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54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谢慎这才注意到裴宥身边跟着一个模样乖巧的少年,唇红齿白,乌溜溜的大眼睛十分透亮,带着赤裸的好奇和厌恶,让谢慎一见便想挖掉。

但谢慎反而笑了笑,像个慈祥的长辈看到家里调皮的小孩。

谢慎知道裴宥不是个好相与的,不如从这少年下手:“你很关心赵元帅?他没死,裴宥没告诉你吗?”

苏岭疑惑地皱眉,看向裴宥。

裴宥摸了摸苏岭的头顶,冲着谢慎冷笑:“别试探了,谢元帅。你以为赵元帅从地狱爬了出来了,来找你报仇雪恨?啧啧,想法还挺有创意。”

“你以为我在诈你?”谢慎冷哼一声,“未免太小瞧我了。”

裴宥揽着苏岭,突发奇想,问苏岭:“要不他行刑那天我来动手,死前让他死个明白?”

苏岭撇撇嘴:“有什么意义吗?”

“不知道。”裴宥耸耸肩,“我们来这一趟好像也没什么意义。”又“啊”了一声,恍然大悟一般,“还是有点意义的,让你看看人面兽心的人长什么模样。”

“裴宥!”谢慎怒吼,“如果你是诚心来羞辱我,大可不必,太下作!”

“下作?”裴宥漫不经心,“不过是我配偶对你有点好奇,想看看披着人皮的鬼,我一时心软就带他来了。”

裴宥搂着苏岭往外走,长叹一口气,“真不应该来,着实恶臭。”

“没错,熏死人了,回去要好好泡个澡。”苏岭配合得很。

夫夫俩人一唱一和,气得谢慎眼里快滴出血来,他自负一世,没想到最后被两个小辈如此奚落。

谢慎眼皮抖动,姓赵的到底死没死?到底是谁害了我谢家?

做了鬼要找谁报仇?

第七十四章 完结

见过谢慎以后,裴宥仿佛是放下了什么,睡了个昏天暗地,醒来后恨不得粘苏岭身上,最好是抱着苏岭粘在床上。

苏岭快被粘脱皮,黏人精还特喜欢揉搓他头发,怕是有秃顶的危机......

只怪苏岭太心软,知道裴宥缺乏安全感,只能纵容。

裴宥正闹着要吃小人饼干,穆泽城这个没眼色的人又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并且这次不是通讯,而是亲自上门。

穆泽城大概是忙得好几天没有好好睡一觉,眼底带着红血丝,但精神还不错。

这次上门除了汇报审讯进度,穆泽城主要是想谈一谈谢辰星。

“怎么说谢辰星跟我们也算是半个朋友,他并不知道他父亲做的那些事情,也没有参与进去,该怎么处理?”

裴宥软骨头一样窝在沙发里,手还不老实地摩挲着苏岭的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问我们干什么?”

穆泽城轻咳一声:“吃蛋糕大神吩咐过,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要得到严惩,至于谢家其他人,要废了他们的精神力,让他们去做普通人。”

裴宥兴味地挑了挑眉:“你还挺听话。”

苏岭却是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没吭声。

“我哪敢不听话?我还想让他大神收我为徒呢。”穆泽城取下眼镜,揉了揉眉心,“可我最近给大神留言,他都没搭理我,也没见他上线,我担心是不是我为谢辰星求情,惹大神生气了”

裴宥摇头:“大神的事情我也做不了主,不然你再去求求他?”

“!怎么没求,我都哭了五百次了。”穆泽城闹心。

“你确定大神喜欢看你嘤嘤嘤?”裴宥搓了搓苏岭的胳膊,“不怕大神鸡皮疙瘩掉一地吗。”

穆泽城讪讪地笑:“我这不是想着装嫩装可怜,能在老神仙面前博取好感嘛。”

苏岭心中暗暗决定,再也不登‘快起来吃蛋糕了’这个号,满私信的‘嘤嘤嘤’‘呜呜呜’‘求宠幸’‘求翻牌’实在恐怖。

再说了,苏岭的目的已经达到,自己根本不懂战技,手上没货,说多错多,不想掉马,就让吃蛋糕成为神秘老神仙吧。

苏岭捏了捏裴宥的手,裴宥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裴宥不再逗弄穆泽城:“大神弃号云游去了,你想放了谢辰星就放了吧,其它无辜之人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大神不会在乎这点小事。”

