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36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声音低下来,又问,“这次我可以杀人了吧?”

苏岭反应过来,扭头看向苏青宇,苏青宇不知什么时候缩在墙角,头发散乱,双手死死捂着嘴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见苏岭看过来,苏青宇吓得直哆嗦,泪流满面地摇头。

“他想杀了你!”裴宥手指稍微用了点力,把苏岭脸都捏红了,“他想杀了你,你还要放过他吗?”

苏岭忍着脸上的小痛,看向裴宥,自己是真的做错了,毫无危机意识,轻易放苏青宇进门。

如果没有方方、没有季北阳、没有裴宥,自己一点武力都没有,毫无反抗之力,真的会死!

既然来了星际世界,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不能全按以前的习惯生活。

但杀人,终究还是让苏岭恐慌,他强压下心绪:“杀吧。”又补上一句,“不要虐杀。”

“虐杀?”裴宥莫名其妙,“我有那么闲?没事想着虐杀别人?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苏青宇的生死在苏岭一念之间,苏青宇想求饶,又不敢在裴宥面前张嘴,没忍住发出一声呜咽。

耳聪目明的裴宥没看他,瞥了季北阳一眼,季北阳立刻机灵的打晕了苏青宇,把人拖走了。

苏岭伸长脖子,想看。死人事件不会是唯一一件,自己应该慢慢熟悉这种情况,但眼里的恐惧还是暴露了他的害怕。

裴宥揉了揉他的头发:“怕了?”

“有一点。”苏岭很诚实,扯起嘴角想笑,但实在笑不出来。

裴宥握紧他的手:“你不想看的事,不用勉强自己去看。以后,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全都让我来做。”

“我又不是小孩子。”苏岭小声嘟囔。他内心挺顽强,愿意直面困难,但人嘛,有人护着,终究是开心的。

“腻歪够了吗?”穆泽城翻了个白眼,“裴上将,莫克元帅还等着呢,你请他老人家帮忙,却把他老人家晾在那里,不好吧!”

苏岭立刻抽回手:“你快去,去忙正事。”

看裴宥不放心的样子,苏岭举起三个手指头,“我保证再不让外人进门了,我会提高警觉保护自己。”

“走吧,裴上将!”穆泽城又催促。

裴宥这才不得不离开。

等出了门,穆泽城实在憋不住:“裴宥,他在家里能有什么危险?如今正事关键时刻,好不容易莫克元帅才有意向,愿意跟我们深谈。”

穆泽城压低声音,“这场会谈有多重要你是清楚的!就因为苏岭,可能并不危险的危险,你甩下莫克元帅回家,未免太......”

他长长叹了口气,裴宥知道他想说自己不知轻重、不懂分寸。

站在穆泽城的立场上,站在战友的立场上,裴宥确实做得不对。

“这事我承认我做得自私,但我不得不这么做,我会尽量弥补。”

“弥补?”穆泽城停下脚步,“我不是想让你认错,我是担心!裴宥,我们为了报仇,付出了多少,做了多少努力,但你,你现在居然把他放在首位。”

“他身上的疑点我不多说,你相信他没问题,好,那我也相信。”穆泽城深吸一口气,“但你现在因为他,都变得不像你自己了。”

“裴宥,他喜欢你吗?真心喜欢你吗?”

第五十四章 给你点甜头

“你如果不是上将,他还会和你在一起吗?”穆泽城根本不给裴宥回应的时间,连着问。

“你把他看得这么重要,如果那天你们缘分尽断,你打算怎么做?是不是要放弃报仇,放弃一切,一心去追求你的爱情?”

“以后再说,先去找莫克元帅。”裴宥声音低沉。

“莫克元帅已经走了,别人很忙,不会因为你的家事耽搁而等你。”

穆泽城取下金丝眼镜,揉着眉心,“裴宥,你现在十分不理智,这很危险,非常危险,你可能会因为他送命!”

原本他们两人的感情问题,穆泽城是不想说的,但因为苏岭,裴宥好几次改变原计划,甚至为了苏岭改变自己的行事作风。

要不是苏岭之前突然发情,导致裴宥身体情况暴露,现在哪有这么多麻烦事?

还有,裴宥上次带人围困苏家,扣了一年的军饷不说,还被扣了军功。在军队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一点军功,让自己站得更高,更有地位吗。

裴宥以前对军功多看重,抢他军功跟要他命一样,现在呢?被扣军功居然没有半分不情愿。

更不用说这次,明明苏岭没什么大事,裴宥硬要跑回来救人,莫克元帅再怎么心胸开阔,肯定还是会有意见。

这让穆泽城很担心,担心苏岭总有一天会误了大事。

“我知道,你感激他,感激他在你瘫痪期间的照顾。”穆泽城语重心长,“但你不要被一时的情意冲昏了头。”

裴宥轻轻敲击着轮椅扶手:“不仅是感激......”

“行,你对他怎样我不管。”穆泽城长出一口气,“我只希望你脑子清醒点,不要再因为他做出这种鲁莽的行为,很没脑子。”

裴宥眸色渐深,敲击扶手的手指不停:“我怕是......做不到。”

“你什么意思?”穆泽城为他急得不行,“你看哪位上将哪位元帅会这样宠媳妇?整日里想着风花雪月,你还能做什么?你还想不想往上升了?元帅的位置还想不想要了?”

裴宥突然冷笑:“元帅?当元帅有什么好?”

