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53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穆泽城不知道苏岭就是‘吃蛋糕’,也不知道裴宥已经康复,这次可以称得上是大获全胜,穆泽城自然要跟苏岭说一声,也好让他转告给裴宥。

只可惜这件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来得有点不巧,欲求不满的裴某人深吸一口气,走进虚拟对话框,冲着穆泽城问:“你通知了吃蛋糕大神吗?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康复,是吃蛋糕大神的功劳。”

“什么?”穆泽城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又听了个大好的消息,这会儿已经维持不住形象,笑得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好你个裴宥,原来你一直有大神罩着,难怪伤势恢复得这么快!”穆泽城猛地摘下眼镜,“不对啊,你的伤是逐渐康复的,难道大神难道一直住你家?你可藏真紧啊!”

不等裴宥回话,穆泽城又急急忙忙开口:“你介绍大神给我认识吧?我心崇拜他,你说他会不会收我为徒,老子想拜师啊!”

苏岭感觉无数的‘嘤嘤嘤’和表情包在脑海中闪过,无语地退出画面。

裴宥似笑非笑,问穆泽城:“老子?”

“我错了。”穆泽城嚎,“裴宥,还是不是兄弟了?不拜师也成,让我见一见大神吧,大神真的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啊!该不是个神仙吧?”

“嗯,是神仙。”裴宥点头,“神仙可不是那么好见的,老实办你的事,等事情了解之后,我帮你跟神仙说点好话,或许他会愿意见你一面。”

“好咧!”穆泽城一口应下,跟打了鸡血一样,“保证完成任务!”

裴宥赶紧关了通讯,可有些事情吧,真的需要时机,苏岭已经打开光脑查看网上的消息去了,还洗鬼的双人浴啊!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有无所不知的‘吃蛋糕’做幕后推手,裴宥不打算出面。

裴宥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躺在后方坐享其成的一天,这感觉,咸鱼瘫,不得不说,真特么的爽,跟战斗胜利的爽快不同,是种异乎寻常的舒爽。

在几方的联合运作下,不到一天的时间,新能源的事情传遍整个星际。

军事星、科技星、农业星、旅游星......凡是有网络的地方,都有爆料。

再怎么丰富的资源星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无关痛痒,认为和自己没关系,但是随后便得知新资源星被军事世家独占百年,并且为抢夺资源星球谋害了整整两个星球的生命,这就不一样了,整个星网哗然。

“谢家?是我知道的那个谢家吗?”

“一个星球和星球的原住民全被炸了,形成白色禁地,另一个星球被霸占,奴役原住民挖矿......我是在听天书吗?我甚至无法想象。”

“我只想问,一个星球原住民有多少人?谢家到底杀了多少人?”

“和我们这些屁民有关吗?洗洗睡吧。”

“洗你麻痹!快看最新消息!”

等看最新消息后,有掀起了新的喧哗,像是油里泼了水,劈里啪啦的吵了起来。

“靠!他们在谢源星豢养异兽!借兽杀人!细思极恐啊......”

“我记得几个月前,纳蓝星T7研究所遭遇透魂赤狻猊群袭击,死了几千人,裴上将差一点也死了。”

“两年前,佛洛辛星几家展销会上,茨牛黄蜂群突然袭击,死了上百人,还有一万多人受伤,现在还留有后遗症,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楼上的少说了一点,当时第六军团的付中将身死,科莫少将重伤,至今未愈。”

“五年前科克星的事不会也是谢家做的吧?要真是,老子愿意跟谢家同归于尽!”

每个城市都建有防护网,并且有巡逻队,异兽袭击虽偶有发生,但大部分时候都会很快被战士解决,许多星球的普通人甚至没亲眼见过异兽,但谁都知道异兽的危害。

强占资源型对普通人不痛不痒,谢家豢养异兽,用异兽排除异己才可怕,谁知道什么时候就遭受了无妄之灾?