裴宥清楚,苏岭当初应该是气急了才会做出那个决定。

谢家如今都落败了,谢家人都得不了好,往后的日子必定不好过,就算有人想为谢家报仇,也没那个能力,或许隐姓埋名个几十年后有可能,但哪又怎样,难道还怕他不成。

裴宥有着超S级的战斗力,媳妇还有着超S的生命系精神力,真没什么可怕的。

裴宥转念一想,自己还真被小豆包给影响了,心慈手软了起来,不过这滋味,还不错。

“云游?”穆泽城一把抓住裴宥肩膀,“怎么就云游去了?你不是帮我说好话,让大神见我一面吗?”

裴宥无奈:“哎,大神说你嘤嘤嘤得太烦人,招架不住,躲清静去了。”

“啊?!”穆泽城悔不当初!

等穆泽城失落的身影离开之后,裴宥问:“大神,你打算告诉他吗?”

苏岭一巴掌拍在裴宥肩膀:“不许这样叫我!”总觉得丢死人了,哪里愿意掉马,“不告诉!”

裴宥抓住苏岭的手:“手拍疼没?笨,想打我用棍子打啊。”

苏岭抽回手,小声嘀咕:“我又不是豆o腐做的。”

裴宥恬不知耻地粘过来,轻咬苏岭脸颊:“我想吃豆o腐。”

苏岭发现裴某人越是纵容越是得寸进尺,不惯了,于是裴宥既没吃到豆o腐也没吃到豆包。

不仅如此,裴宥晚上做饭的时候又把一锅食材给糟蹋了,苏岭罚他晚上睡觉不许动。

苏岭坏心眼地把裴宥当床垫,从左边‘翻山越岭’地滚到右边,又从右边滚到左边,玩得不亦乐乎。

特别是看裴宥露出委屈的模样,心中畅快得很。

哼,还治不了你了。

裴宥见他得意洋洋地小模样,只觉得自己装得再委屈一点也行。

苏岭自此发现一个新游戏,只要裴宥敢在言语上‘欺负’他,他就搬出师父的架子惩罚裴宥不许动。

玩睫毛、绕痒痒、扎小辫、换装......苏岭想着法儿折腾裴宥,见裴宥一向冷硬的脸上露出各种表情,就觉得莫名满足。

大约热恋中的人都幼稚得很,俩人乐此不疲地相互‘欺负’,整个房间都冒着粉红泡。

他们愉快得很,可有些人却像坠入泥沼,挣不开,逃不脱。

一众谢家首脑被判了死刑,涉案人员根据罪行多少判了监禁,三年刑期至终身监禁不等,也算是恶有恶报。

行刑前一天,谢慎都在想,幕后之人到底是谁?这段时间多番试探,能确定姓赵的早就死透了,那还有谁?

穆泽城应谢慎要求见了他最后一面。

“如今尘埃落定,我也要死了,给我个痛快吧。”短短时间,谢慎老了很多,连声音都显出疲态,“我只想知道你背后之人究竟是谁。”

穆泽城坐在谢慎对面:“我上万战友战死沙场的时候,也不知道幕后之人究竟是谁。”

谢慎脸上陡然变得十分难看,犹自挣扎:“是,我对不起他们,往后在地狱千刀万剐油锅焚身来赎罪,可我谢谢慎并非一无是处,我也曾多次领兵作战绞杀虫族,也为帝国做出赫赫贡献。”

穆泽城只觉得判处死刑太便宜谢慎了,要是可以,真想亲手剐了他:“跟我有关系吗?”

“小穆,你还是太年轻啊,做了别人手中的棋子而不自知。”谢慎‘语重心长’,摇头,“短短时间覆灭一个重权在握的军事世家,你没想过,那人的心机有多深?手段有多狠?在军部之中掺杂了多少眼线?”

谢慎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人如此神通广大,想做什么不成?他的目的仅仅是覆灭谢家?他又为何一定要覆灭谢家?他能得什么好处?”

