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40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好在信息素交融,让裴宥的精神舒缓不少。

他本就经过一场大战,精神力和体力都消耗殆尽,一放松下来,便有些昏昏欲睡,但却死撑着不肯闭眼睛。

苏岭靠着墙壁坐下,把他抱在怀里,摸了摸他的脸颊:“你标记了我,你以后就是我的,我会对你负责。”

他眼里含着泪,哑着声音说,“就算你疯了、傻了,我也要你。”

“裴宥,你困了,你累了。”苏岭用手盖住裴宥的眼睛,在他耳边小小声哄着,“听话,乖,睡一会,一觉醒来什么都好了。”

裴宥觉得眼前变暗了,不再是一片血红,而是黑色。他心里一紧,但很快感受到眼睛上的温度,鼻尖萦绕的香味让他安心,轻轻闭上眼睛。

苏岭轻拍裴宥后背,哼起了民谣小调,轻轻柔柔的声音,像风的抚摸。

赫帕眼睛一酸,苏岭没有武力,却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在保护他,疼惜他。拥有温柔且强大的苏岭,裴宥真的很好运。

赫帕被触动了,穆泽城也很震惊,他终于知道了,知道裴宥为什么如此在乎苏岭。

苏岭从不嫌弃裴宥,在裴宥危险时不惜舍命相救,他对裴宥的付出不比裴宥少。以前怎么会认为苏岭配不上裴宥呢?他值得裴宥付出一切。

而另外几个医生则不约而同的想,裴上将以前说的果然没错,他的配偶对他非常好,爱他爱得无法自拔。

苏岭不知道,裴宥在外人面前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贴心温柔用情至深的配偶。

见裴宥呼吸平缓下来,他向医生点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进来带裴宥去做下一步治疗。

等裴宥被安全地转移到治疗舱,苏岭看着他被绿色治疗液包裹,血液不再往外流,才稍微松了口气。

苏岭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无论裴宥精神力受损多重,疯了又怎样?只要他还活着,自己都会陪着他。

“苏岭,很抱歉。”穆泽城心里内疚,“你脖子上的伤口先处理一下吧。”

“没事。”苏岭眉头微皱,“给我准备一张床,我以后住在这了,如果有什么不方便,你可以请示莫克元帅,他会批准。”

苏岭不知道莫克元帅为什么帮自己,但他不想离开,先找个由头留下来再说。

穆泽城一愣,没想到苏岭会认识莫克元帅,看样子关系还不错?点头:“行,我去向上级打报告。”

等穆泽城离开,苏岭第一次不经裴宥同意,花了裴宥一大笔钱,近一百万,买了最新型号的安全电脑。

如今的网络发达,黑客自然也厉害,能偷偷盗取别人电脑中的资料,但这种安全电脑全方位防盗,安全性能特别好,价格当然不便宜,是普通电脑的近百倍。

苏岭此刻的眼神很像杀敌时候的裴宥,这次动手的人,最有可能是谢家。

自己知道谢家所有的龌龊事,知道他们所有的秘密,难道还整不死他们?

穿来之后,自己一直想着保命,想着过简单的生活,从没想过要加入斗争之中,但苏家、谢家就像蚂蟥一样,贴着人吸血,不死不休。

一直以来,自己遇到的所有困难都是裴宥帮忙解决,自己没出过半分力。

就是这样,让谢家有机可乘,伤了裴宥!

他眼里布满血丝,冷冽的杀意几乎能化成实质。

想杀裴宥,一个都别想活!

第五十八章 你在找什么?

“我给你申请了一个房间,就在这间治疗室的隔壁。”穆泽城不清楚莫克元帅为什么给苏岭开后门,但没有问,“你随时可以过来看他。”

赫帕也在一帮帮腔:“放心把裴上将交给我,你先去处理一下颈部的伤口,以免感染。”

苏岭不想离开,也没心思处理伤口,但赫帕说到了感染,苏岭怕,怕自己因感染生病,谁来守着裴宥呢?

他点点头,被季北阳带去处理伤口。

给苏岭疗伤的医生名叫卡杰西,是一位女性omega,有一个alpha儿子,跟苏岭年纪差不多大。

见苏岭垂着脑袋坐在病床上,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略带稚气的脸泛红,汗水顺着脸颊划到下巴尖,往下滴落。

心里不免心疼,柔弱的小omega的腺体被咬烂,该有多疼啊,这孩子倒乖,默默忍着,一声不吭。

杰西卡手里的动作更轻柔了些,但苏岭没什么感觉。

他眼里透着算计的晦暗,心里蔓延着难以抑制的恶念。

别的不说,谢家是如何在裴宥的第七军团上动的手脚,导致战舰被击毁;是如何拖延时间,导致他们错过最佳战斗时间;

谢家和哪些世家来往密切,背地里有着怎样的肮脏交易;黑鹰海盗团的据点在哪里,海盗头子是谁,如何与谢家联系;

谢家利用黑影海盗团排除了哪些异己,怎么排除......

只要是谢家的事情,书里都交代得十分清晰。

或许有些细节苏岭记得不够清楚,但苏岭也没想过自己去查,他一个苏家的废物私生子,怎么可能会了解到这些机密,又能通过什么手段去查呢?

