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35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接下来呢?是不是就要......

会不会怀孕?!

苏岭心中的警铃大响,立刻挣扎起来,用力推裴宥胸膛。

虽然他小小的力道对裴宥来说更像调情,但裴宥知道他力气就这么点大。

裴宥停住不动了。

苏岭瞥开脸:“够了,我、我满意了。”

不够!裴宥情动了,也感觉到苏岭情动了,只当他是害羞,低头又吻过去。

“我、我不想......不要......”苏岭是真害怕,被堵住的唇只能含含糊糊吐出几个字。

他声音怯怯的,裴宥身体一僵。

裴宥撑起上身,俯看苏岭,神色莫名,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那股灼热的视线烧得苏岭难受,撇开脸,闭上眼睛。

他像最开始裴宥对待他一样,无声的拒绝。

裴宥哑声问:“是我在强迫你吗?”

苏岭摇头。

裴宥又问:“你不想?”

苏岭点头。

裴宥胸口狠狠疼了一下。

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想要问些什么,不知道从何说起,脑中一片空白,像是失了神。

他闭上眼,放开苏岭,摊倒在床上:“我困了。”

苏岭睁开眼睛,偷偷看他。这种事,该怎么跟他说呢?

何况,他总说是自己主动,不许自己亲他摸他,但他每次都不管不顾地亲过来,却从不表明他的态度。

他没有给自己任何承诺,在他看来,自己到底是名义上的配偶,还是他心里的人呢?

没有确认关系,本来就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明明是他占自己便宜!坏透了!

苏岭心里乱,更不愿意面对omega能怀孕这件事。

生理问题,不是想想办法就能解决的,难不成去做个绝育?可怕又不人道。

裴宥会怎么看待这件事呢,他是想要小孩的吧?

苏岭叹了口气,想到就头痛!

他轻手轻脚地爬下床。

察觉到他要离开,裴宥心脏猛地悬空,‘唰’地一下坐起身:“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的腿能站起来了,虽然走路还有点问题,但是很快,很快我就能完全恢复。”

没等苏岭为他高兴,他又倒回去,闭上眼睛:“汇报完毕。”

苏岭僵着半张笑脸,琢磨了一会,明白他在生刚才的气,气自己没让他继续,但该交代的事情他认为必须交代,所以蹦起来说了这么一段话。

苏岭扬起笑脸,为裴宥身体好转而高兴,这股喜悦冲淡了他的忧思。

苏岭不知道,自己对裴宥来说有多重要,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对裴宥来说意味着什么。

所以苏岭不会知道,裴宥有多害怕苏岭离开,潜意识里期盼着自己快点好起来,或许自己好起来,苏岭就不会离开。

裴宥眼睛闭着,但耳朵张开,听声音判断出苏岭爬上了隔壁床,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些。

等苏岭呼吸绵长平缓,裴宥才睁开眼。

蹲在苏岭床边,看着他的脸,沉默地看着。

苏岭不知道有人看了他一夜,第二天醒来,裴宥不在,苏岭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心里空落喃落。

很快有人来访,让苏岭没时间瞎想。

“苏岭,求你救救苏家吧!你也姓苏啊!”

苏岭没想到苏大少苏青宇会来求自己,不可一世的苏大少来求自己,感觉好奇怪。

不过,苏岭很快就想明白了,苏大少嚣张跋扈,但骨子里是个没有胆识的草包,怕死得很,外加脑子不怎么灵光,这才求到自己头上来。

苏青宇双眼肿得像核桃,眼泪还在往外涌,好不可怜:“苏岭啊,我们苏家已经够惨了,求求你让裴上将收手吧!”

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无论我们苏家做了什么,苏家还有几百个无辜之人,有两百多岁的老人、有刚满月的婴儿,他们可什么都没做啊!求你给他们留一条活路吧!”

第五十三章 杀不杀

“他们都要死了?”苏岭思维清晰,不会因为苏青宇可怜兮兮的求饶就昏了头。

苏青宇表情一僵:“不是,但......”

“既然他们都不会死,为什么要我去救?”苏岭问。

“维托家族联合了五大世家,拼命打压我们苏家,这事也是裴上将安排的对吗?”苏青宇蠢,但苏家还是有聪明人,能看出是裴宥背后指使。

维托家族办事确实牢靠,毕竟也是为自己家族谋福利。

他们联系到的五大家族,或多或少都跟苏家有些过节,甚至还有一家与苏家是世仇,苏家越是倒霉,他们越是高兴。更何况,还有不小的甜头拿,一个个卯足了劲地打压苏家。

一时间,不仅有执法人员来查抢夺专利一事、违规销售、偷税漏税等商业违法行为,还牵涉了多起刑事案件,苏家焦头烂额的处理这些事情时候,同行疯了似的打压。

商业世家哪个不是人精,其它世家见势不妙,别说暗地里帮助苏家了,就连跟苏家关系最好的钱家也只是冷眼旁观。

更多的世家落进下石,抢得一点是一点,加速苏家的破灭。

苏青宇也是没得办法,想到事情因苏岭而起,说不定求他有用,想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们已经够惨了,各个部门的执法人员在调差我们苏家的时候,其它世家疯了似地抢夺我们苏家的地盘。”

苏青宇意难平,“那些商业世家都没一个好东西,自己也不见得干净到哪里去,凭什么就我苏家遭难啊!”

