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52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苏岭没好气:“你想得美,还想赖我一辈子啊!”只是脸红得快烧起来。

感觉到那人在自己肩窝蹭了蹭,痒得很,还在耳边‘嗯’了一声,温热的呼吸撒在耳廓,半边身子都要麻了。

苏岭羞恼地锤了一下床:“你怎么突然粘人得紧!”

裴宥贴着苏岭的颈间闷笑,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开怀过:“因为无论我怎样,你都不会被抛弃我,对吗?”

“你这是恃宠而骄!”苏岭恨恨地捏紧拳头。

裴宥没脸没皮地承认:“我就是恃宠而骄。”

理直气壮地语气搞得苏岭没了脾气,暗道自己怎么就栽在个厚脸皮手里,失策!可自己要的人,还能怎样呢?只能宠着咯。

苏岭只好吩咐:“别磨磨唧唧了,快起来,今天师父教你煮粥,要是学不会......”狡黠地勾起嘴角,“就打你屁股!”

裴宥终于放开苏岭,撑了个懒腰,懒洋洋地说:“想摸我屁股就直说,又不是不给你摸,找什么借口?”

苏岭气得眉头直跳:“好端端的一个人,偏偏要长嘴!”

“不然,用什么亲你呢?”裴宥突然袭击,偷了个香吻。

大概是心满意足了,嘴巴就不讨人嫌了,裴宥眼含笑意:“我从睁开眼就等着你来亲我,别的夫夫都是有早安吻的,我也要有,没有的话,我起不来床。”

苏岭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他......在撒娇?英勇无敌的冷面上将对着自己在撒娇?

一种奇怪的愉悦从苏岭心里冒出来,苏岭压下羞恼,大发慈悲地亲了裴宥一口,亲的‘biabia’响。

俩人黏黏糊糊地做了一顿早餐,你喂我我喂你的享受了难得的甜蜜,也不得不回归现实问题。

解决了虎视眈眈的谢家才能安心做甜品。

“给你看个东西。”苏岭把安全电脑递给裴宥,相信以裴宥的智商很快就能明白自己的部署和目的。

裴宥看完后一言不发直接去了训练室,先是试了试连发凌空杀,又用罗烟步走位,配合着军体绝对防御,交替瞬发缠绕术和风魂三千,只试了三次便完美的按照‘吃蛋糕大神’所说的使了出来。

裴宥犹觉不足,接下来的动作和招数越发浑然,甚至比‘吃蛋糕大神’所说的更快。

苏岭望着他矫健的身姿,觉得他像一只翱翔的鹰,风随意动。果然,因祸得福,他已经掌握了体内的能量,实力更进一步。

苏岭有些忐忑,虽然做好了坦白一切的打算,但这世界是一本书,书里的人就像提线木偶,随着剧情的发展往下走,裴宥如此好强的人,会不会很难接受?

苏岭原以为裴宥会问自己为什么对谢家了如指掌,也却喃没想到裴宥开口就问:“这么想我快点好起来啊?可我怎么没看到蛋糕?”

裴宥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苏岭顿时哑然,当时为什么要取‘快起来吃蛋糕了’这个名?应该取名‘缝上嘴’!

苏岭舔了舔唇:“你不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事情?”

“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裴宥声音低缓,像是能纵容苏岭的一切。

苏岭眼眸闪亮:“你不好奇?”

“好奇。”裴宥低笑,“好奇你有多在乎我,才会想法设法报复谢家。”

裴宥低沉磁性的声音不轻不重地念着:“谢家对裴宥造成的伤害,我要他们百倍偿还,这只是个开始......罪魁祸首千刀万剐也难解我心头之恨......我说过,伤害裴宥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好了。”苏岭打断,明明是自己说过的话,怎么现在听起来如此羞耻?

“嗯。”裴宥恢复成一本正经地模样,往客厅走,姿态漫不经心,“所以穆泽城已经联合了赵家、上官家、莫克元帅,三天后会合力扫荡白色禁地。你们准备打谢家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再公布证据,把谢家告上军事法庭?”

“对,你觉得还有什么缺漏吗?”苏岭跟上。

“没有,你做得很好。”裴宥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苏岭,一脸乖巧,看上去没有任何攻击性,真的像一只豆包,一口就能被人吞掉,却不想还有狠辣干脆的一面,叫人如何不动心啊。

裴宥的眼神像一匹见着肉食的恶狼,怪人得,苏岭搓了搓胳膊:“你盯着我干嘛?”

