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41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

网上吵得热火朝天,一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很多人开始at裴宥和谢家人,更多人回帖呼叫‘快醒来吃蛋糕了’,想要一个结果。

但喜欢吃蛋糕和不喜欢吃蛋糕的人,都不在线上。

苏岭站在治疗室外,轻声问赫帕:“我能进去看他吗?”

赫帕压低声音:“裴上将醒了。”

“他醒了?”苏岭摸着狂跳的心脏,生怕自己听错了。

赫帕拧眉:“醒了,能量收拢了......但是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怎么不好了?”苏岭声音里带着沙,划得喉咙痛。

“头痛。认不出人,不让人靠近,谁跟他说话都不理。”赫帕嘴唇都干起皮了,看样子说了不少话,“一直抱着头找东西。”

“找什么?”苏岭问。

“不知道。”赫帕叹了口气,“说多了他就发脾气,把我们全赶出来了。”

“我进去看看他。”

赫帕拦住苏岭:“他......有点疯,会攻击人。”

苏岭心里一紧:“他以后都这样了?”

“现在没有合适的治疗方法,精神力领域终究还是个谜,你......”赫帕摇摇头,“你进去小心点。”

“您是想说,我和他信息素交融,对他有帮助,对吧?”苏岭问。

赫帕苦笑:“裴上将真是好运,能够遇到你。他精神失常,这事急不得,得慢慢来。”

“谢谢您,赫帕医生。”苏岭深吸一口气,“我进去了。”

“你别什么都为他着想,也顾着点自己。”赫帕补上一句,“他要是骂人或出手打你,你就别管他了,先出来。”

苏岭微微点头:“您放心。”

苏岭进去的时候,治疗仪、电脑、病床......全四分五裂地散了架。

裴宥穿着一身破烂的血衣,半蹲着,在一片残渣里翻找,他显然很焦急,破碎的金属被他扔得‘砰砰’响。

一块不明金属直直冲着苏岭飞来!

金属是菱形,足有半米长,看上去很厚实,要是被砸到,头上肯定会破个洞。

“啊”苏岭惊慌之下,短促地叫了一声。

就见菱形金属瞬间化为粉末。

苏岭压下狂跳的心,仰着笑脸说:“裴宥,你能完全掌握体内的能量了?好厉害啊!”

裴宥背对着苏岭,他没回头,苏喃岭看不见他的表情。

就见他两步走到房间拐角处,面对着墙壁,蹲了下去。

苏岭慢慢靠近:“裴宥,你不开心了吗?”

没听见回应,苏岭在他旁边蹲下,裴宥侧过脸,就是不让他看。

苏岭轻声问:“裴宥,你在找什么?我陪你一起找啊。”

第五十九章 隐士高人

裴宥闷哼一声,双手抱头,像是忍着极大的痛苦,自己做了错事,大错特错的事......好像差一点杀了最宝贵的人?

他身体前倾,就要用头撞墙,苏岭立刻伸手。

一声闷响,额头撞进手掌。

疼痛从手心传来,苏岭心里反而好受了一些,至少自己能陪着他一起痛。

裴宥无知觉地撞了好多下,才慢慢停下来。发生了什么?自己为什么蹲在墙角?

下一刻,裴宥站起身,面色如常,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是恢复正常了?苏岭心里一喜,正要开口说话,就见裴宥理了理并不存在的领结。

“壮壮,我把我的睡衣放哪儿了?”裴宥问。

“什么?”苏岭的心沉沉往下落,壮壮根本不在这里。

“你机器人脑子怎么长得?”裴宥恼火,“我不跟你说过,只有小豆包喜欢的那件才叫做[我的睡衣]吗!”

苏岭愣了一会,才轻声问:“是、粉红色那件吗?”

裴宥听不到他说话:“壮壮,我不记得我放哪儿了,你把监控录像调出来我看看。”

裴宥抬着头,像是看到了什么,露出一个孩子般的窃笑,又开始在一堆废墟中翻找。

“没有!怎么还是没有呢?”他越来越急,“谁偷了我的睡衣?找死吗?!”

苏岭立刻在星网上下单:“不急不急,马上就找到了。”

裴宥听不见,自顾自地发脾气,一拳捶向墙壁,裂纹以他拳头为中心向四周爬,眼见着又要整坏一间房。

裴宥像是做错了事,猛地手回收,小声问:“小豆包回来了吗?”

“我在。”苏岭立刻回,“我一直都在。”

可是裴宥像是听到了极失望的消息,一屁股坐在杂乱的金属堆里,感觉不到疼,直直地看着前方,渴望地等待。

苏岭站在他眼前,可他看不到。

“我弄丢了我的睡衣。”裴宥声音有些颤抖,“他不会生气吧?生气了还会回来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猛地站起来,“多肉呢?壮壮,多肉呢?”