“你疯了吧?”穆泽城不敢置信。

“我以前从没想过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总觉得,别人有的,我也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也要有。”

裴宥声音透着一股嘲讽的不屑,也不知道在对谁不屑。

“武力、地位、钱财,我拼命的往上爬,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我做到了,我成了帝国上将,我曾经以为这就是我追求的方向。”

穆泽城看不得他眼里的轻蔑:“有什么不对吗?你在否认自己的过往吗?”

“是,不对。”裴宥目光悠远,“直到苏岭出现,我才发现我的人生、我的生活......呵,贫瘠得可笑那不是生活,那只是活着。”

“你无法想象,一张桌布、一只靠垫、一颗植物、一个机器人、一顿晚餐、一杯水,全都因为他变得有了温度,像有了生命一样。”

“他很强,坚韧且温柔,能让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裴宥声音里都裹着情,“他那么好,我怎么能让他受一丁点伤害呢。”

裴宥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心里想,而我有什么呢?我拥有的一切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他凭什么喜欢我呢?

想到前一天苏岭的拒绝,裴宥嘴唇微微颤动,我大概没什么值得他喜欢。

裴宥语气一转,铿锵有力:“他喜欢我,我残了、废了、永远爬不起来,他也不会离开我。”

“真的?”穆泽城问。

“当然!”裴宥神色莫名地瞥了穆泽城一眼,“他还自己偷偷摸摸查资料,想给我生崽崽。”

“你听到外面的谣言了吧,根本不是我想要小孩,是他想要给我生。孩子嘛,当然是越多越好。”

裴宥无奈,“不知怎么就传成星网那样了......十八个还是太多了,我觉得两三个崽崽挺好的。”

穆泽城瞠目结舌,没脸没皮的人,跟他说不清楚,真糟心。

还有一个人,站在墙角,惊诧不比穆泽城少,正是苏岭。

心脏很不安分地乱跳,像是在蹦迪,血液不听话地狂奔乱舞。也不知是被裴宥前半段的话感动,还是被后本段的话给气的。

苏岭抱着一袋子麻辣豆皮躲在墙角,听了个完整。

裴宥刚出门,苏岭突然想到莫克元帅喜欢吃辣,赶紧包了一袋子麻辣豆皮,急忙跟出来,打算让裴宥带过去赔礼道歉。

哪晓得出来就听到他们在谈论自己,苏岭不好上去打断,心里难免好奇,躲在旁边,一边唾弃自己一边偷听。

等他们离开很久,苏岭还愣在原地没反应,直到季北阳出来,把神游天外的苏岭带回去。

“每个omega都会生小孩吗?”苏岭突然问。

“不是,有些omega生不出来。”季北阳大大咧咧,“不过,只要能生,肯定都想生。现在繁衍多困难啊,生个小孩不容易呢。”

季北阳突然侧头,“,苏岭啊,你可别相信星网上的胡说八道!裴上将肯定不会甩了你去娶别人,更不会搞什么招婚,裴上将对你多好啊!你千万不要相信别人,却怀疑他啊!”

“我没有,我相信他。”苏岭不知道要怎么说。

琢磨了半天,拐弯抹角地问,“我是想问问,每个alpha都想要小孩吗?我有一个朋友,是omega,但他不想生小孩。”

“还有不想生小孩的omega?”季北阳显然无法理解,“别人都是想生生不出来,他倒好,能生却不想生,他配偶没意见吗?”

“不知道,他没问,就是怕配偶有意见。”苏岭答。

季北阳‘啧啧’两声:“那也是,哪个alpha不想要小孩,他配偶肯定不会同意,两人不得吵起来啊。”

“那该怎么办呢?”苏岭抱着期盼,却问错了人,季北阳摊开手,“我哪知道呢?我连配偶都没得啊。”

一句话把苏岭堵得哑口无言。

连着好几天,苏岭锚在家里没出门,好在,苏家很快败落了。

先是苏家的几个掌权人被拘留,几条产业链被封,流动资金被锁。

六大世家联合给苏家下绊子,苏家不得不抵押固定资产,还是周转困难。

苏家向银行贷款,被拒绝,只能出售部分股份填补空缺,各个世家趁机入驻,不断收拢股权,同时收买小股东,逐渐成为实际话事人。

接着各种罚款和索赔,让苏家一再抛售产业。

苏家人无力回天,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流传千年的苏家败落了。

公司、产业、技术、产权,什么都没有了……

除了苏家人原本的那点私房钱,什么都没剩下,称得上一平如洗。

整个星网都在围观这个世家败落的过程,讨论得津津有味。

得不配位,应该的,苏岭心里痛快。

晚上,苏岭给裴宥推背:“苏家这事算完结了吧?我能出门了吗?”

“想去做什么?我抽个时间跟你一起去。”裴宥应。

“不用不用,就是想去找尼克先生聊聊天。”苏岭心里的困惑没解开,生崽崽这事,怎么能让裴宥跟着听呢。

他心里想着事,按得不专心,力道越来越小,不像是按摩,反倒是像摸,摸得裴宥心里直痒痒。

裴宥正忍耐着呢,屁股被捏了一把!

“你到底想干嘛?”裴宥气急败坏地质问。

苏岭没意识到自己捏了他屁股,手还放在屁股上面:“没干嘛啊?”

裴宥整个耳框都红了:“没干嘛你捏我屁股做什么?!”

苏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缩回手,尴尬地胡乱解释:“你屁股弹性好。”

“你、你不要尽用这些招数勾引我。”裴宥咬牙切齿,“你再这样,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