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51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牧白见江辞镜势如破竹,决定提前将他淘汰下场,别给他不必要的期望。

四进二比试开始,牧白翻身上台,站在江辞镜对面。

江辞镜揉了揉眼睛:“踏雪少侠,你怎么……”

牧白心里过意不去,温声说:“你下去吧,刀剑无眼,我不想伤了你。”

江辞镜联想到那天他临走前说的话,拧起眉:“难道你早就知道秦姑娘今日比武招亲?”

牧白没回答,只重复了一遍:“下去吧。”

江辞镜见他避而不答,眉头锁紧,手指攥住刀柄,发出“咔咔”两声。

他盯住牧白,提起刀直冲过来。

牧白没拔剑,只迎上前去,右手接住刀刃,左手一掌拍在江辞镜肩头,接着一个错身,晃到他背后再挥出一掌。

江辞镜被推到擂台边,将刀插入地面,险险停住。

牧白不拔剑是怕误伤,可在江辞镜眼里,这是折辱。他动了真火,拔出刀,飞身跃起,一个跳斩直劈过去。

牧白侧身闪过,左手再次捏住刀背,内力借刀身传递,震得江辞镜手腕一僵。

趁这个机会,他反手夺过长刀向后一掷,“嗡”一声钉在地面上。

接着拳掌之间过了几招,擒住江辞镜的双手,一个过肩摔把人撂倒在地。

江辞镜还未挣脱,牧白便将他拖到擂台边,丢进带师傅来看热闹的洛子逸手里。

掉下擂台便是输。

江辞镜被洛子逸放回地面,扶着膝盖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忽然抡起一拳,砸在擂台边。

接过牧白递来的刀,他一句话也没再说,转身离开了人群。

目送他走远后,牧白转回身,抽出天雨流芳剑。

七枚莹白玉石一出,台上三位凌云宫弟子顿感压力山大。

他们见识过这位的剑法,连掌门都伤成那样,自己与之交手根本没有胜算。

其中一个硬着头皮挨了顿揍,灰溜溜地下台,另外两个直接弃权认输。

牧白站在擂台上,看着画眉点燃一炷香。

有人凭剑猜出他的身份,擂台下议论纷纷。大家都知道擂主是侠客榜榜首,哪还有人敢上来挑战,那不是找揍么?

香即将燃尽,牧白打算把剑插回剑鞘,忽见一道黑影掠过视野。

他察觉到危险,立刻横剑,架住了一柄折扇。

那折扇看似轻飘飘一点,牧白一时不防,竟被压得向后倒去。

苏墨伸手扶住他的腰:“小心。”

青丝掠过耳畔,牧白看清他眉眼,喉结一动:“……卧槽?”

第25章 定亲

用扇子施压的是他,扶着腰的也是他。

牧白眨了眨眼,手上使力,将折扇挡开的同时直起身来:“你上来干嘛?”

苏墨松开他,轻笑着说:“比武招亲啊。”

话音未落,牧白已一剑斩来。

对手是苏墨,就绝不能留手。这人平日装出一副病弱的模样,但武功绝不低,牧白几乎没见过他出手,唯一一次,还是在青莲谷扮鬼,险些被淬毒的银针伤到。

是以一出手,牧白就挥出了青莲剑法第一式。

苏墨险险避过,轻声说:“少侠手下留情。”

牧白挥出第二式,边说:“若是怕被伤着,就赶紧下去。”

苏墨下腰闪过,乌发如瀑倾泻而下,他翩然展开扇子,一旋身,绕到牧白背后。

扬起的青丝再次划过脸侧,带过淡淡的檀木香。

牧白旋剑回身,看见苏墨悠悠然摇了两下扇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混蛋,你给我认真一点啊!”

台下凌云宫的弟子看见苏墨上台,也是傻眼了,直到这会儿才缓过神来:“那不是皇子殿下吗?他没瘸?”

“这步法,像是瘸了的样儿?”

“我看他平日坐在轮椅上病恹恹的,没想到这样厉害。”

夜行和锦衣守着空轮椅,暗暗叹气。

该来的还是来了。殿下为了避开夺嫡之争,装了这么久瘸子,这下好,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还让大家都知道五皇子心机深沉,装病装得跟真的一样。

台上,苏墨侧身避过一剑,余光瞥见那香已燃到尽头,便出手扳住牧白左肩:“得罪了。”

那是牧白原本伤到的地方,还没好利索,被他这一按,顿时疼得狠抽一口凉气:“嘶你……”

牧白蹙起眉,挥剑朝苏墨颈间斩去,然而对方避也不避,折扇径直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