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50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一个身穿靛蓝长袍的男人坐在床边,看不清正脸,轮廓倒是赏心悦目。他抖开手中的驿报,正朗声念着什么。

洛忘川手脚包扎得严严实实,面无表情躺在床上,眼神里写满了:懒得搭理这个憨批。

牧白这两日肩膀疼得厉害,能不动弹尽量不动弹,因此也还没看过驿报,便趴在门上仔细听。

南风意啧啧摇头:“洛大哥,听说这踏雪年纪不大,竟能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厉害,厉害。”

牧白心道:原来阴阳怪气是潮生阁的必修功课。

洛忘川根本不予理会,南风意兴致不减,翻过一页,念出来:“最新侠客排行,榜首剑客踏雪、凌云宫洛忘川、潮生阁南风……嗯?我怎地掉第三了?”

洛忘川出声了:“你不知道?前十被挑战成功,名次往后顺延一位。踏雪打赢了我,登上榜首,你自然被挤到第三去。”

南风意不可置信:“凭什么?”

“凭我比你强。”

“我不服,等你养好伤,我们再来一战。”

洛忘川扯扯唇角:“准备把结实的琴,别打折了又揪着要我赔。”

“你……”

之后他们说的话,牧白就再听不进去了。

他初出江湖,内力不够深厚,那晚能打赢洛忘川,多是靠技巧、出其不意和一定的运气,若真论功力,还差得远。

因此登上侠客榜首,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牧白觉得脑袋发晕,肩上的伤隐隐作痛,便拖着腿回了屋。

他睁着眼在床上躺过半刻钟,打起精神,翻出枕头下的剑谱来看。

既然这殊荣已经落在他脑门上,也只能加倍努力,让自己的功力配得上名望。

入夜,牧白背着剑,敲开江辞镜屋门。

“江神捕,你要的东西我拿到了。”他一扬手中信件“在洛掌门屋里搜到的洛子逸写给凌姑娘的情书。”

江辞镜眼神一亮:“太好了,多谢少侠!”

他忙将牧白迎进屋,边倒茶边问:“不知这情书,是在哪里找到的?”

“剑鞘里。”牧白说“洛掌门床上有一把剑,模样很普通,我抽出来看了看,便找到这个。”

“哦。”江辞镜恍然“那应当是洛掌门假扮凌姑娘时用的剑。”

牧白问:“你打算如何处置?”

江辞镜沉吟道:“我先把这个交给子逸,看他怎么打算。不过,洛掌门伤势不轻,眼下也不是好时机……哦,少侠,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我知道。”牧白咳嗽一声“这份赏钱我不要,你拿给洛子逸,让他买些补药给洛掌门炖汤喝。”

“这怎么行?”

“就当是帮我个忙。”牧白站起身“时辰不早,我先告辞了。”

他走到门口,想起什么:“对了,以后若是我俩撞上,别逞强,直接认输我不会伤你。”

江辞镜不解道:“怎么……难道少侠你预谋犯案?”

他仔细一想,踏雪这些天登报的事件,确实都在违法的边缘大鹏展翅,但从道义上,却是为百姓做了好事。

“踏雪少侠,你放心,我万镜司不是那迂腐的衙门,你做的都是好事,若真遇上了,我们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让你为难。”

牧白:“……罢了,我走了。”

-

初一,凌云渡。

“你听说没?之前打败梦长老那个青莲谷少主,今日在一醉轩外比武招亲哩。”

“是驿报上画的那个?我看她武功虽高,模样却生得不大行,怪不得要摆擂台才能招到郎君。”

“我听凌云宫的弟子说,上回乞巧节舞剑那个就是她。”

“不会吧?那姑娘多漂亮……”

茶楼里众说纷纭,最后大伙儿一致决定,午时到一醉轩外瞅瞅,看这青莲谷少主究竟生得什么模样。

没成想,比武开始了,招亲的主角却没出现。

围观群众探头探脑,只见着一位白衣青衫的女子登台,施施然鞠了一躬,道:“在下青莲谷画眉,少主身子不适,由我来代她主持比试。”

台下视野极好的位置,夜行和锦衣守在轮椅旁,苏墨手中端着一盏茶,不紧不慢拂去茶沫,斟了一口。

锦衣看见擂台后方摩拳擦掌的凌云宫弟子,捏了把汗,出声问:“公子,需不需要夜行替您上去?”

“不用。”苏墨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锣鼓敲响,比武招亲正式开始。

比试者两两对决,胜者进入下一轮,十轮过后,最终站在台上的人成为擂主,守擂时间一炷香。

牧白消息发布得晚,是以参加比武招亲的人不多,一大半是凌云宫弟子。

八轮比试过后,台上便只剩下三个凌云宫弟子和万镜司江神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