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第4章

作者:祎庭沫瞳 标签: 灵异神怪 强强 玄幻灵异

  “我觉得不大行。”林叶衔直言,“好看是好看,就是不适合活动。”

  在这里做生意的,不少人都喜欢穿中式的褂子和旗袍,刺绣和料子也特别讲究。有的店员工也穿,但样式、料子就次一等了。

  傅北箫就是爱穿的那一批人,但他年轻,裁缝店老板会根据他的年纪,把样式做一定的改良,更适合年轻人。而且傅北箫还会自己设计款式,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主意,做出来的东西还挺好看。加上他长得帅气,个高气质好,穿上身就是活广告,很多住在这片区域的年轻人看到,也会做上那么一身,逢年过节穿着,也很有几分韵味,还不容易撞衫。

  傅北箫每天就坐在哪儿雕刻,属于很静的工作,和林叶衔这种每天还想着种地的不一样,褂子自然更适合傅北箫。

  傅北箫没有多劝,在他看来,林叶衔年纪还小,喜欢简单休闲,或者花里胡哨的,都正常。

  下午,没什么事的林叶衔就坐在柜台延伸出的桌子前,为手头还能看的几块瑕疵玉做滋养。手边是昨天熊精给他的蜂蜜泡的水,甜丝丝的一点都不腻人,还有一阵花果香,喝着很是舒心。

  一片白狐狸的指甲、一块硬币大小的兽骨,加上一小撮兔子绒毛,一并置于陶碗中。林叶衔手指一划,一道红色的火苗就在碗中燃起,但并没有烟雾产生,火苗也不大,只能看到这些东西被火一点点融为一体。

  一块蛇蜕盖在上面,火苗并没有熄灭,蛇蜕也没有被烧穿。林叶衔将三块瑕疵玉放于蛇蜕上,然后盖上盖子就不再理会了。

  大概三个小时后,林叶衔打开盖子,蛇蜕还完好,下面的东西已经烧成了黑渣,什么都分辨不出来了。上面的三块瑕疵玉看着比开始的时候润了不少,虽然不能去除那些瑕疵,但入手也会觉得舒适水润。

  林叶衔拿起一块轻轻一晃,一抹红光闪过,然后像是完全融入玉中一般,消失不见了。

  林叶衔很满意今天的成果,拿了一块编上红绳,坠在腰间,不会突兀,反而别有一番味道。

  *

  隔天,林叶衔就提上自己的小包,和傅北箫出发了。

  L市离他们所在的景城不远,乘高铁大概一小时就能到。林叶衔这还是第一次坐高铁,很是新鲜,即便窗外没有什么特别美的景色,他也看得十分认真要做一个博学多看的邪灵,就应该这样仔细观察,林叶衔这样对自己说。

  主办方给安排的酒店挺不错,离玉石集市很近。林叶衔自己一个房间,非常方便。

  晚饭后,林叶衔没什么事做,就躺在床上刷手机。

  安魂处有属于自己的论坛,注册的用户必须是在安魂处登记过的妖灵仙鬼。没有外人,上面的消息也就更为精准,没有含糊的信息,也不会搞什么拼音缩写。

  论坛除了安魂处发布的各种公告通知之外,还有闲聊区和接单区。一般大家遇到什么难解决的事,会在接单区挂求助,安魂处也会以处的名义发布一些需要大家帮着解决的事,一般不是大事,处理完后会有各种奖励。

  林叶衔经常上去逛,一般关注的只有古玩街和他出生的那片森林周边的情况。其他地区如果安魂处不找他,他是不干涉的。对他来说,看好自己在意的一亩三分地就得了。

  今天他的一亩三分地依旧平静,林叶衔看得有些无聊。

  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林叶衔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像常见的熬夜综合症患者似的,就是不放下手机洗漱休息,就是要继续刷。

  一条L市的最新消息被刷新出来,说是L市近三个月来失踪了数只开智的狐狸精,至今下落不明,希望知情或者有线索的妖精能尽快联系当地安魂处。

  这事跟林叶衔没什么关系,L市的事也轮不上他管。但他的林子里就有一只白狐狸精,回头还是提醒一下比较好。就算是妖精,也得做个时刻注意安全的妖精。他的地盘,可不允许有妖精出意外,不然他的脸往哪搁?!