裴宥微微一笑,恶狼变忠犬:“好看。”

“你你你、”苏岭大声囔,“你的病已经好了,别装傻,我在跟你说正事呢!”

“嗯,你说。”裴宥一把拉过苏岭,按在自己腿上,“坐这说。”

苏岭扭了扭,没挣脱,也懒得再挣,红着脸,严肃地开口:“三天后的行动你要和穆泽城一起去吗?”如果你去,我也要去。

裴宥下巴搁在苏岭肩膀上,没有迟疑:“不去。”

苏岭意外:“你不去?你不想给你的战友们报仇了?不想给自己报仇了?”

“你们的部署很好,无论我去不去都不影响大局,仇是一定能报的。再说了,事情是穆泽城一手筹办,我要是露面了,反而添麻烦。”

裴宥怀里抱了个人,就像吃饱喝足的大猫一样,慵懒得很,苏岭被他感染,放松身体轻声问:“我是问,你不想亲自报仇?”

“事从全局,要分得清轻重缓急。”裴宥止不住地翘起嘴角。

苏岭眉头一皱,不解:“还有什么事情更为紧迫?”哪里有所疏漏了吗?

“陪媳妇,对一个已婚alpha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裴宥理所当然地答。

“我真是服了你。”苏岭翻了个白眼,白眼里居然能含笑意,也是神奇,又问,“你真不想去?我不用你陪,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说到这里,苏岭语气得意起来,“你知道的吧,我现在也有精神力,还是罕见的生命系精神力呢!”

“知道。”裴宥又开始闷笑,“能幻化成一条黄色的鱼。”

“明明是透明的,跟水晶一样的,哪里是黄色?”苏岭不解,难道每个人感知到的精神力不一样?

裴宥抿唇,眸光微暗:“嗯,是透明的。”语气正经起来,“你的精神力应该也是S级,否则不可能能为我治疗,并且让我康复。生命系啊......”

“那我是不是很厉害?”苏岭侧过身,一脸雀跃。

“是,很厉害。”裴宥心中万千感慨,伸手捧着苏岭的脸,“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谢谢?”

苏岭见裴宥眼中似乎要漫起水雾,立刻捏住裴宥的手,抬了抬下巴,志得意满地说:“不必言谢,本大爷心甘情愿的!以后我罩着你了!”

裴宥眸色陡然加深,一把搂住苏岭,狠狠地吻住了他。

“唔……”苏岭猝不及防,来势汹汹地吻,让苏岭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待宰的小羊羔,要被恶狼一口吞掉。

苏岭头皮发麻,心脏像是要跳出胸腔,眼里含着水雾,眼前一片朦胧,嘴唇被臭不要脸的小气鬼亲得红肿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恶狼才舔舔嘴,放过了苏岭。

裴宥见他双眼湿润的小模样,用大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他红艳的唇,哑着声说:“豆包比蛋糕好吃。”

苏岭眨巴两下眼睛去除雾气,眯起眼,狠狠咬了裴宥的下巴一口,裴宥放松肌肉任他咬。

俩人无声地对视了好一会儿,苏岭抱住裴宥,在裴宥视线所不及的地方才敢开口:“我曾经看过一本书。”

第七十二章 我抓住你了

苏岭没有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了裴宥,直到讲完也没敢看裴宥的眼睛。

裴宥只在最初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之后便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听故事。

见苏岭低垂着头,像是有些不安,裴宥揉了揉他的发顶:“小豆包,你是不是看书的时候就喜欢我了?”

苏岭抬头,怼道:“没想到你的脸皮居然比榴莲皮还厉害。”

“那你为什么一来就对我那么好?”裴宥捏着他下巴,“口是心非。”

苏岭不认为裴宥真的不在乎,拍掉作乱的手:“别打岔,我在告诉你,你生活的世界是一本书,一切都是作者臆想出来的,包括你。”

“我听明白了。”裴宥的爪子不得闲,又去揉苏岭的头,“书就书呗,有什么大不了?我做的每一次选择都是我心中所想,我并没有感到被控制,只要我还是我,其它的我管不着。”

苏岭揉了揉鼻头:“所以,你根本不在乎世界的真假?”

