没做,正在思量对策呢,哪晓得裴宥趁着喂药,会那样、那样亲自己。

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苏岭硬着头皮继续装。

裴宥真是要气疯了!他担心苏岭对这世界失望,这么干净纯粹的一个人,却被人伤成这样,也许他会厌恶这肮脏的人世间......担心他对这世界没有留恋......或许他本就是小神仙下凡,来帮自己度过一劫,等自己身体康复,他就该走了.......

自己都担心坏了,可苏岭这样子,分明是早就醒了,一直在装晕!

裴宥说:“睁开眼睛,豆包。”

苏岭眼皮微微动了下,就是不睁开。戏要做全套,这个时候睁眼算怎么回事啊?怎么解释啊?

裴宥又问:“没醒?”

苏岭碍着面子,实在不好意思就这么醒来,自然不会蠢得答他一句:对,没醒。

裴宥抬手,揉按太阳穴:“很好,装晕诓骗我喂你吃东西!又占我便宜!”

苏岭刚对裴宥建立的温和形象瞬间崩塌,这讨厌的坏东西,还是这个鬼样,无理取闹!

裴宥被气笑了,问:“又色又坏的豆包,什么馅的?”

苏岭的小脾气也上来了。

就不醒!明明之前那么关心自己,知道自己装晕,应该很高兴很兴奋,抱着自己哄几声吧?

裴上将呢?开口就是污蔑自己占他便宜!这是哄爱人的套路?

他哄哄自己不行吗?只能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才能听到他温声细语地剖白吗?

那还醒个鬼!一直昏迷着得了!

“真没醒?”裴宥像是自言自语,苏岭心里刚放松些,又听见裴宥说,“既然你没醒,那我做什么,你都不知道了吧?”

要做什么?床上的苏岭有些忐忑。

听见‘滴’的一声,房间温度很快升高,本就紧张得出了汗的苏岭,这下越发燥热了。

然后是‘悉悉索索’衣料摩擦的声音,裴宥靠得越来越近,苏岭心里有点慌,屏住呼吸。

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一只又大又热的手探进自己后背。

裴宥说:“这都流汗了,不擦擦怕是又会烧起来。”

苏岭觉得自己像砧板上的鱼,死透了的那种,连蹦都蹦不起来,只能任人宰割。

裴宥解开苏岭睡衣上的第一颗纽扣:“脱了衣服,才好擦身子。”

苏岭心中哭嚎,自己现在不像鱼了,像要被剥壳的龙虾,煮熟了的那种!想跳起来,又实在丢人。

他的脸肉眼可见的红起来,裴宥坏心眼地勾起嘴角,不紧不慢地继续解下一颗扣子。

两颗......耳朵红了。

三颗......脖颈红了

四颗......胸膛红了。

五颗......肚脐眼都红了。

苏岭内心的城墙,像是被一一解开,整个人都崩溃了!

裴宥搂着苏岭半坐,撤掉他的睡衣:“瘦了。”

苏岭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红了,从里而外的烧起来。

裴宥拿了一块热毛巾,给他擦身子,脖颈、手臂、胸膛、后背......

他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苏岭躁得慌,比嘴对嘴喂食还要让人羞耻!

擦干净上身,裴宥沉默了一会,开口:“屁股和腿,也要擦擦的。”

苏岭感觉到他的手一点点靠近自己的腰,再也憋不住了!

苏岭猛地打了个滚,滚向靠墙的床内测,一把抓住被子裹着自己,湿漉漉的眼里有点委屈,求饶:“裴宥,我错了。”

裴宥抬眉,假装惊讶:“醒了?要是早知道擦个身你就会醒,我早给你擦了。”

“我我我,”苏岭难耐地扭了扭身子,“你别这么凶!”

“我哪儿凶了?”裴宥气得一张脸绷紧,“你醒了为什么不起来?吓唬我好玩吗?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以为你......”

裴宥恨恨,“我半分没凶你,你还恶人先告状!”

