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29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这次是运气好,找到了,但他真不敢寄希望于运气。

裴宥承认:“是。”

苏岭琢磨,最大的秘密都告诉裴宥了,其它事情虽然没说,但苏岭不打算隐瞒,等到合适的时机,会慢慢告诉他。

既然没有秘密了,又何必怕他看呢?

苏岭点点头:“好。不过,你的光脑里也要安装这些,我也要知道你的位置,确认你的安全。”

裴宥心花怒放,没有半分被监控的不满。

如果苏岭不在乎自己,不关心自己,为什么要知道自己的位置,确认自己的安全呢?

他想要知道自己的一切,代表他认可了自己的配偶身份!

他认可了配偶身份,就不会再离开了!

裴宥心里乐滋滋,丝毫不觉得这是自由的枷锁,反而认为这是爱的包围。只是脸上一本正经:“我洗澡的时候,你不许偷看!”

第四十六章 揭露

苏岭瞪了他一眼,从他怀里往外钻。

裴宥收拢手臂:“还有正事要跟你说,别乱动。”苏岭就真的乖乖不动了。

裴宥不仅要时刻知道苏岭的位置和动向,还安排了一位男性beta来保护苏岭。

男型bete名叫季北阳,是裴宥原部队的下属,年纪不大,刚满20岁,在七个月前的战役中断了一条腿,从部队中退了下来。

即便季北阳现在使用的是假肢,精神力和能量还在,战斗力不是平常人能抗衡的。

裴宥特别选中他,倒不是因为他特别强,而是因为季北阳是一个话痨,部队里就数他话最多,能从早得波到晚。

裴宥无论做多少保护措施,依旧很不放心苏岭。他不想让苏岭出门,话里话外都在说外面很危险,又担心苏岭一个人呆在家里会无聊,特意选了个活跃分子。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季北阳十分崇拜裴宥,裴宥觉得,他肯定会在苏岭面前夸自己!

季北阳不负裴宥所望,一来就拉着苏岭看前两天的新闻发布会,裴宥的新闻发布会。

地点在中心广场,不仅仅面对新闻媒体,还面向全帝国市民。

“你没去现场,实在太可惜了,当时整个广场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多平台同时直播,整个纳蓝星都轰动了!”

季北阳是个自来熟,一头红色的头发很是耀眼,穿着花衬衣,像支孔雀。

自从退伍,脱下了沉重的军装,季北阳放飞自我,就喜欢穿颜色鲜亮花的衣服,觉得跟自己的头发很配。

“我跟你说,不仅是纳蓝星的人,还有从马特鲁星、基林霍尔星等其它星球赶过来的人,就是想近距离见一下我们裴上将。”

他语气别提多骄傲,苏岭听着高兴,拿出了很多小点心。

“谢谢。”季北阳一点也不客气,拿了饼干吃,“我们裴上将一直在前线,他们都只在录像里见过他潇洒霸气地斩杀虫族和异兽的画面,从来没机会亲眼见见裴上将的英姿,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广场都快被人挤爆了!”

“哪里买的?真好吃。”季北阳问,但他根本没给苏岭回话的机会,不带喘气地继续说。

“我们裴上将的魅力超大的!他受伤,好多人都担心得哭了!知道他好转的消息,好多人又开心得哭了!”

季北阳两眼放光,活脱脱的迷弟,“你看你看,上将来了。”

全息投影中,裴宥出现,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坐着轮椅,比所有人都矮了一截,却依然让人感受到他的强大,心理上不自觉的臣服。

围观人群很安静,但激动之色溢于言表,苏岭觉得,他们狂热的眼神,比地球上的追星族还要热烈,热烈且理智,是对保护星球的英雄的尊重!

中心广场上,所有的录像设备都对准了裴宥,所有人都在等他的回应。

季北阳像个场外解说员:“帝国把裴上将树立成平民将军,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普通人投身军队,但威望并没有现在这么高,毕竟我们一直在前线,加上军部世家的阻拦,宣传很少。”

“但这次的事件,几乎是全星际宣扬,打造他为了保护星际子民,不惜牺牲自己的英雄形象。”

说到这里,季北阳神情有些肃穆,大约是想到了战争的残酷。

苏岭当然知道这些,但他不会辜负别人一片好心的解释,应着:“原来是这样啊。”抬眼看去。

画面中的裴宥面色平静:“大家好,感谢各位的关心,事实上,我能重新出现在各位面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裴宥放出名医会诊的诊断书:“大家可以看到,诊断结果是永久瘫痪,我原本也以为自己下半辈子都要在床上度过,没想到会有意料之外的幸运。”

“我知道,有很多人在为我祈祷,感谢你们的支持和祝福。”裴宥说到这里,周身气势锐减,“更要感谢明知道我会永久瘫痪,却依旧不离不弃的人。”

季北阳推了推苏岭的肩膀:“说的是你!是你!这算不算暗戳戳的表白啊?”