“他们没有在上将养伤期间落进下石,没有羞辱上将后还借上将的名头发布新品。”苏家怎么对待裴宥,苏岭可记得清清楚楚,对苏家没有半分怜悯,“他们也没有绑架虐待我。”

苏岭叹了口气,“其他世家要是也有商业欺诈行为,你应该上报给商业执法队,跟我说没用。”

他条理清晰的话,堵得苏青宇胸口疼,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哀求:“苏岭,你真就这样见死不救?那可是上百条性命啊!是你同族啊!”

“不过是从商业世家沦为普通人而已,这些人都不会死。”苏岭不像裴宥,一言不合就出手,他很讲道理,“苏家做错事,本就应该接受惩罚。”

“没了产业,没了钱,我们还怎么活?!”苏青宇害怕的就是从世家少爷沦为普通人,或许还不如普通人。

以前捧着他奉承他羡慕他的那些人,现在会当着面嘲笑他奚落他,这种落差让苏青宇恨不得去死,但又不敢死。

苏岭淡淡地说:“怎么不能活?只要想活,都能活。”

苏青宇想到未来,住小破房子、吃营养餐、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就痛苦难耐。

可苏岭呢?苏家的废物私生子而已啊!如今却高高在上地鄙视自己。

他觉得苏岭在鄙视自己,苏岭看苏家这么惨,内心一定在幸灾乐祸。

怒火冲头,苏青宇说出了心里话:“你这个冷血无情的骚货!贱人!都怪你这个恶毒的小贱人,苏家才会遭此大难!”

苏岭没想到他变脸变得这般快。苏青宇嘴巴臭,但他毕竟没做过实质的坏事,又跟苏岭年龄相仿,苏岭这才好声好气地跟他说了两句,希望他能认清现实,改过自新。

只是很显然,有些人骨子里自私自利,总觉得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被人指着鼻子骂,苏岭也不高兴了,只是对这样的人,不值得生气。

苏岭突然想,他骂自己,要是被裴宥听到,会不会拔了他舌头?

想到这里,苏岭最后的一点火气也灭了:“你走吧,要是等裴上将回来你还在这里,我不知道他会做什么。”

“苏岭!你居然还拿裴上将来威胁我?”苏青宇双目喷火,“要不是我们苏家,你能嫁给裴上将?你这个不知感恩的臭虫!忘恩负义!两面三刀!”

苏青宇口不择言地乱骂,从云端跌落至泥地的未来,让他恐惧绝望,一时恶向胆边生。

他从空间扭拿出一把抢,指着苏岭:“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砰”地一声枪响,一道冷光在眼神闪过。

巨大的枪声,让苏岭耳朵嗡鸣不停。

苏青宇整个人向上飞起,又重重地摔在地上,手里的枪不知所踪。

大门打开,熟悉的人影逆着光坐着轮椅进来。

裴宥回来了,身后跟着穆泽城。

裴宥看上去很生气,嘴巴开合,苏岭没听清他说些什么。

他们动作太快,苏岭还懵着,心跳很快,摇了摇头,耳朵总算是恢复了听觉。

“这次我可以杀人了吧?”裴宥声音里的怒气快冲破天。

苏岭傻愣愣地问:“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回来?不回来不知道你还要跟他墨迹多久?”裴宥恨铁不成钢地教育,“这样的人你放他进来干嘛?不知道可能会有危险吗?你怎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呢?”

其实方方和季北阳都在,就算裴宥没有回来,苏青宇一个普通人,应该也伤不到苏岭。

可那只是应该,如果有万一呢?见到苏岭放苏青宇进门,裴宥的心高高悬起,他不敢赌这个万一。

裴宥虽然凶,但说得对,苏岭乖乖承认错误:“我下次不会了,你别担心。”

他一认错,裴宥憋火了,但心里的气还没发完,他转头骂季北阳:“还有你!叫你来干嘛的?脑子缺弦吗?把苏青宇甩出去不会?以后苏家人,一律不准进门!”

“是!”季北阳高声应下,然后抠着火红的头发小声嘀咕,“苏岭也姓苏。”

“那能一样吗?!”裴宥气不打一处来,“你故意挑刺是吧?看我哪天把你一头红毛给你剃光了!”

“没没没没没。”季北阳连忙摆手,捂着头发往后推。

“裴宥。”苏岭扯了扯裴宥的袖子,小声说,“你别生气了。”

他大眼睛水灵,含着点求饶的意思,裴宥只好捏住他的手:“你再这样不知轻重,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我......”

他琢磨了两秒才想出惩罚措施,“我就打你屁股!看你还敢不敢不听话!”

打打打、打屁股?苏岭瞬间红了脸,自己都多大的人了,还要被打屁股?

他想反驳,但看裴宥眼神里的焦急和担心,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红扑扑的小脸鼓成包子。

很好吃的样子,裴宥很想在他脸上咬一口,可惜现在不方便,他退而求其次,捏了苏岭脸颊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