群情激愤。

第七十三章 甜

对星际联盟来说,引爆星球制造白色禁区,抢占资源星建立星际海盗,排除异己,谋害多名军官,特别是曾经的帝国元帅赵元帅,桩桩件件谢家都触犯了最高法律,是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豢养异兽才是危害到自身性命的事情。

当然,有关谢家是黑鹰海盗团的幕后掌舵人一事,以及谢家借海盗团之手排除异己的事,没有透露给民众,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即便如此,不到一天时间,谢家已经臭名昭著,不知多少人为死去的亲人朋友痛哭,恨不得亲自去吃了谢家的肉喝谢家的血,网上只剩一片倒的叫骂声。

事情来得太突然,谢家连逃跑都来不及,就被军队堵在了住宅,更是有数不清得人围观叫骂,杀喊声漫天,谢家人仿佛见到了人间地狱。

谢家人想要抵抗,想要呼唤谢元帅,想要求饶,然而并没有任何用处,没有给谢家人说话的机会,军队破门而入,武力镇压,强行带走谢家人。

无论是主宅分宅,所有相关人员全被拘留,谢家.....空了。

除此之外,在外的谢家人,上班的也好玩乐的也罢,来不及躲藏,统统被找了出来,沦为阶下囚。

谢家人蹲在监狱涕泪横流,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

“为什么抓我?我是谢家人,我要见谢元帅,我是他侄子!”

“是谁害我谢家?等我出去定要他们生不如死!”

“没品级的小兵胆敢对我谢家人无理?等我出去后,你给我小心点。”

“你要多少星币?说个话,我马上转给你,只要你能偷偷放了我。”

可怜谢家人到了此时还弄不清楚目前的情况,趾高气昂得厉害,并不认为谢家会一蹶不振,他们还有谢元帅,谢元帅一定会保他们平安。

然而谢家人得到的只有仇恨和鄙夷。

“十年前我爸就是被你谢家害死的,我惹不起你谢家,只能进入军队徐徐图纸,好在我有生之年老天开眼,把你们谢家做得这些个龌龊事暴露在阳光之下,等死吧你!”

“你们是军事世家,是军人啊,怎么忍心残害?”

“闭嘴,等着传讯。”

“死心吧,谢元帅已经自身难保,救不了你们了。”

“谢恒,好久不见啊,我没别的事,就想来看看你现在有多惨,随便告诉你一声,黑影海盗团的人全招了,哈哈哈......”

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谢家这些年来做得坏事太多,一旦爆发出来,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倒得迅猛。

穆泽城忙得脚不沾地,原本应该在军部的裴宥却借口伤势未愈,他窝在家里一味躲懒,分毫没有为穆泽城分担的打算。

只是谢家倒台,裴宥想到离去的战友,难免伤感,这段时间没去谋划如何共浴和吃豆包的难题。

裴宥虽没说什么,但苏岭还是从他偶尔的愣神中察觉到一丝悲戚,亲手做了一盘子人形小饼干:“尝尝。”

裴宥嘴唇微颤:“这是......”

“不像吗?”苏岭拿起一块小饼干,饼干是两个小人儿手牵着手,“高的是我,矮子是你。”

苏岭把裴宥当小孩子哄,可偏偏人高马大的裴宥就吃这一套。

牵手的小人儿,拥抱的小人儿,亲亲的小人儿......裴宥声音有些颤抖:“这、都是我们?”

“是啊。”苏岭暖暖地笑。

小饼干裴宥舍不得吃,拿起一个叉着腰的小矮子,问:“怎么还有单人的呢?”

裴宥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兴致勃勃地摆弄小人:“这个小矮子在打高个儿的屁股,怎么?你想被我打?”

“想得美!”苏岭拿起一块杵着拐棍的小人饼干,‘咔嘣’咬掉它的头,“好吧好吧,高的是你,不过我还年轻,还有得长,别小瞧人。”

裴宥挑挑拣拣,让每一个高个儿身边都陪着一个小矮子,这才满足,可还剩了一个拿着锅铲的小矮子。

裴宥递给苏岭:“让他俩凑个对。”

苏岭举着只剩半条腿的小饼干:“这还怎么凑对?跟一只腿过日子?”

