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第17章

作者:祎庭沫瞳 标签: 灵异神怪 强强 玄幻灵异

  这回曾强不干了:“你这个小伙子,年纪轻轻,怎么睁着眼胡说八道呢?我编假话图什么,我还自己找你们这些道士来看,我有病吗?我又不是开鬼屋的,这里有问题对我有什么好处?我的俱乐部开不了门,每天赔多少钱你知道个屁!我但凡少点良心,尸体的事本也与我无关,警方也没对外公布,我大可以继续营业,出了事我也可以想办法推!你倒好,一个修道的,居然把人想得这么坏,你们道观的真人怕不是要被你气吐血了吧!”

  朱昌被骂得脸色涨红,望虚道长赶紧出声安抚曾强,朱昌是他带出来的,这会儿可不能坏了闻苍观的声誉。

  柳文质也忙向曾强道歉。通过这件事,柳文质确定了这位朱师兄虽是修道之人,但并没有太多天份,并不像他平时说的那样能耐,以后在这方面走动,还是尽量不要带朱师兄比较好。

  林叶衔站在墓道口,感受了一下内部,并没有妖精的气息。也就是说即便有超大蝙蝠,咬人的可能性有,可能把一个人的血吸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没有太多进展,又闹了一通不愉快,林叶衔和贺崇泽就先回了酒店,杨有志则陪着曾强去吃个饭,再喝点酒,让他缓和一下郁闷的心情。

  回到酒店,天已经完全黑了,原本贺崇泽又提议了一次晚上出去逛逛,被林叶衔无情地拒绝了。而回到酒店,林叶衔点的肉蟹煲外卖正好送到,还有两杯奶茶。这两样都是林叶衔来湖市前做过攻略的,是这里的特色,去店里吃要排队排到地老天荒,而外卖就很快,只不过外卖费没有优惠,值得一个差评!

  “原来是早有准备了。”贺崇泽笑他。

  “我这叫会享受生活。”林叶衔只将窗帘拉了一半。

  此时湖周围的灯已经亮了起来,可以看到游湖的人,不远处的戏台子也开了起来,若仔细听,还能听到一些戏曲声,也是一道风景。

  “一会儿吃完饭,要不要也去游湖?”贺崇泽问。

  林叶衔摇摇头:“改天吧,事情都解决完,才有玩的心情。”

  贺崇泽不置可否,即便是肉蟹煲,他也吃得很优雅,并把两只螃蟹都让给了林叶衔。

  “今天的事你怎么看?”林叶衔问他。

  贺崇泽不绕弯子:“林子很干净,不正常。刚死过人,不可能一点气息都不留下。再者,林中没有其他动物就算了,不可能连个麻雀都没有。至于那个墓,是有些年头了,却有新旧混杂的气息,说不好是怎么回事。”

  林叶衔同意,想了一会儿,提议道:“明天我们再上去看看吧,就我们两个去。”

  “好。”二人世界的话,去哪儿都行。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写了一堆,两个人还没碎觉~~(大床表示:很无语!)

第22章 交个朋友 道长,说话婉转一点吧。

  酒店提供的洗浴用品香香的,是水果与花香混合的香味,不会过分甜腻,还有一点水果的清爽,林叶衔很喜欢。

  美美地洗过澡,带着香香的味道上床。贺崇泽已经靠在床上等他了。

  贺崇泽还处在初玩手机的上瘾阶段,什么app都想尝试一下,以至于没什么事的时候,都在刷手机。但好像每个app对他的吸引力都有限,知道是怎么回事后,就不再留恋了。

  此时贺崇泽身上的味道和林叶衔是一样的,林叶衔觉得不错,平时贺崇泽身上没有特别的味道,甚至没有鬼会有的香火味。

  “这家酒店的沐浴露味道真好。”钻进被子,林叶衔感慨。

  平时他总是一个人,很少有机会跟别人分享喜欢的东西。自从贺崇泽来了,这种分享就变多了。明明两个人现在还说不上有多熟,可林叶衔还挺喜欢跟他说话的。和之前与傅北箫的分享不一样,好像贺崇泽能涵盖的面更广泛一些。

  “记下牌子,回去买。”贺崇泽放下手机。

  这是他第一次跟别人睡在一起,说实话,很新鲜。而这种淡淡的花果香,特别适合林叶衔。

  林叶衔斜睨他:“不便宜的。”这可不是他现在能消费的东西,不能说买不起,只是在这个价位上没必要。

  贺崇泽笑了:“我给你买。”

