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4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正值白日,除了看守山门的两位,其他弟子都在别处修习,树屋大多空置着。

女弟子领牧白走进其中一间,抱出一沓叠成四方形、崭新的白衣,上方横躺一条同样规整干净的青碧色绸带。

“这是我们青莲谷弟子备用的衣裳,姑娘你先将就穿。”看门弟子把衣裳递给牧白,又张罗着“我去烧桶水给你泡澡,你在这里不要走动。”

说完,同手同脚地踏出了屋门。

牧白目送她走远,想起原文描写中青莲谷弟子都是在山泉溪涧中洗澡,似乎只有节庆之日才会用桶沐浴。

她很快拖了一只半人高的木桶回来,还着篮花瓣。

烧好水后,树屋中白雾袅袅,女弟子往桶里洒过花瓣,在茶几上留下盘精致的糕点,才挽着空竹篮退到门外:“我在门外守着,姑娘有什么需要喊一声就行。”

木门缓缓闭合。

光从树屋顶上的窗洞漏进来,牧白绕着木桶走了一圈,靠在茶几边上,拾起一块糕点扔进嘴里,食指探进水面,浅浅试了下温度。

“嘶。”他抽回手指吹了几下,贴在耳垂边。

幸亏早听说女孩子洗澡水温普遍高,没有冒然跳进去,不然怕是得烫脱一层皮。

要知道他从前夏天洗澡都是直接打开花洒,冷水浇头的。

牧白端起盛糕点的白瓷盘,走到树屋另一侧。

这里原本不知是什么人住,左侧摆着一列书架。

青莲谷的藏书大多是人体图册、草药图鉴之类,好不容易看到一本剑谱,牧白抽出来一翻,发现书页都是空白的。

原书中似乎提过青莲谷的剑意秘籍已经失传。

所以这本是个摆设?

牧白从头到尾翻过一遍,没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又把书原样塞回去。

水温已经降了不少,他脱去衣裳泡进桶里。

牧白看过原文,但只有前面一部分认认真真看完。后面的情节大量描写感情线,他一个母胎单身,看到这类剧情完全无法代入,甚至觉得有点尴尬,所以都是快进一般粗略读过,到现在几乎没什么印象了。

不过武侠小说中一本秘籍的存在通常有意义,就算失传了也大概率会被有缘人找到,继而练就盖世神功。

不知青莲谷的剑法秘籍到哪去了。

牧白回忆了一会儿原书情节,没找到相关线索,便爬出桶,换上干净的衣裳。

到镜子前转了一圈,又摸出来时那条领巾系在脖子上,牧白才打开门。

“姑娘你洗好啦?”守在门外的弟子看了他一眼,立刻压下视线,小声道“我们平日都嫌这衣裳太素,没想到姑娘穿上身这样好看。”

牧白一听她夸自己,便弯起了眼睛。

但碍于原主人设,只矜持地点点头接受赞美。

女弟子领着他离开树屋,边朝前走边道:“我们青莲谷呀,四面环山,东面是大家平日居住的树屋,西面是习武强身之地,叫翡翠竹林,北面则是一片桃花林。”

“至于南面的树海,是修习、考核医术的地方,也是老谷主原本的住处。”

“老谷主早些年行走江湖济世救人,传闻她的医术可生死人、肉白骨,出神入化,所以外面的人都管那里叫神隐树海。”

“虽然传得玄乎,对我们这些弟子而言,也不过是学堂罢了。”

她说着说着回头瞥了眼,牧白连忙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女弟子想了想,又指着一个方向道:“对了,树海那头有一处断崖,非常危险。姑娘可要小心些,别靠近那里。”

牧白眼神一亮。

主角坠崖后得高人指点、获得天材地宝武功秘籍之类的剧情他见多了,是以听说青莲谷内有处断崖,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跳下去看看。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

牧白朝看门弟子手指的方向望了望,记下位置,便跟着她穿过树海,来到青莲谷弟子习医之地。

秦玖歌正在这里督促,见着牧白,便将他领到众人面前,清咳一声。

原本正在背书、磨药、记笔记的弟子们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儿。

牧白是少年长相,光看五官男性特征并不非常突出,穿上女装则格外飒爽英气,即便没有涂脂抹粉,也能叫人一眼惊艳。

青莲谷的弟子们头一回见到这种雌雄莫辨的美人,都在心里暗暗称赞,也都矜持地没有出声。

秦玖歌环视一圈,见大家都目不转睛盯着牧白,点了点头,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牧白感到有些不自在,用手揉揉嗓子,小声回答:“牧白。”

“什么?”

“牧白。”

大师姐皱了皱眉:“你没吃饭?”

“我说我叫秦、牧、白。”

尖锐的声音惊起鸟雀,树海一时寂静无声。

众弟子面面相觑:多好一姑娘,可惜长了张嘴。

第3章 断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