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49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你别、嘶……”

衣襟已经褪下肩头,牧白还在抗议:“你别扒我衣服啊。”

苏墨抬眼一瞥,看见他不服气又疼得委委屈屈的模样,想笑,但笑不出来:“别乱动,少说话,我给你上药。”

“嘶你轻、轻点,疼疼疼好疼……”

“忍一下,很快就好。”

牧白咬紧牙关,捱过了最痛的那一阵,才稍微放松些。他盯着床顶看,转移注意力,边问:“好哥哥,我方才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你最厉害。”

牧白弯弯眼睛,又痛得抽搐。

他闭上眼,靠着床头:“不知洛掌门伤势如何。”

刀剑无眼,和洛忘川那种高手对决必得全力以赴,根本收不住手。其实在剑阵炸开前,牧白刻意控制方向,离洛忘川稍稍偏了一些。

即便如此,他恐怕也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才能恢复过来。

“方才那一剑险些穿透你胸膛。”苏墨手上忽然用力,疼得牧白浑身一震,差点跳起来“你还有心思担心他。”

顿了顿,又说:“方才我让夜行去问过了,洛掌门没有大碍,有画眉在,伤势很快就能稳定下来。”

画眉的医术在谷里名列前茅,大师姐叫她跟来,就是怕此行有什么闪失。

牧白放心了:“幸好有她在。”

苏墨抬眼看他。

牧白忍着疼,手在床单上揪出数道褶皱,连肩头、锁骨也紧张得拱起,浑身都在颤栗。他额角沁出细密汗珠,微微喘息着,忽然弯起眉眼,卧蚕像一枚小小的月牙:“多谢苏墨哥哥。”

苏墨:“……”

真要命。

第24章 比武招亲

不知是哪个嘴上没门的把事情抖了出去,第二日一早,洛忘川落败的消息传遍了凌云渡。

玉树山庄嗅到风声,当天晌午便遣人过来,名为拜访,实为采访,走遍凌云宫上下,把当天晚上的细节问了个明明白白,回去撰稿。

林百晓得知那白衣少侠的剑上镶有七枚玉石,当即大笔一挥:踏雪少侠夜闯凌云宫,流风回雪剑惜败。

此前半月,“踏雪”这个名字曾登上过江湖驿报四五次,内容是他潜入贪官、奸商府邸盗宝,路上顺带英雄救美揍了俩小流氓。

根据小流氓事后鼻青眼肿地供述,当时踏雪拿的便是天雨流芳剑。

因此江湖中对他的印象已然定格在:白衣,持天雨流芳剑,杀人盗宝后会留下鲜花。

这回他夜闯凌云宫的事儿一出,江湖门派顿时炸开了锅。

潮生阁主南风意当天看完驿报、便提着篮水果登门探望,言语间尽是幸灾乐祸,仿佛自己当年被洛忘川血虐的大仇已报。

画眉给洛掌门换完药,便去找敲牧白屋的门。

门打开,牧白探出颗脑袋:“师姐,怎么了?”

他在脸上施过粉黛,仍掩不住容色憔悴。画眉问:“小白,你生病了?”

牧白咳嗽两声:“是有些不舒服,不过我已经喝过药,别担心。”

“那就好。”画眉走进屋里,在桌边坐下“李家说他们那擂台,下月初一可以租给你,不过小白师妹,你当真要比武招亲?”

牧白心算一下,那时自己的伤应当好得差不多了,便点点头:“我早些把亲事定下,也好叫旁人打消这份念想。”

“可是……那皇子殿下可怎么办?”

“这与他何干?”

画眉瞧住他,摇了摇头:“既然你已决定好,我明日便去把这事儿定下来。届时选出了郎君,你可别后悔。”

“要我说,皇子殿下虽不良于行,可人家天横贵胄,相貌、风度皆是上流,不比那武林高手逊色。”

牧白垂下眼:“哦。”

“罢了,随你去吧。”画眉话锋一转“对了,小白,大师姐可曾与你提过你父亲?”

“父亲?”牧白回忆原文,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但没出现过几次,他一时半会想不起,便说“没提过,怎么了?”

“他现在就在洛掌门屋里。”

牧白茫然地问:“是来找我的吗?”

“不,他是来嘲笑洛掌门的。”画眉犹豫片刻,仍告诉他“其实,你生父就是潮生阁的阁主,南风意。”

“……就是侠客榜第二那位?”

“对。”画眉叹口气“但老谷主走后,这许多年他再没踏进青莲谷。寻回你以后,大师姐原想带你去认亲,却听说南风意已有新欢,便打消了这主意。现在他就在凌云宫,你若想见见他,我便带你过去。”

牧白赶紧摆摆手:“不去不去。”

“好罢。”画眉拍他肩膀“你若是想,也可以偷偷过去瞅两眼,看看你父亲长什么模样。”

牧白仔细一想,确实该去看看,记住他的长相,以后遇见了也能躲着些。

画眉走后,他便潜到洛忘川屋门外,隔着门缝往里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