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44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这人倒是没有赶尽杀绝,穆泽城也说不好自己想要怎样,总觉得谢辰星罪不至死:[先生仁慈。]

苏岭摇头,这算什么仁慈?

最开始,苏岭是真有灭了谢家满门的念头,也是想到了谢辰星,才变了主意。

谢辰星虽是谢家尊贵的小少爷,但也不过是他父亲手中的一枚棋子,可悲得很。

“轰!”

一声巨响传来,房间震颤。

裴宥出事了?!苏岭立刻关了电脑跑出去。

响声又是从厨房传来,见某人又炸厨房了,苏岭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不知道是不是裴宥身体健康而精神受损的原因,这次的厨房更惨,天花板都给掀了!

太阳从上方照进来,裴宥乱七八糟的头发上粘着黄色液体,闪了光,粉红睡衣焦黑一片。

裴宥狠狠地摔碎盘子:“FL513,五分钟内给我整理干净!”

说完就要去洗澡,对眼前的苏岭视而不见。

苏岭看向破了个洞的天花板,这能在五分钟内修好?

苏岭恭敬地说:“上将,上将夫人说不用您做饭,您以后都不需要来做饭了。”

“怎么可能?我要给他做饭吃啊!他说过想要吃我做的饭,怎么又不让我做了呢?”裴宥顶着张花脸,眼眶都急红了。

苏岭伸手擦掉他脸上的蛋液:“做饭的事情就交给夫人好了。”

裴宥一巴掌拍掉苏岭的手:“壮壮,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许碰我!”

苏岭的手瞬间红肿起来,可见裴宥力气之大。

第六十二章 贿赂

裴宥还在教训:“你个机器人懂什么?只要我做好饭,小豆包肯定会回来!”

他气冲冲地往外走,苏岭瘪瘪嘴,跟在他身后。

裴宥脚步渐慢,自言自语:“可我怎么都做不好!锅又炸了!又炸了!存心和我作对!”

突然停下脚步,“不行,我要去定制一个精寒石铁做的锅,用激光都轰不烂的锅!”

回头吩咐,“方方,去定制一套精寒石铁的全套厨具。”

找到了解决办法,裴宥终于勾了勾嘴角,心满意足,“我肯定能做好饭,只要饭够香,小豆包会闻着味道回来!”

自从有了‘专业厨具’,裴宥几乎住进了厨房。

他学习做菜的态度很认真,可惜完全没有天赋,弄出来的食物,要么是半生不熟,要么是一坨颜色诡异的泥状物,闻起来刺鼻。

他万事不管,也不怎么说话,即使苏岭装成壮壮的样子跟裴宥说话,他也是爱答不理,还嫌弃壮壮吵,打扰他做菜。

裴宥在厨房忙碌,苏岭盯着他发呆,经常一看就是一下午。

苏岭做好了饭菜放在裴宥面前,裴宥不吃。

苏岭做好了蛋糕放在裴宥面前,裴宥还是不吃。

最后,裴宥烦不胜烦地呵斥:“我答应过小豆包,以后只吃他做的食物。你个没脑子的机器人,休想让我不守信用!”

他在心里给的承诺,从未说出口的承诺,谁又能知道呢?

苏岭不记得自己曾说过梦话,请求裴宥不要去买别人的小甜品,也从未听过裴宥许诺只吃自己做的食物,但这话......听得人心里又苦又甜。

眼前的alpha,固执地不吃不喝,一门心思学做菜,好像只要学会做菜,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苏岭憋红了眼眶。

“给我滚出去,别来烦我!”裴宥命令‘壮壮’。

苏岭抱着一大份蛋糕,跑去餐厅,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裴宥,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从未离去?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看见我呢?

裴宥啊,我就是小豆包啊......

门铃响起,苏岭没听见,方方见来人是穆泽城,打开了门。

穆泽城一进来就看见苏岭猛吃蛋糕,心里正觉得不妥,苏岭扭头吐了!

“我知道你担心裴宥,心情不好,但你不能不顾着孩子啊!这样暴饮暴食,对孩子很不好。”穆泽城忧心忡忡。

“什么孩子?”苏岭用水漱口。

蛋糕是按裴宥口味制作,甜得发腻,他一下子塞太多,又心绪不宁,胃部又造反了。

“不必瞒着我,你怀孕了吧?”穆泽城坐过来,“他会慢慢好起来,你得撑住,就算是为了孩子,你也得撑住啊。”

“没有,就是一下子吃太多。”苏岭无奈,不是所有反胃恶心都是怀孕好吗?自己和裴宥都没同房,怎么怀?

他没解释太多,想着穆泽城昨天来看过裴宥,今天又来,可能是有正事,问:“你怎么过来了?”

穆泽城并不相信他没怀孕,但也没多说,见苏岭精神状态不好,说:“我来看看裴宥。”

“有事找我?还是谢家的事情有什么进展?”苏岭问。

穆泽城迟疑了一会儿:“莫克元帅在军部地位很高,可以说是最有话语权的人,如果莫克元帅能站在我们这边,对付谢家会容易很多。”

苏岭立刻明白,穆泽城以为莫克元帅和自己有不浅的交情,他今天上门的目的,应该是希望自己能拉拢莫克元帅。

但是苏岭并不认识莫克元帅,前几天在军部是第一次见面。

书中对莫克元帅的描写也不多,他没有参与裴宥和谢家的争斗,站中立,直到后来,确定了谢家是谋害赵元帅的幕后黑手,莫克元帅才倒向裴宥这边,但那个时候,谢家也快被裴宥整垮了。

莫克元帅为人平和,很好相处,但能成为元帅的人,手段和计谋一样不差。

他为帝国立下数不清的汗马功劳,再过十年会光荣引退,没人有本事动摇他的根基,他更没兴趣参与裴宥和谢家的斗争之中,免得惹一身骚。

也怪裴宥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以前在军部都是有事说事,没事从不主动走关系,导致他被谢家陷害后,除了手底下的一帮人,军部大佬没一个主动帮忙。

苏岭不知道莫克元帅上次为什么帮自己,不管能不能帮裴宥拉到这一大助力,至少应该去表示感谢。

“你可以帮我跟莫克元帅约个时间吗?”苏岭问。

穆泽城看了眼时间:“约了,就在半小时后。”不放心苏岭的肚子,“我是想带你过去,但是,你现在的身体可以吗?”