苏岭拢了拢被子,讪讪地说:“能把暖气关了吗?好热。”

裴宥气势汹汹地关了暖气,转过头,却怎么也凶狠不起来:“你想亲我,直接跟我打报告不行吗?为什么要装晕,骗我嘴对嘴喂你吃东西?”

“我哪有?”苏岭气得鼓起脸,“你自己非要那么喂,还当着穆泽城和辰星的面喂,我怎么好意思起来?”

他恼火地瞪了裴宥一眼,那眼神鲜活得像破土而出的绿苗,生机盎然,把裴宥瞪愣了。

苏岭一边观察裴宥,一边伸出白皙的胳膊,勾自己的睡衣,躲在被子里穿好。

裴宥闷咳一声:“那刚才,他们两个不在,你怎么不睁眼?明知道我要给你喂药,还等着我来喂?不是占我便宜是什么?”

“我占你便宜?”苏岭穿好衣服,气势也上来了,“裴上将,你每次喂食,为什么都要咬我一口?”

裴宥无言以对......

“还有刚才,伸舌头的是哪一个,你心里清楚!”

“你喂好粥,给我盖好被子,明明都转身走了,为什么要折返回来,亲我一口?”苏岭点点额头,“这里!”

“总是抓着我的手不放,摩挲我的手心,一根根指头亲过去的人,是不是你?”

“还有.......”

“好了。”裴宥耳朵悄悄红了,侧过脸,“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裴宥骨子里对情爱一事的看法确实古板,但心上人躺在自己眼前,毫无招架之力的样子脆弱又美好,就算是修行的和尚,若是动了凡心,怕是也忍不住。

裴宥眼神闪烁,觉得自己趁人之危,很不自在,怕苏岭兴师问罪,决定换个话题。

苏岭正为自己扳回一城而洋洋得意,就听见裴宥问:“有些事情,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豆包!”

‘豆包’两个字咬得极重。

苏岭低着头,思量了一会,小小声地开口:“我确实不是苏家三少苏岭,不过,我也叫苏岭,来自其它星球。

“我、我死了,突遇泥石流......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成了这个苏岭......我从没想过害人,只想好好珍惜重活一次的机会......”

小豆包死过一次!裴宥心里又痛又怕。

苏岭短短解释了两句后没再开口,抱着自己蹲坐在床角,这模样,太让人心疼,裴宥没有再问。

撕开过往的伤口有多伤人,裴宥明白,不忍心追根究底让他难过。

只要他在自己身边,只要他不离开,他从哪儿来,真的不重要。

裴宥撑着身子,坐到床边,伸长手臂一把搂过苏岭,圈在怀里,下巴低着苏岭额头,无声安抚。

苏岭乖乖被他抱着,宽厚的胸膛和温热的体温,让苏岭心里莫名有些感动。

两人默默相拥。

拥苏岭在怀的感觉,让裴宥这几天躁动的心平静下来,可有些事情不得不说。

裴宥轻声开口:“豆包,我想在你光脑里放实时录像转播系统,只要你开启,我能看到你当时的情况。”

不希望苏岭再遇到危险,但谁能保证呢?裴宥最近忙,不能一直陪在苏岭身边,实在不放心,又不能不许苏岭出门吧?虽然他确实这样想过。

有这个系统在,如果有什么万一,裴宥也能第一时间赶过去。

苏岭想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好。”

裴宥下巴蹭了蹭苏岭头发:“再装一个定位系统,我能随时查到你的位置。”

苏岭一愣,这个,算监控吧?但自己好像并不排斥。

经过了苏家劫持事件,苏岭也知道,如果有人想害自己,自己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他答:“好。”

裴宥放下心来,交代:“我在方方身上也安装了这些,算是双重保险。方方身上的系统由我控制,如果我开启转播,方方的幽光屏会变成白色。”

“你、如果你想,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我在做什么吗?”苏岭低声问。

裴宥不得不这样做,只要苏岭不在眼前,他就心慌得无法自持,像吊在悬崖边随时会坠落。

裴宥害怕,怕一个不小心,苏岭会再次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