“傻子。”裴宥揉搓苏岭的头顶,“你把这俩都吃了,让他们在你肚子里凑对去。”

苏岭一口嚼吧掉手上的饼干,含糊不轻:“至于吗?饼干而已,还偏要同生共死了?”

“对,我偏要。”裴宥把苏岭拉进怀里。

“你怎么不吃啊?”苏岭递给裴宥一块饼干,饼干是两个小人儿牵着手转圈圈,“让他们去你肚子里转。”

裴宥舍不得:“你吃。”

苏岭歪头:“我不爱吃甜食。”

“那你还总做?”话出口,裴宥才反应过来,爱吃甜食的是自己,想到以前的自己还死不承认,难得羞愧,何德何能才能遇见小豆吧啊。

裴宥双臂收拢,将人搂得更紧些:“有没有什么能防腐?我想把他们留下来。”

苏岭顺着裴宥的力道,靠在裴宥身上:“饼干就是用来吃的,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再给你做,别那么小气。”把饼干放裴宥嘴上,“张嘴。”

裴宥这才听话的吃掉小饼干,甜入五脏六腑。

苏岭头靠在裴宥肩膀上:“事情都差不多了,谢家的结局,你不想去看看吗?”

“那便抽个时间去看看谢元帅吧。”裴宥含了几根苏岭的头发,模糊不清地说。

谢家主、谢元帅、谢慎,坐在特制的监控室里,满脸阴郁。

谢慎不知道自己那里出了疏漏,居然被人掀了老巢,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掌握了大量证据,这一切都来得太蹊跷。

明明裴宥精神力失控,剩下穆泽城能干什么大事?穆泽城背后并没有后台,他是凭什么笼络了赵家、上官家和莫克元帅?

赵家一直不死心,想调查海盗团的据点,但他们只是为赵元帅想复仇,凭他们根本抓不住海盗团的尾巴,更别说是调查到谢家头上。

上官家也只是和我谢家有些冲突,虽是想要取谢家而代之,但都是明面上的争斗。

莫克元帅更不用说,即将退休的老家伙和谢家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趟浑水?

谢慎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些人究竟是从何得知的消息?难道背后还有一只手,想让我一败涂地?

难道姓赵的根本没死?他明明已经尸骨无存,可若不是他,谁人还有这样的能力将我谢家连根拔除?只有他,只有他知道我与黑鹰海盗团有所勾结。

可恨我谢家的子孙,族人,只怕都......

谢慎心中滴血,满眼怨毒,就算要死,也得想办法让姓赵的陪葬!可恨姓赵的缩头乌龟不知道躲在哪个臭水沟,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半点风声。

谢慎瞳孔微缩,他总会露面的,只需要在等等,在等等......

只是谢慎没想到,居然等来了裴宥。

裴宥挺拔的身姿让一身休闲服都显得气势十足,头发不像一般往后梳得整齐,反而蓬松随意,不像是来监狱,像是要去逛街休闲。

见到谢慎,裴宥也没有显露出其它的情绪,像是在看一件玩意儿。

这不屑一顾的态度,让谢慎胸腔剧烈起伏,脸部肌肉抖动,恨不得撕烂那张脸。

更让谢慎痛恨的是,裴宥不是疯了吗?明明他精神力崩溃,往后将活在无尽的痛苦中!到底是谁?谁有那么大的能耐治好S级精神力崩溃?

凭什么一次次被自己打断脊梁骨的人,还能够站起来?到底是谁在背后帮他?是姓赵的吗?

“你也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谢慎压下翻滚的恨意,冷声试探。

裴宥眼眸一闪,他?指得是谁?小豆包吗?谢慎不是愚蠢之辈,应该是猜出了穆泽城背后有人相帮,不过,就算谢慎再怎么聪明,应该想不到小豆包头上去。

“棋子?棋盘都掀了,哪里还有下棋人?”裴宥不咸不淡地回。

谢慎阴毒地看向裴宥:“你以为我不知道赵玉亦躲在哪里?如果我死了,他也活不成。”

“赵元帅?他没死?”苏岭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