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5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青莲谷,神隐树海。

“何首乌三两,金银盏二钱……”画眉拿着药方倚在墙上,念到一半,抬手拦住牧白“弄错了,小白师妹,这是三七。”

“金银盏在那边。”她指向另一侧的架子,抬手揉太阳穴“过两天便要考核,师妹若还认不全这些药材,怕是要挨手板喽。”

掐指一算,牧白师妹到青莲谷已十天有余,谷中药材种类虽多,可寻常新入门的弟子至多也只需三五天便可记牢,看她模样也不笨,怎么就辨不清呢?

“哎哎,小白师妹,你往哪儿去?”

牧白脚步一收,回过头。

“我说金银盏在架子上,不是筐里。”

“噢,好的师姐。”牧白如梦方醒,转了个身边抓药边打呵欠。

“小白,我看你白日里困得紧,是夜里睡不踏实?”

牧白摇头:“压根没睡。”

画眉奇了:“干嘛不睡?夜猫子啊?”

牧白默了默:“前些日子师姐们笑我破锣嗓,我心里不舒服,夜里便起来练。”

画眉“噗嗤”一声笑出来:“就为这个?”

“就为这个。”

“?”她忽地将耳朵凑近“你不提我还没发现,师妹的嗓子何时变成这样了?”

方才那四个字,吐字清晰,干净利落,特别是音色,仿佛清泠泠一汪泉水。

短短十天,能从破锣嗓练成这样,看来当真下了不少功夫。

“怎么练的?教教师姐。”画眉仔细一瞅,又在牧白脸上有了新发现“豁,不得了。”

小白师妹已然不是刚入谷时素面朝天的模样了,仔细一看,面上浅浅地涂了层脂粉,口脂颜色虽浅,倒提气色,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牧白弯弯眼角,朝她招了招手,小声道:“我就告诉师姐一人儿,可别往外说。”

“明白,明白。”

两人交头接耳谈了会儿,画眉震惊地往后一缩脖子:“所以你每天夜里都对镜描眉,还‘嘤嘤嘤’地练嗓?”

“好罢。”她神色复杂地拍了拍牧白肩膀“师妹果真刻苦。”

“功夫不负有心人。”牧白道“只要肯坚持,师姐也一定能做到。”

“做你个头。”画眉突然卷起药方“啪”一下敲在牧白脑门上“半夜不睡觉,白天就到我这儿来打瞌睡,过几日考核不过,连累我跟你一起受罚。”

牧白抬手捂脑门:“嘤。”

“嘤什么嘤,赶紧背,不把药材认清喽不许吃饭。”

“好的师姐。”他揉了揉眼皮,从画眉手里接过药方。

画眉抬头看看天色,嘀咕着:“今天谷里来了位贵客,听夕照她们说,好像是乌啼国的皇子,来我们这儿医腿疾。”

牧白愣了愣。

青莲谷位于伽蓝国境内,但素来不参与朝廷国事,所以敌国乌啼的皇子来谷中治病也不稀奇。

关键是,他记得原文幕后的最大反派就是乌啼国五皇子,苏墨。

原书中人名牧白大多记不清,唯独对这个反派印象深刻。

作为幕后主谋,苏墨并不是一个平面反派,他与主角一方只是立场不同,谈不上正邪对错。

苏墨幼年丧母,孤身一人在危机四伏的宫中长大,为了追封逝去的生母为太后,处心积虑步步为营……

最后在全书结尾被男女主击败,于母亲陵墓前自刎。

正所谓不怕反派坏,就怕反派长得帅。

原文对苏墨刻画过多,让这个外表丰神如玉,实则切开一肚子黑水的腹黑美人形象深入人心,导致文章后期这个黑化美强惨人气居然一度碾压男女主,成为无数读者心中的白月光。

牧白犹记得每当翻到他出场的章节,评论区都会涌现大批读者直呼:苏墨哥哥太坏了叭,爱了爱了!

牧白:?

地铁老人看手机jg。

至于他自己,则对这个角色没什么好感,通篇看下来就一个想法:这人好他妈阴险。

因此乍一听画眉提起谷中来了个乌啼国的皇子,牧白立刻拉响警报:“哪个皇子啊?叫啥名字?长什么模样?”

“这我哪知道?我也只是听说,还没见着人呢。”画眉朝他递出一个揶揄的笑容“怎么?小白师妹想看?”

“我就是有点好奇?”

画眉拉长尾音“哦”了一声:“听说他的腿疾麻烦得很,连大师姐都束手无策,恐怕一时半会医不好,你在谷中迟早能见到。”

画眉离开后,牧白独自留下背药方上的草药。

白纸黑字在他眼中像无数只蚂蚁,密密麻麻地往脑袋里钻。

大师姐暂时没告诉其他人牧白的身份,免得他才不配位遭人嫉妒,同时要求牧白尽早通过考核,以名正言顺继承少主之位。

然而牧白压根不是学医的料,这几天为了练嗓夜里又几乎没有休息,白日里只觉头昏脑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