  “又来了。用你的银子买吗?”林叶衔吐槽他,现在银子可不是流通货币。

  这回可没有难倒贺崇泽:“我已经让人帮我把银子换成了钱。”

  “这也行?”他不是没想过,只是觉得麻烦,而且大量的银子流出,太惹眼了。

  “在那儿摆着更浪费。”

  林叶衔没打听他换了多少,他可不是占人家小便宜的邪灵。

  就听贺崇泽继续道:“以后家里的东西坏了或者需要换,可以告诉我,我来买新的。”

  林叶衔眨巴眨巴眼,这个提议好像也不错,他们住在一起,如果什么都让他来负担,贺崇泽就太像是个吃软饭的了。而且家里暂时没什么需要换的,他不会狮子大开口,给贺崇泽一点存在感,也挺好的。

  “那也行。”对于没有与别人同住经验的林叶衔来说,这是个逐渐适应的过程,就算只是同住,也需要磨合,如今有个明确的分工,就更有合住的样子了。

  晚上睡着睡着,贺崇泽就感觉怀里多了个人。睁开眼,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他怀里的林叶衔。

  林叶衔睡得很沉,可能是喜欢他身上的温度,脸都埋在他睡衣上了。

  初见林叶衔,他的第一个感觉是这个小邪灵很好看,比他上万年见过的人都好看。

  后来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又发现林叶衔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不贪不占。脾气没有那么温柔,说话也不是温柔那一卦的,却不是持靓行凶的人,不会乱发脾气。

  他和林叶衔相识尚短,而且一直在相宜斋这个小天地里,了解有限。不过他对林叶衔充满好奇,想了解更多。只有对对方有足够的好奇心,才会愿意更多地去发现,去了解。收获的不全然是惊喜,却会有种好好活过一次的充实,不是无欲无求的,才更接近人生的本质。

  没敢乱动,怕吵醒林叶衔,贺崇泽重新闭上眼,陪着林叶衔一起睡去。

  这一觉睡得不错,林叶衔起了个大早,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在了贺崇泽怀里,还有点小小的惊讶。

  他很喜欢贺崇泽身上的温度,不是很冷的那种,只是一点点凉。他本身体温是偏高的,贺崇泽的温度对他来说就像是夏季吹来的一阵初秋的风,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

  他们虽配了阴婚,可并不是真情侣。林叶衔非常不要脸地把责任都推给贺崇泽,怪他体温太舒适,然后在心里骂骂咧咧地起了床,去洗个澡,用他喜欢的沐浴露让自己愉快一下。

  早饭后,两个人再次去了俱乐部所在的山林。没想到在山脚下遇到了同样前来调查的柳文质和望虚道长。

  贺崇泽瞬间就不高兴了,本来好好的二人世界,突然多了两个人,什么气氛都没有了。不过贺崇泽没想过的是,在这种地方“约会”,到底有什么气氛可言。

  同样不高兴的还有柳文质,就差把“气鼓鼓”写脸上了。

  “怎么了?”林叶衔也发现了柳文质的不高兴。

  “哼!”柳文质还傲娇起来了。

  林叶衔一脸疑惑他也没惹到这个憨憨吧?

  就听柳文质一脸正直地控诉林叶衔:“骗子!”

  “哈?”林叶衔心道:我又没卖你假货,哪骗你了?

  就听望虚道长哈哈笑道:“这小子没看出你的本事,我昨晚跟他说了,他正郁闷呢。”

  何必呢?林叶衔也是无语,他不知道望虚道长能看出多少,但自己徒弟是个什么性格,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但凡望虚道长说话婉转一点,都不至于让柳憨憨这么郁闷。

  而贺崇泽的角度和他们都不一样,他想的是:林叶衔是他的人,骗人怎么了?一没谋财害命,二没骗他,很优秀。

  柳文质不时瞥一眼林叶衔,像是等他说点什么。

  不过林叶衔跟没开窍一样,无辜地看着柳文质。就像两个吵架的小朋友,一个等着道歉,一个觉得自己一点没错。

  最后还是望虚道人打了圆场,笑道:“小友啊,我这徒弟脑子一根筋,但本事还是有点的,只是资历上浅。除了观中的师兄弟,平时也没什么朋友。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你们应该合得来的。”

