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43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

这是穆泽城?!

抛弃、临幸、呜呜呜、嘤嘤嘤、小可爱......都是什么鬼?

平时深谋远虑的心机男,披了马甲就成了嘤嘤怪?

苏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怀疑自己认错了人,秒内连发三次凌空杀的人,也没有几个,确实是穆泽城的水平。

苏岭接着往下看,掠过了一堆花式求宠幸,终于翻到最开始的私信。

“吃蛋糕先生,小辈诚心请求您的指点。请问飘闪和凌空杀该如何转换,才能达到瞬发的效果?如果打扰到您,非常抱歉。”

“吃蛋糕先生您好,小辈诚意向您请教,为表尊重自爆马甲,我是第七军团的中将穆泽城,这是我的军官证。”

言辞恳切,军官证上意气风发的俊俏小伙,很给人印象很好。

只是,后来的画风为什么转变成那个鬼样了?

苏岭扫了几眼其它人的私信和评论里的回复,一群嘤嘤小可爱花式夸大神,嗷嗷叫地求宠幸......

难道穆泽城怕自己太一本正经,被淹没在万千花哨的私信中,于是想尽办法吸引大神的注意力?

也有可能他本来在星网上就是放飞自我的样子,自爆了身份还嘤嘤嘤,也不怕丢脸?

不过,他大概真以为自己是老前辈,可以毫无芥蒂的撒娇卖萌?

苏岭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卖萌卖得人受不住,不像裴宥,那才是真可爱。

想到裴宥,苏岭深深吸了一口气,敲下一个字[练!]

[吃蛋糕大神,您终于宠幸我了!啊啊啊!流下幸福的泪水,撒花撒花撒花!!!]

穆泽城回复得很快,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苏岭额头流下一滴冷汗,敲下:[家有娇妻,拒撩!]

第六十一章 不许碰我

[吃蛋糕大神,不要抛弃我啊,我必定会刻苦训练!我对您是敬仰崇拜,绝对没有非分之想,嘤嘤嘤......]

接着,一个抱大腿的表情包闯入苏岭的视线。

苏岭叹了口气:[正经点说话。]

等了一会,穆泽城才发来新的私信,总算恢复正常了:[我发一段练习视频给您,您能给我指点一下不对的地方吗?]

苏岭连机甲都没摸过,哪里能看出战技的技巧问题?但书里面有裴宥指导别人战技的内容,应该能糊弄过去吧?

苏岭装模作样地回复:[发来看看,太差的话我不会教。]

穆泽城大概是做了一番心理斗争,过了两分钟才发来一个十秒钟的训练视频。

苏岭不断回忆着书里的内容,为了不穿帮,回复得笼统却挑不出问题。

[如果你只是想提升速度的话,不断的练习就行。你激发每个战技后会有一个习惯性停顿,虽然时间可以忽略不计,但破坏了整体的连贯性,建议你拆分每个动作练上一万遍,形成肌肉记忆,再合练。]

他说得很简单,但做起来很难。

[吃蛋糕大神,还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希望您也能指点一下,您尽管批评我,我不怕的。]

见到穆泽城的回复,苏岭知道糊弄过去了,琢磨了一会儿,回了原书中裴宥对穆泽城的评价。

[你动作花里胡哨,好看是好看,但好看有个屁用!]

接着又发了条名言:[古语有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穆泽城像是被人当头棒喝,他出身普通,家里没有战技高超的长辈指点,但读书时期一直品学兼优,这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不客气的指出问题所在。

一针见血啊!穆泽城越发觉得吃蛋糕十大神,深不可测。

[多谢吃蛋糕大神愿意指点,小辈一定每日练习万遍!]

过了会,穆泽城又发来一条:[大神对战技的研究果真透彻,常人不能及!不知道在您看来,谢家的爆破术有没有可取之处呢?]

苏岭知道他想拐弯抹角的问自己对谢家的态度,但穆泽城说话太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扯到主题。

苏岭没回复,只是在‘论无解的顶级战技’一贴中,又发了一条评论。

[‘役灵五绝’同样有解。用‘罗烟步’躲避,秒内使出最基础的‘军体绝对防御’,秒,继续用‘罗烟步’秒内交替使出‘缠绕术’和‘风魂三千’,立解。]

‘役灵五绝’又是谢家的独门战技!

‘罗烟步’‘缠绕术’‘风魂三千’又是裴上将的独创战技!

星网上又一次炸锅了。

可这次的反响跟之前截然不同,并且来势汹汹。

在苏岭发帖三分钟后,就有一条帖子被顶上首位:快醒来吃蛋糕了不是大神,是盗狗!

‘爆破术’和‘役灵五绝’是谢家的独门战技,‘飘闪’‘凌空杀’‘罗烟步’‘缠绕术’‘风魂三千’是裴上将的独创战技,而‘罗烟步’‘风魂三千’裴上将并没有公布战技的使用方式!

如果吃蛋糕是裴上将,大家都无话可说,但裴上将早在大半年前身受重伤,根本无法使用战技,现在精神力受损,更不可能是裴上将破解的战技。

那么所谓的吃蛋糕大神,为什么对谢家和裴上将的独门战技了解得如此清楚?