“小穆啊,你就没想过,他所求更大?只怕不仅仅是觊觎军部......”谢慎压低声音,“怕只怕有人想要改朝换代。”低垂的眼皮遮住眼低的凶光,“那死的,可就不止是一两个星球的人了。”

穆泽城扯了扯袖口:“谢元帅,不对,现在你不再是元帅,谢家主,也不对,谢家都完了,你也不再是家主,应该叫你谢慎”

见谢慎越发难看的脸,穆泽城畅快:“谢慎,我挺佩服你老人家的,想临死前在我心里留下颗阴暗的种子,等我将来为你报仇?当我跟你的蠢儿子一样没脑子的吗?”

“你、”谢慎眼神阴毒,强压怒火,“我不是什么好人,你背后之人只怕更可怕。你可以不信,但......”

“行了。”穆泽城打断,“真是老了,嗦得很。”

见穆泽城站起身要走,谢慎没来由的慌了:“穆泽城,你告诉我,告诉我究竟是谁害了我谢家?我谢慎一世英勇,我不能连对手都搞不清楚就白白送命!”

“嚯。”穆泽城回头,“凭什么告诉你?你老就抱着这个遗憾下黄泉去吧!记得走快点,你谢家好多儿郎都站在黄泉路上,等着你老为他们铺路呢!”

穆泽城大步离开,谢慎终于控制不住表情,脸上青筋凸显,肌肉颤动,眼含绝望:“我谢慎一世英明,到头来,居然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谢慎死不瞑目。

可‘幕后黑手’全不在意他怎么想,苏岭专心着小甜品事业,连甜品铺子都选好了。

又甜又酥的小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只是最近苏岭有些困惑,裴宥对自己言语亲热,十分喜欢动手动脚,但却很有分寸,迟迟没有下一步行动。

结婚一年了,再怎么循循渐进,也该......

难不成内心是个纯情alpha?苏岭泡在浴缸里琢磨着,却不知道裴宥正在唾弃自己。

裴宥真是怂上天了,错过无数次机会,迟迟没能突破,他只好去冲冷水澡。

等裴宥洗完澡出来,苏岭也才洗完,凌乱的头发滴着湿漉漉的水滴,苏岭只裹了件白色浴袍,光着脚丫子冲裴宥笑。

暖色的灯光照得苏岭得皮肤越发白皙,身上还浮着一层水蒸气,清透的眼眸让裴宥晃了神,小豆包就是活脱脱的小仙人,青涩单纯又性感迷人。

裴宥喉结上下浮动,狼狈的撇过头:“怎么不穿睡衣?”

“忘了拿。”苏岭笑得俏皮。

裴宥极快地去卧室衣柜里翻找:“快去把头发吹干。”回头却发现苏岭已经躺到床上,露出一节小腿,脚丫子轻轻打着节拍。

苏岭柔声要求:“你来给我吹。”

裴宥深吸一口气,慢慢靠近,才伸出手,就被苏岭一把抓住,往里带。

裴宥顺从着苏岭的力气往下躺,身体微微有点僵。

苏岭一个翻身,反扑,压在裴宥身上。

裴宥:“......”裴宥似乎是被‘不许动’游戏影响,僵成一块铁板。

苏岭捏住裴宥的鼻子:“裴上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

“我、”鼻子被捏住,裴宥声音嗡嗡地,还有些发颤,“豆包......”

“不许说话!”苏岭放开裴宥的鼻子,反而捂住他的嘴巴,“你没想过永久标记我吗?还是说你还想着去找别的omega”

苏岭大声质问,但红透的耳朵却暴露出色厉内荏的窘态:“你到底想不想要永远和我在一起?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有多喜欢?有喜欢到愿意和我绑定一生吗?”

苏岭身上的椰橙香,烘得裴宥每根神经都在颤抖,痴痴地望着苏岭。

裴宥眼神太过犀利,苏岭移开视线,放开手,觉得有些不自在,手在裴宥衣服上擦了擦,像是擦掉某些坏东西。

“喜欢。”裴宥声音压得很低,“入骨入肺,入心入脾。”人若是没了心肝脾肺肾,是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