  虽然换了地方,但林叶衔并不认床,这一觉睡得不错。早上和傅北箫吃了当地特色早餐,便出发前往玉石集市了。

  集市比林叶衔预想得大,人也比预想得多。这会儿还没开市,大家都在门口等着,有相熟的人相互打着招呼,看起来都是老玩家了。

  今天天气特别好,万里无云,阳光柔和,怎么看都是适合一整天待在室外的好天气。

  林叶衔的头发在阳光下泛起暗红色,很是特别。林叶衔天生头发是这个颜色,不过傅北箫问起来的时候,他会说是染的,毕竟哪个人类会有这样的头发呢?

  “一会儿开市了,我要先去主办方开的拍卖场淘几块好玉,都是暗拍,很快的,花不了多少时间。你先去其他地方逛一逛,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中午的时候我们在街尾的茶楼里见。”傅北箫提议。

  他去的地方玉石价格肯定不在林叶衔的预算内,让林叶衔跟他一起,是浪费林叶衔的时间。别小看这半天时间,今天人本来就多,半天时间足以让林叶衔喜欢且负担得起的料子被人挑走了。

  “好。”自己什么身价,林叶衔心里超有数,不该去的热闹不去也罢。

  随着一阵鞭炮声,集市正式开门。有几个着急的,直接就往里冲了。那些还端着几分优雅的,也能看出步伐倒腾的速度并不慢。

  林叶衔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逛过去。

  赌石这种事林叶衔是不会干的,他根本不会,万一切开啥也不是,他能气炸。这边除了玉石,还有几个摊子在卖古玩。和玉石一样,是真是假、是好是坏,全凭眼力。

  在一个小摊位前,林叶衔看中一块青白玉,大小看着能抠个扳指。林叶衔指着问:“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手指一比划:“八千。”

  “能摸吗?”林叶衔问。

  “随便。”老板毫不介意地说。

  林叶衔拿起玉料,触手很润,细腻微凉,是个好东西,但价格嘛……

  “能便宜点吗?”林叶衔问。

  “你想多少拿?”听老板这语气就是老生意人了,根本不多废话,就是一手钱一手货的社会人。

  林叶衔也一比划,说:“八百。”

  老板小小的眼睛翻出了堪比林叶衔一双大杏眼的白眼:“不卖!”

  “哦。”林叶衔有点失望,但还是把料子放下了,继续往前逛。

  那块青玉是不错,但想掏空他的家底,门都没有!

  就在这时,他听到不远处的摊位传来高声的吆喝:“玉石盲盒,五十九一个,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喽”

  林叶衔别的没听到,就听到了“五十九”,这才是适合他的东西!于是加快了脚步,往那个摊位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今天还有一章哦,别漏看了。

第06章 识货的人 老大,出事了!

  卖玉石盲盒的摊位很大,桌上摆放着统一规格的盒子,上面标了序号。要哪个,直接报号,店家会把盒子拿到顾客面前,顾客可以选择当场拆,也可以带回家慢慢拆。

  摊位前的顾客不少,因为不能先拿到手里掂量其重量再决定要不要,所以能开出什么全凭运气。

  相比那些动辄上千上万的玉石,这五十九块对来逛集市的人来说跟不要钱似的。年轻人对盲盒又多有兴趣,随手买两个,也算没白来。

  林叶衔观察了一下,选择当场拆的人,有开出水晶的、有开出琥珀的,只偶尔有运气奇差的,开了块鹅卵石出来,也没有找店家麻烦。

  而无论给哪一位客人取盲盒,店家的表情都一样,可见店家也不知道哪个盒里有好东西。

  林叶衔想试试水,就买了一个。

  店家把他要的号码盒放到他面前,笑盈盈地道:“拿好了。”

  “谢谢。”林叶衔掂量了一下盒子,还挺重的。

  “小伙子,开吗?”旁边看热闹的大爷笑问。

  林叶衔本来就是想试水的,便道:“开。”