  柳文质的眼神已经从傲娇变成了期待,依旧一下一下地瞥向林叶衔。

  林叶衔笑了,他的朋友也不多,抛开林中那些妖精,平时能称得上朋友的只有傅北箫一个。

  “好啊。”林叶衔爽快地应了。

  柳文质立刻不傲娇了,还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贺崇泽不会干涉林叶衔交朋友,而且就柳文质这样的,对他来说毫无威胁可言,自然不会反对。

  给小徒弟交上了朋友,望虚道长非常满足,又看向贺崇泽,问林叶衔:“这位是?”

  问话间,望虚道长看贺崇泽的表情也变了好几种,不知道的还以为望虚道长学的不是道法,而是变脸。不过无论哪种表情,都没有恶意,更多的还是疑惑。

  林叶衔依旧是老说法,望虚道长没有怀疑,很多这种有本事的人,都会有家族式的传承,表兄弟两个同时具备这样的本事,也是有的。只不过贺崇泽给他的感觉更危险,而林叶衔更多的,还是属于年轻人的活力。

  “你们是受人所托,来查最近的事吧?”望虚道长已经猜到了。

  林叶衔点点头:“曾老板的好友找到我,我就过来给看看。”

  “正好,一起吧。我们道教来了好几波人了,都没查出个结果,这才找上我。我这一年左右都在四处闲转,若不是他们解决不了,我也不会过来了。”也是因为他四处闲转,才在L市遇到了林叶衔,所以说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奇妙得很。

  一行四人一起往山上走。正式确定了朋友的关系,柳文质也不傲娇了,絮絮叨叨地跟林叶衔说着最近他们查到的事。反正零零总总加起来,等于什么也没查到。

  “那是什么?”望虚道长眼神好,一眼就看到树下有个东西,是昨天他们上山时没有的。

  柳文质远远地看了看,惊呼:“师父,好像是个人!”

  这还得了?四个人赶紧往那边走去,树边果然是个人,确切地说,是一具尸体。

  死者大概三十来岁,男性,穿了一身运动装,个头一米七五左右,寸头,头发上还沾着树叶,脸色发青,嘴唇血色全无,脖子上有两个明显的血洞,牙齿大小。就这些情况看,死法和之前发现的那具尸体差不多。

  “又来一个?”柳文质瞪大了眼睛。

  望虚道长也一脸遗憾,感叹着年纪轻轻,就殒命于此了。

  林叶衔上前查看了一番,男子身体已经僵硬,应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林叶衔稍微凑近了尸体嗅了嗅,疑惑道:“有烧纸的味。”

  谁会跑到这里来烧纸呢?可如果是来祭拜之前那位死者的,就说得通了。

  柳文质动作很快,立刻在周围寻找起来。

  林叶衔冲贺崇泽招招手:“你过来看看。”

  贺崇泽未必能给他有用的线索,不过贺崇泽的阅历比他丰富,说不定能看出他没发现的东西。

  贺崇泽蹲到林叶衔身边,但并不是为了看尸体,只是为了离林叶衔近一点而已:“这个男的没有魂魄。”

  “什么?”林叶衔还真没往这个方面想过。

  望虚道长也看向贺崇泽,越发觉得这个人应该比林叶衔还有本事。

  贺崇泽:“人死后正常魂魄会在周围游荡,一天之内会被黑白无常带走。但留下的魂魄气息也需要大半天才能消散殆尽。这个男的如果真是来祭奠前一位死者的,那应该是昨天晚上过来烧纸遇害的。从昨天天黑到我们发现他,就算黑白无常动作再快,也还是会留下一点魂魄气息。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种可能。”

  林叶衔立刻反应过来:“他的魂魄被吃了,或者被打散了!”

  “没错。”贺崇泽就喜欢林叶衔的聪明,说话不费劲儿。

  就在这时,已经走到五十米开外的柳质文喊道:“这边有烧纸的痕迹,还有没烧完的香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大床表示:今天有点用处了。)

第23章 找安魂处 镇不住的黑雾。

  柳文质发现的地方有一块黑乎乎的痕迹,一看就是烧东西所致,但纸灰已经被清理干净,只剩下非常短的一截香,估计是收拾的时候没注意,才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