“只是没睡好。”苏岭知道自己脸色不好,“等我去洗把脸,换套衣服就出发。”

穆泽城约的是一家高端茶楼,茶楼远离市区,是苏岭在纳蓝星见到的唯一单层的建筑。

茶楼竹子做的骨架,屋顶上覆盖松树皮,古朴雅致,一半临着河水,一半倚着岸边,微风吹过,悠悠茶香入鼻,苏岭压抑的心绪被吹散不少。

大厅的客人或穿西装或穿军服或正装,皆是衣着华丽,人数不少但并不吵闹,他们品茶低语,姿态举止都不紧不慢,像是在享受难得的悠闲。

苏岭被穆泽城带去预定的包间,房间里残留着淡淡的茶香,放着轻音乐,苏岭听不出是什么乐器演奏,只觉轻缓的音乐让身体慢慢轻松下来。

等了一会,约定的时间到,莫克元帅进来,不多一分不少一秒。

莫克元帅笑容和蔼,打开茶罐:“看你们小年轻应该不懂,我这老头子给你们泡一壶好茶尝尝。”

穆泽城有些拘谨地站起身:“怎么好意思让您来泡茶,还是我来吧。”

“你来?”莫克元帅按手让他坐下,“你来糟蹋东西吗?”

莫克元帅没再说话,温壶、置茶、冲泡、醒茶、再次冲泡,泡茶的动作像是有某种美妙的韵律,一个老头子,却让苏岭看呆了。

碧绿的茶叶在水中完全伸展开,绿叶轻舞,茶色清透,穆泽城却欣赏不了,心里捉急,只约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样泡来品去,什么时候谈正事啊?

莫克元帅像是看透了对面两个小孩,双手把泡好的茶端给苏岭,并伸手掌行茶礼,却没管穆泽城。

苏岭微微弯腰,双手接过,闻了闻茶香再小口细品。

“入口清香,回味醇厚。”苏岭浅笑,“但我不会品茶,喝不出是什么品种的茶叶,实在有愧。”

莫克元帅摸着胡子笑:“觉得好喝就是好茶,管他是什么品种呢。”

穆泽城等了半晌也不见莫克元帅给自己茶,主动拿了一杯,一饮而尽:“好茶!”

莫克元帅小酌一口:“酸甜苦辣咸,你可有品到什么?”

“苦。”穆泽城答。茶不是只有苦吗?还能有甜有咸?

莫克元帅看向苏岭:“你呢?”

苏岭捧着暖暖的茶杯:“我心里原本有些苦有些酸还有些涩,倒觉得这茶是甜的。”

莫克元帅爽朗地笑:“说吧,找我什么事?”

不等穆泽城开口,苏岭抢先:“先是向您道谢,感谢您当时放我进军部。”

“还有呢?”莫克元帅问。

“还有裴宥受伤二事,一是半年前的虫族入侵导致裴宥全身瘫痪,二是这次的异兽围攻导致裴宥精神力受损,两件事很可能是同一人所为,我身为裴宥的配偶,必然是想要为他讨回公道。”

苏岭单刀直入,没有试探和隐瞒。

因为苏岭认为,面对这样精明的人,无论是自己还是穆泽城都玩不过,没有试探的必要。

而书里,莫克元帅并没有给予裴宥帮助,但他却主动帮助了自己,不管是什么原因,由自己开口,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莫克元帅又倒了一杯茶,慢慢喝完才问:“你不问我为什么帮你?”

“我当然想知道,如果您愿意说,我洗耳恭听,如果您不愿意说,您对我的帮助,我会一直记在心里。”苏岭说得是真心话。

“我最疼的孙子,离家出走了,十几年不跟家里联系。”莫克元帅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他突然联系我,求我帮忙,我能不帮吗?儿女都是债啊。”

苏岭琢磨没一会儿,笑着问:“尼克先生吗?尼克先生是您的孙子?”

“猜得很准啊。”莫克放下茶杯,“那小子从小就有主见得很,性格也跟常人不一样,练武从不喊疼,我还以为他会以omega的身份坐上将军的位置,刷新帝国的历史,没想到啊.....”

穆泽城心中大惊,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水产店老板,会是帝国元帅的孙子呢?苏岭还真是走运啊!

苏岭起身,为莫克元帅添茶:“他说,他喜欢现在的生活,但心有遗憾。”双手奉茶,“我猜想,尼克先生遗憾的是没能满足家人的期望。”

“,我早就不指望他了。”莫克元帅接茶,“让他没事回来看看,把他那媳妇一起带回来。”

“我会跟他说,但尼克先生不一定会听我的。”苏岭应。

“他听过谁的话?倔得很!”莫克元帅想到孙子就头疼。

苏岭低头笑了:“我家也有个人,倔得很!”

“嗯。”莫克元帅站起身,“我还有事,得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