  他这么一说,大家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了他这里。

  林叶衔觉得盒子这么重,应该会有好东西。

  于是他拆开盒子,拿出里面不透明的包装袋。等撕开包装袋往外一倒,好家伙,一块手掌大的实心大石头出现在大家面前。

  “哈哈哈。”周围的人都笑了,没有恶意,只是觉得这小伙子运气有点差。

  林叶衔也蒙圈了,这是啥?还不如人家开的鹅卵石漂亮。这跟他在林子里随便捡一块山石毫无区别。

  开局两次都不顺,林叶衔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小伙子,要不要再买一个试试?”老板笑道,“我们这儿开出石头的概率还是很低的,你再买一个,肯定能回本。”

  林叶衔一脸不信任地看着老板,犹豫了半天,说:“不了。”

  然后把那块石头往包里一塞,就离开了这家店开出石头的概率的确不高,但运气没来,该碰上还是得碰上。

  继续往前走,路上没遇到有眼缘的东西。倒是有几家有几块玉还不错,品质不是顶尖的,但放在他店里够用了。只是他得货比三家,不着急买,也不用怕被买走,这个品质的不少。

  直到走到街尾,林叶衔心里盘算着哪家的玉石价格最合算时,一转头,就看到一个买古玩的摊位。

  别人家的摊位最起码还起个架子,而这位老爷子的摊位就是平地铺一块布,上面毫无章法地堆了各种古玩,就跟直接从麻袋里倒出来,摊开都懒得摊似的。

  其中吸引了林叶衔目光的,是一个铜鼎。这个鼎不大,大约常见的香炉大小,上面黑黑绿绿的,很有年代感,被堆在一个木雕旁边,很不起眼,但林叶衔还是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它。

  并不是因为它长得旧,而是林叶衔在它身上感受到了祭祀的气息。这必然是个老物件了,而且之前主要用于祭祀,才凝聚出了这样的气息。这气息很干净,没有血腥,也就是说不涉活祭,这很重要,有利于林叶衔滋养店里的东西。

  “老板,那个铜鼎能给我看看吗?”林叶衔问。

  老板年纪不小,却精神矍铄,目光有神,二话没说,就把铜鼎拿给了林叶衔。

  拿在手上,祭祀的气息就更重了,这样的东西能让林叶衔的滋养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是不可多得的好物。

  “老板,这个怎么卖?”

  老头一笑:“想买我的东西可没那么容易。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有什么东西能跟我换。”

  “换?”生意还有这样做的?

  老头悠哉地继续道:“你要有我看的上眼的东西,这铜鼎白送你都行。若没有,再多钱也别想从我这儿带走物件。”

  这下林叶衔可为难了,他现在除了包里有块大石头,实在没什么能跟老头换的了。

  见他半晌没声音,老板也猜到了,脸上笑意不变,说话却很干脆:“那就没办法了,我的东西只卖给有缘人。”

  林叶衔悟了,难怪没客人。

  林叶衔不是会缠人的性格,人家不卖,他也不能明抢,又不是在他的地盘上,这要是让安魂处知道了,他麻烦就大了。不是怕,只是没必要。

  “嘿,我说你个老小子,卖了这么多年货,只长年纪不长眼力啊。”一个头发花白,慈眉善目的老道士捋着自己的山羊胡,迈着八字步走过来。

  老头明显和老道士相熟,瞪着眼骂道:“胡说八道,我的眼力别提多好了!”

  “年纪大了,要服老。”老道士坐到老头旁边,还努力挤了挤对方,让老头空出多一点位置来,然后指了指林叶衔腰间的瑕疵玉,“你看看那个。”

  老头看了两眼,一脸“你在骗我”的表情:“不就是块普通的玉吗?”

  说“普通”都是给面子了。

  “啧啧,说你不行你还不服,一块瑕疵玉,能有这样的色泽和润感,你在这个集市上看看,能不能找出第二块!”老道士就差把“朽木不可雕”写脸上了。

  老头又看了几眼,抬头对林叶衔道:“小兄弟,你这块玉是哪儿弄的?”

  林叶衔知道这个圈子里肯定有能人,既然被老道士看出来了,他也不过多遮掩:“是我自己养的。”

  “可否借我看看?”老头又问。

  林叶衔随手摘下来,递给老头。

  老头一上手,表情就变了,又仔细地打量了林叶衔一番,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哟。”

  老道士从旁道:“你跟小兄弟换这块玉,能保证你身子骨三年没病。”

  老头一拍大腿:“小兄弟,是我看浅了。我拿那个铜鼎跟你换这块玉,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