所以必须靠别人出力,他做幕后。

等有了安全电脑,他知晓的所有秘密,都能不着痕迹地透露出去。

但透露给谁,如何透露,是个问题。

穆泽城是最好的人选,他一直在调查谢家,对谢家的了解足够多,并不需要苏岭多说就能顺着线索查。

但穆泽城防备心太重,心里九曲十八弯,若是穆泽城怀疑自己的身份,会很麻烦,也拖慢整治谢家的时间。

“好了,苏岭。”医生的声音打断苏岭的思绪。

“多谢。”苏岭点头,跟着季北阳去了自己的临时住所。

“你刚在处理伤口,有快递到了,我给你放房间了。”季北阳很假的哈哈两声,“快递真快啊。”

苏岭扭头看他:“笑不出来就别笑了,我没事,你放心吧。”

“可你嘴唇都白了,不像是没有事的样子。”季北阳瞬间垮脸,“没照顾好你,等裴上将醒来,他会骂我的。”

听到裴上将三个字,苏岭的心抽痛:“他、很喜欢骂人吗?”

“有一点,不过都是我们犯了错,该骂的。”季北阳吸了吸鼻子,“如果他能好起来,怎么骂我都行。”

如果他能好起来,我也不怪他总是无理取闹的使小性子了。

苏岭心里的紧迫感又来了,总得做点什么,必须尽快做点什么。

“让我一个人呆会吧。”见季北阳一脸不同意,张口要说话,苏岭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在军部,很安全,你不用时刻跟在我身边,我想休息会。”

等季北阳拉丧着脸离开,苏岭立刻打开快递包裹,快速启动安全电脑。

注册了新的账户醒来吃蛋糕了。

在‘机甲战机交流论坛’找到了自己想找的ID成不成别逼逼。

这个ID的主人是穆泽城,但他拒绝陌生人的私信。

苏岭琢磨了一会,找到一条帖子:论无解的顶级战技。

苏岭留下一条评论:‘爆破术’攻击力不如‘芹易刀’,攻击范围不如‘飘闪’,攻击方式复杂,算不上顶级战技。

并且‘爆破术’是有解的,秒内使出‘浪潮’,秒内连发三次‘凌空杀’,就能解。

名不副实的战技,还说什么独家顶级战技,真是贻笑大方。

苏岭说得嚣张,就是希望这条评论引起别人的注意,讨论的人越多,关注的越多越好。

‘爆破术’是谢家的独门技巧,而‘飘闪’和‘凌空杀’都是裴宥自创的战技,书中,裴宥1年后综合了这两种战技的攻击方式,成功解掉传说中只能躲避不能正面应对的‘爆破术’。

苏岭相信,一个顶级战技的破解,必然引发大量讨论。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爆破术’是谢家引以为傲的独门战技,流传有近八十年,无人能挡。而‘飘闪’和‘凌空杀’是裴宥三年前自创的战技,并且还不是裴宥自创的战技中攻击力最强的。

裴宥还将这两种战技的使用方法公布出来,并没有藏私。

也就是说,其他人只要勤加苦练,就能解掉谢家的独家战技。

这是必定引起巨大的轰动。

一定会有人做实验,秒内使出‘浪潮’,秒内连发三次‘凌空杀’,这要求太高,但通过电脑模拟,肯定能推断出此话不假。

穆泽城只要逛论坛,就能看到这条评论。

了解谢家战技,并且了解裴宥的战技,在裴宥都没能用自己的战技破解‘爆破术’的时候,有一个人破了!

这必然引起穆泽城的注意,很可能会想要认识自己。

以战技先吸引穆泽城的注意,顺便还能在星网上刷一波裴宥的厉害,打脸谢家。

苏岭做完这些,关了电脑,去隔壁看裴宥。

他不知道,他刚离开,星网上就炸了锅,他的这条评论很快被顶到了最上面。

谢家在民众特别是机甲战士心中有着很高的位置,是保护纳蓝星的顶级军事世家。

虽然经常泡星网上的,多数都是F级到D级的低级机甲战士,但是中高级的机甲战士也有不少,并且他们都很推崇谢家的‘爆破术’。

一个刚刚注册了没几分钟的小号,突然冒出来说这样一段话,自然被很多人认为不靠谱。

“有病吧,不懂装懂,回去洗洗睡吧。”

“星网上还真是什么人都有,爆破术也是你能瞎掰掰的吗?出来道歉。”

“对啊,裴上将的两个战技早就创出来了,要是能解爆破术,他自己怎么不公布?”

“楼上说得有道理,我看这个人就是想红,没看他的ID是‘醒来吃蛋糕’,我看他就是在做梦,连梦里都想着吃蛋糕,肯定是个吃不饱肚子的穷鬼,想黑红一把,能吃一口蛋糕。”

“他流着口水,发了一条狂妄的评论,想着马上被众星捧月,裴上将感激涕零地说他真的太优秀了,送了无数蛋糕给他。啪,梦醒了,他却只能哭嚎,老子都醒了,怎么还没有蛋糕吃?”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贴都快被你们玩坏了。”

......

评论里一面倒地嘲笑‘快醒来吃蛋糕了’,直到有人回帖质疑。

“说不定有用呢?你们试过了?”

“楼上有病,明显的哗众取宠还需要试吗?你是不是吃蛋糕的小小号啊?”

“看吃蛋糕的语气,多瞧不起谢家的战技,他以为他是谁,有什么资格这样说。”

“可是你们想一想,秒内连发三道凌空杀,造成的冲击力有多大?”

“天啊!!!我用电子模拟了战技,是可以的!爆破术一出来就被憋哑火了!啊啊啊,吃蛋糕是天才!”

“楼上SB!秒内连发三道凌空杀?裴上将都不行!他就是故意这样说的,诚心来黑谢家战技!”

“有道理,如果每个战技的攻击时间都能提高N倍,按理来说,没有不能破的战技。”

“靠,你们不行,裴上将不一定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