苏岭心虚,自己分明是知道裴宥会康复,才会一直信心百倍。再说了,这......哪里算得上表白?不过是感谢自己照顾他而已呀。

画面中裴宥眼神柔和起来:“现在,我需要声明一下,我的配偶并非苏家三少苏青栾,而是苏家二爷苏明川的幼子,苏岭。”

季北阳兴奋的抓住苏岭胳膊:“你看!提到你的名字,裴上将的语气多么温柔啊,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温柔的声音,你们感情可真好啊。”

这人说话真夸张啊,苏岭不好意思地笑笑,端起杯子喝水。

他第一次从投影中看裴宥,看着看着,总觉得裴宥更帅了一些。

“苏家知道我瘫痪的消息,并不愿意把珍贵的omega苏三少嫁给我,于是做出了替嫁一事。”

“并且,在得知我身体好转后,挟持我的配偶,以此来逼迫我不得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昨天我带上一队机甲战士围困苏家,是为了解救配偶。以此引发的动乱,我会负全部责任。”

“在此,我先声明,苏岭与苏家断绝关系。”裴宥眼神坚定,“从今往回,只是我裴宥的配偶,与苏家再无半分瓜葛。”

季北阳兴奋的股掌:“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气势!这气魄!苏岭啊,你运气可真好,裴上将把你当眼珠子护着呢,好幸福啊。”

他说话总有一种魔力,让苏岭不知道怎么回话,但心里就是高兴。

苏岭心里甜滋滋,笑眯眯地继续看。

裴宥铿锵有力地说:“苏家所做的事情,欺瞒、替嫁、挟持、威胁,这些,我都会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请苏家做好准备。”

“哈哈哈。”季北阳放声大笑,“我就喜欢裴上将这种单刀直入!就是要搞死你们!我要出手了,你们等着接喃招吧!多酷啊!”

他撞向苏岭肩膀,“是吧?多有型!”

“嗯。”苏岭点头,“敢作敢当。”

季北阳看向苏岭,跟个翻译官一样:“裴上将不希望众人把关注点放你身上,主要是想揭露苏家的假面具,所以不会多提你。”

“我知道。”苏岭有点怪不好意思,这人什么都要摆到台面上来说。

裴宥揭露苏家是临时决定,这场新闻发布会的重头戏,现在才来。

裴宥脱下军帽,敬了一个军礼:“我很幸运,身体得以康复,还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和祝福。”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会,“你们觉得我是英雄,是保护纳兰星的英雄。我愧不敢当。”

“凭我一己之力,是不能绞杀上千万虫族的,英雄,从来都不是我一个人。”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裴宥身后左右两边的大屏幕上出现了许多战士,还有数不清的虫族,那是当初第七军团对战虫族的战斗视频。

虫族是一种类似螳螂的生物,数量极多,有完整的生态体系,分工明确。

负责冲锋的工虫,有着厚厚的盔甲和镰刀似的利爪;负责探听情报的通讯虫,体型极小,飞行速度很快;主力兵虫飞行速度不快,但能在空中发射异能攻击......

虫母是其中最强的,统帅着所有虫种,体型异常庞大,比星际战舰还要大上一倍多,更显得人类渺小。

就是这样渺小的人类,面对铺天盖地的虫族却没有半分畏惧,英勇地厮杀过去。

“我知道,星网上有我与虫母的最后一战的视频录像,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可是,战争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这些视频是裴宥专门让人剪辑出来的,宏大的战斗,场面惨烈且悲痛,战士惨死的画面直击人的灵魂!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破声,星际战舰轰然炸裂......

画面一转,战士们临死前的遗言录像,一一出现在眼前。

“战舰要炸了!你们全坐飞船出去,我在这里守着!”一身军装的大胡子男人怒吼,“滚!小兵蛋子,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吗?都给老子滚!!!”

年轻男人的半边身子没了:“爸,儿子不孝了,对不起。”

“穆中将,F715号飞船失灵,我大概不能跟你们回合了。”年轻军官敬礼,眸中裹着泪,“请帮我跟格瑞丝说一声,让他别再等我了。”

“我、我不行了......妈的!肠子都掉出来了!”光头男人骂着骂着就哭了,“妈,我想吃您做的饭了......”

四方脸的大叔,气若游丝:“艾莉,我爱你。”

“裴上将,D398机甲能源不足,无法发射粒子炮弹,请求支.......”‘砰’地一声,有着漂亮蓝发的俊美青年在眼前四分五裂。

......

人群里有了哭了,哭的人越来越多,哭声越来越大,汇合成悲怆的送别曲。

裴宥撑着拐棍站起来,向上空敬礼:“这场战役,轻伤人数十九万四千二百七十五,重伤人数两万一千三百六十一,死亡人数七万八千五百一十二!”

“要不是他们,我没有斩杀虫母的机会!要不是他们,这些可怕的虫族早已入侵纳蓝星!!”

裴宥停顿,目光锐利,“可是,他们本可以不死的!!!”

第四十七章 omega生崽崽?

可以不死?这是什么意思?这消息实在太震惊!民众愤怒了!

裴宥将手中掌握的部分证据,一一放出去。

“第一,通讯延迟。虫族入侵的消息转达到总部的时间,和我军接受指令的时间,差了足有半个小时。”

“第二,星际战舰的空间跳跃系统失灵,导致战舰被击毁。”

“第三,战舰上的武器、装备、机甲、飞船,竟然多数都被人动了手脚。”

裴宥回头,指着大荧幕上的死亡名单:“失去最佳作战时机、导航定位失灵、能源不足、武器损坏......这些!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他眼中的恨意真切,没有隐瞒心中的悲痛。

“我的运气很好,就算因此全身瘫痪,但我活了下来,有无数人为我祈祷祝福,可是他们呢?连尸体都找不回来!”

说到这里,他声音哽咽,几乎是咬牙切齿,“大部分战士甚至都来不及传回一句遗言,就消失在无尽的宇宙中!”

一时间,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军部严查,一定要为死去的战士讨回公道,一定要把背后黑手绳之于法。

季北阳看的热泪盈眶,抽噎着解释:“我们都知道,仅仅是这样,没办法扳倒谢家,却可以让他们暂时不敢冒头,不敢在这个档口做手脚。”

苏岭心里也堵,眼眶盈着泪,轻拍季北阳的肩膀:“等裴上将完全康复,重新掌握军权,再次踏入帝国核心,一定会整死他们!”

“对!整死他们!”季北阳一边擤鼻涕一边说,“我们等得起,我们等着裴上将帮我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