只可能是吃蛋糕盗取了谢家和裴上将的战技!除此之外,没有其它解释!

因此,吃蛋糕不敢去机甲协会申请战技贡献奖,只会躲在网络后面发信息。

盗狗该死!

这条帖子一出,声讨吃蛋糕的人多了起来。

每个家族都有一些独门战技,而普通的机甲战士很难才能自创战技,不管战技威力多大,只要能独创战技,都能获得奖励和名誉。

所有机甲战士对战技的归属权都看得很重要,吃蛋糕涉嫌盗取他人战技,让许多人担忧,恐怕自家战技也出同样的问题。

一时间,网上一片叫骂声。

“吃蛋糕为什么两次破解的都是谢家的战技?难道跟谢家有仇吗?偷了别人的战技,还来炫耀,要不要脸?”

“是真破还是假破都没确定,说不定就是想红,看他现在不就黑红黑红的吗,恶心人。”

“说是这样说,如果消息不符,能闹这么大?至少证明吃蛋糕说的方式是可行的!爆破术和役灵五绝都被解了!”

“楼上的舔狗滚远点!偷盗狗没资格说话!有本事自己创几个战技!”

“吃蛋糕使用的是裴上将的战技吧?如果裴上将有授权呢?”

“我怀疑吃蛋糕就是裴上将!”

“别开玩笑了,不可能的事!盗狗就是趁着裴上将受伤,才敢在网上乱叫。”

“我偷偷说一句,裴上将好神。”

“严惩盗狗!盗狗死全家!”

......

苏岭看着别人的叫骂,心里反而高兴,这么快就有人来带节奏,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不出意外应该是谢家买的水军,谢家开始反击了。

苏岭一点都不慌,他破解的是谢家战技,但使用的都是裴宥独创的战技,所以,只有裴宥能告自己盗取战技。

但,裴宥会告自己吗?

[吃蛋糕大神,我想请问您为何对裴上将的战技了解得这么透彻?]

不出苏岭意料,穆泽城这次稍微直接了点。

苏岭回:[你不用试探我,我指点你,就是因为你是裴宥的副将,是他信任的人。]

穆泽城只觉得不可思议,认识这么久,从来不知道裴宥背后还有高人啊?!

穆泽城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岭开门见山:[谢家对裴宥造成的伤害,我要他们百倍偿还,这只是个开始。]

过了好一会,穆泽城才问:[您打算怎么做?]

[因为私人原因,我不方便出面,需要你的帮助。]

苏岭的可合作对象不多,虽然知道剧情,但自己终究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浅显,认识的人也少,最可信的还是穆泽城。

但苏岭很有气势:[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会去找其他人合作。]

穆泽城试探地问:[您希望我做什么?]

[谢家不单是和黑鹰海盗团有勾结,谢家才是黑鹰海盗团幕后的主事人!]苏岭直接给了猛料。

穆泽城心里掀起滔天巨浪:[您说真的?]

[在阿利坎特星系的尼卡罗星,有一座马诺普拉山,山内隐藏着一个移动小镇,是黑鹰海盗团其中一个据点,在移动小镇的杂物室里有一个暗格,里面藏有部分证据。]

阿利坎特星系,因为辐射太强,不适合人类居住,是最贫困的星系,整个星系的人都住移动小镇里,移动小镇由特殊的精钢制成,能隔绝辐射对人体的伤害。

因为太过贫瘠,原始居民都想着如何从里面出来,更不会有外人想去阿利坎特星系定居。

地广人荒,被人遗忘嫌弃的星球,正好适合黑影海盗团作为据点。他们从不在在尼卡罗星作恶,保持着尼卡罗星的原貌。

当然,黑鹰海盗团的移动小镇是特制的,底部有强韧的履带,可以转换形态,山路水路都可以照常行驶,并且配备着高端武器。

苏岭不说则以,一说就是猛料。

穆泽城打从心底里生出一股惊惧和警惕,如果吃蛋糕大神所说属实,那自己千方百计地查了一年,只摸到了个皮毛。

而谢家的秘密,对吃蛋糕大神来说都不是秘密,他甚至能说出杂物室的暗格,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只是他既然有这么大能耐,为什么需要自己帮忙?

他会不会把自己当枪使?但即使是当枪,只要能解决谢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穆泽城强自镇定:[您是如何得知这些?]

苏岭不答,只是回道:[你可以先去调查我说得是否属实,再来决定是否合作。]

穆泽城又问:[不知道您想要怎样的结果呢?]

[谢家以海盗身份烧杀抢掠谋取钱财,同时在关键时刻把海盗团当刀使,手上有着数不清的人命!或许有人没做过坏事的,但他们都享受了人血馒头,一个都不无辜!]

看到吃蛋糕大神发来的信息,穆泽城不知道为什么,陡然想到谢辰星,心里一紧:[您是要谢家所有人的命?]

[罪魁祸首千刀万剐也难解我心头之恨!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应该得到惩罚,至于其他人,废了精神力让他们做普通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