裴宥挑起左边眉毛:“追究世界的本源,那是哲学问题,我没文化,不懂那些。”

苏岭愣了一会儿,咧开嘴笑了:“也对,我也没文化,我大学都没上就死......”

话没说完,苏岭的嘴巴就被人用手堵住,裴宥听不得。

苏岭眨了眨眼睛,裴宥放开手,苏岭扯着笑脸说:“我和爸妈一起旅游的时候,突遇泥石流,我再睁眼便来了这里。你说,我爸妈会不会也去了哪本书里”

有人明知道是妄想还要问,有人明知道是妄想还要答。

裴宥捏了捏苏岭软绵的小手,很自然的回:“很有可能,你爸妈也看过这本书吗?说不定我们可以去找找。”

“当然没有!”苏岭大声反驳,裴宥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激动起来。

“这可是耽美!耽美啊!我爸妈怎么可能会看?他们连ABO是什么都不知道!”

苏岭紧张地像是偷看动作片被家长逮住一样:“要是被他们发现我看这样的书,那还不如直接出柜呢!”

裴宥没听太懂,微微眯眼:“耽美是什么意思?你们的世界不分ABO吗?那还怎么繁衍?”

“有女人啊,男人和女人,就两个性别。”苏岭答。

“你们那里的人莫不是和传说中的人鱼一样,都是雌雄同体吗?遇到心爱之人才会分化?”裴宥明显没弄明白。

“不是,就两个性别,男人和女人才可以结合生娃娃。”苏岭觉得有些不对劲,这话题好像歪到外太星系去了。

裴宥大惊:“男人和男人不能生崽崽?想要后代怎么办呢?”

苏岭长长呼出一口气:“男人和男人不仅不能生崽崽,也不能相恋,更不能结婚,这是违反世间规律的,是不容于世的,是别人鄙视和唾弃的。”

裴宥消化了一会儿奇葩的世界观,才勾了勾嘴角:“那创造你们那本书的作者眼界可真狭小,创出来的人物肚量也小。”

苏岭傻着应:“我那个世界不是书,是真实的啊。”

“是吗?”裴宥拉住他的手,“你怎么知道哪个世界是书,哪个世界不是?你又怎么知道你看的书是书,别人就没有在看你呢?”

“啊?”苏岭被绕晕了。

裴宥把玩着苏岭的手:“说来我要感谢这本书的作者,否则哪能遇到你......”轻轻一笑,“够了。”

“行吧,想不清楚的就不想了。”苏岭晃了晃脑袋,接着小声问,“你对辰星什么想法?原本,你们......”

“没想法。”裴宥似怨非怨地看着他,“你想把我甩给别人?做梦!”

苏岭心里隐隐不安,像是抢了别人的东西,做了亏心事,但是现在让他还,他却是万万不肯的。

苏岭傻兮兮地笑,裴宥没好气地捏他的鼻子,声音却无端温柔:“如果你觉得作者是天,创造了一切,那现在作者没说话也没阻止,说明上天允许我喜欢你。”

苏岭其实早就释怀了,在裴宥发傻发疯的时候就释怀了,如今听到这句告白,应该算是告白吧,苏岭心里有点甜。

是书或不是书,剧情拐弯或剧情崩坏,未来的发展一无所知又怎样呢?有个人在身边陪着,有时气得肺疼,有时甜的心痒,挺好的。未知或许很可怕,有这个讨人嫌的家伙在,好像就不必彷徨。

苏岭想,上天把我送到了你的身边,他紧紧地拽住裴宥的手:“我抓住你了。”

互表心意的两个人开启了甜死人不偿命的热恋期,大门不出,锁在屋子里腻腻歪歪了五天。

不过,除了亲亲抱抱俩人没有更亲密的举动,当然,每次亲亲都亲得苏岭脸红心跳,亲得裴宥快要爆炸。

这天,裴宥计划着哄苏岭一起泡澡,做了好半天的心理建设,正要开口,苏岭却接到了穆泽城的通讯。

白色禁地里果然有蹊跷,穆泽城联合的几方人马共同扫荡,摧枯拉朽般地抢占了谢源星,谢源星上的重要人物全被带回军队接受审查,任务完成得十分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