裴宥看了一眼左侧,焦急,“不是这个!是小豆包喜欢的那颗多肉!玉露,玉露还在家吗?”

苏岭不知所措,憋红了眼:“你找玉露干嘛啊?”

“怎么会?他拿走了?他把玉露带走了?”裴宥勾起嘴角,笑得比哭难看,“他、他为什么不带我走呢?”

“裴宥......”苏岭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小声叫,“裴宥......豆包在这里,在这里......你看看我啊......”

裴宥痴痴地望着前方,眼中没有焦距,喃喃自语:“弄丢了,被我弄丢了,都被我弄丢了......”

苏岭的光脑闪烁,提示有快递到了。

他立刻出去拿,然后在裴宥面前抖开睡衣,模仿着壮壮的机械声:“上将,您的睡衣找到了。”

裴宥晃了晃脑袋,像是碰到难解的题,盯着睡衣看。

‘壮壮’又说话了:“上将夫人说他不会走,会一直陪着您。”

裴宥像是突然醒了,气道:“我说过不许碰我的睡衣!”又冲着‘壮壮’发火,“你个可恶的机器人,把我的睡衣弄坏了怎么办?!”

‘壮壮’只好道歉:“对不起,上将,是壮壮不对,壮壮帮您换睡衣好吗?”

‘壮壮’每句话都没说到点子上,裴宥更气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豆包让我不要总是跟机器人接触!你不许碰我!”

他咬牙切齿,“把我的睡衣还给我!”

苏岭惊觉,他每句话,每个举动,都有自己的存在。

鼻头酸得厉害,苏岭捂着嘴,死死忍着,害怕自己会崩溃。

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崩溃,一定要撑下去,为裴宥撑下去。

苏岭放下睡衣,后退着离开房间。

身后传来参差不齐的脚步声,苏岭回头。

穆泽城带着一群年轻士兵过来,应该是来看裴宥的。季北阳一头红发,一身花衣服,混在军装笔挺的士兵中,特别显眼。

苏岭退到角落,给他们空间。

几个年轻士兵,神色激动地讨论着。

“就算只是模拟成功又怎样,秒内连发三个凌空杀,裴上将还不行吗?”

“至少说明爆破术不是无解的,你多练练,说不定也能成。”

“穆中将,你是我们当中最厉害的,你试过了吗?能不能成?”

“以前没有联系过连发,秒内连发三个,多练练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就算我不行,裴上将一定可以。”

“吃蛋糕好厉害啊,他是怎么想到这个破解方式的?”

“吃蛋糕的资料一片空白,也查不到登录地,要么是电脑高手,要么就是用了安全电脑,应该是个有本事的人,不会是哗众取宠结果走了狗屎运。”

“他能想到这样的破解方式,肯定见识广博,对每一个战技的了解足够深,肯定是个高级机甲战士,秒内连发三次凌空杀!”

季北阳高高举手:“有可能是年纪很大的隐士高人,喜欢研究战技。破解爆破术后,想惠及大众,又不愿意暴露自身,才会选择低调的在网上一个小帖子上发出来。”

季北阳被自己的推测激动地手舞足蹈,红光满面,“吃蛋糕肯定是个高人啊!”

瘦高个士兵不信:“有几个高人没事会上网冲浪?就算上网,也不会混这种讨论贴吧?”

季北阳不服气:“虽然只是理论上的可行,但如果被证实,他是可以申请战技贡献奖的,但他就这样轻易地公布了,什么都没要,是个视名誉如粪土的人,现在还有几个这样的人啊?”

季北阳瞳孔发光,高声宣布:“太神仙了!从今往后,吃蛋糕就是我季北阳的偶像!”

“你偶像不是裴上将吗?”瘦高个士兵质问。

季北阳抬着下巴:“吃蛋糕用的是裴上将的战技,破解了爆破术啊。裴上将是现实偶像,吃蛋糕是精神偶像!”

瘦高个士兵叹了口气:“希望裴上将能快点好起来,让那些说不可能做到的人看看,什么叫做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一个最矮的士兵,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嘟着嘴问:“穆中将,裴上将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穆泽城宽慰:“总能好的,你们别操心。”挥挥手,“好了,休息时间差不多了,都回去训练,不要偷懒!”

年轻的士兵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人都走了,季北阳还在感叹:“我好想认识这位高人啊!”

季北阳拍穆泽城肩膀:“高人很有可能看不惯谢家,说不定还跟谢家有恩怨,他短短一句话,就把谢家顶到了风口浪尖上。”

“知道,我会想办法联系他。”穆泽城提到吃蛋糕,态度也很恭敬,琢磨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希望这位神秘高人不要太高冷。

季北阳不放心:“如果他老人家不愿意参与任何斗争,就算了,你可别惹得大神不高兴哦。”

穆泽城瞪他一眼:“还用你来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