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第60章

作者:祎庭沫瞳 标签: 灵异神怪 强强 玄幻灵异

  如此,要查的面就更广了,肯定也更费人力。不过为了找到失踪的人,花再多人力都是值得的。

  “一会儿我会让人联系安魂处分处,让他们往这个方向找一找。”寒昭歌看着贺崇泽,说,“不过这次请你过来,是想让你帮忙看看这些人是否还活着。”

  只要人活着,哪怕是被拘起来,也比死了找尸体强。而且如果这么多人都死了,那势必会引起城市的恐慌,必须提前将一切安排妥当。

  林叶衔这才想起来,对哦,既然贺崇泽是阎帝,那查这个必然是小菜一碟。虽然他也希望这些人都活着,可若真的遭遇不幸,这番找下来,说不定能问出被害地点,不至于让这件事成为迷。

  “可以。”贺崇泽应道,“我需要失踪人口的姓名和八字。”

  地府每天迎来那么多鬼,如果没有具体资料,就算他是阎帝,找起来也会很费功夫。

  寒昭歌:“我这就让管家去分处取。”

  林叶衔眼睛亮亮地看着贺崇泽,连吃饭的动作都停下了。

  贺崇泽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不过是早晚的事,便道:“带你去,好好吃饭。”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让大家久等了,抱歉。

第69章 帅气 贺崇泽忙碌的样子。

  林叶衔吃得太饱, 这会儿已经拉着贺崇泽出门散步了。即便是在北方,夏天也不会过于凉快。两个人一路走出很远,才看到主干路和人烟。

  北方人豪爽得很, 但凡路过烧烤摊,都能看到光着膀子喝着啤酒的男人, 女人也不遑多让, 手边的空啤酒瓶可不比男的少。

  林叶衔还挺喜欢这种氛围的, 只不过他现在吃饱了, 什么也不想,并没有融入其中的打算。

  “寒昭歌的性格住在这种城市里, 还挺格格不入的。”林叶衔不是想吐槽, 只是这么觉得。这里的人热情豪放, 而寒昭歌却是个冷漠孤独的。

  贺崇泽微笑说:“他只是喜欢这边的气候。”

  林叶衔看着星子明亮的夜空, 说:“等天冷的时候我们再来吧, 我想见识一下这里的雪景。”

  景城也会下雪, 但和真正北方的雪相比, 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贺崇泽点头应好。

  庄园里,寒昭歌坐在大客厅里,看着一旁面无聊赖的凯风:“你不出去走走?”

  “不去。”凯风懒洋洋的,“这几天都没睡好,今天准备早点睡。再说,我自己一个人出去走有什么意思?和崇泽他们一起,又显得我就是个大灯泡。”

  他可不会妄图拉寒昭歌跟他一起去, 肯定比他自己去溜达还无趣。

  寒昭歌:“我倒是挺意外的。”

  “什么?”

  “林叶衔知道贺崇泽的身份后, 居然没有生气。”关于林叶衔脾气不怎么好的事, 就连他都听说过。

  凯风一拍大腿:“可不是嘛,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还特地说了几句风凉话, 结果被崇泽几个毛巾卷就搞定了。哦,对,他给你带的那几个就是那时候一起买的。”

  寒昭歌并不太喜欢甜食,只是礼貌性地吃了一点。

  “看着他俩,我就开始相信命定的缘分了。”凯风笑得很走心。

  “命定的缘分吗……”寒昭歌单调地重复了一句,白色的睫毛微垂,遮住淡色的眸子。

  等管家取了失踪人口的姓名八字回来,贺崇泽和林叶衔也散步回来了。

  时间还早,贺崇泽让林叶衔稍微睡了一会儿,到了午夜十二点,才画下阵法,打开了通往地府的大门。

  林叶衔还特地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先不管地府是不是书本上写的那么乱糟糟,他去贺崇泽的地盘做客,总得穿得像那么回事,才显得重视。当然了,如果地府和书本上描述的一样,那下次他就随便穿咯。

  穿过门,两个人直接来到了地府的议事厅。

  意料之中,地府又在开会。见贺崇泽回来了,大家纷纷起身,口称“帝君”。而在看到和贺崇泽一起回来的林叶衔后,所有鬼都愣了一下,一副想笑都不太好意思的样子,就这么盯着林叶衔看。

  被别人看的同时,林叶衔也在打量他们,虽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但一个个长得还是挺周正的,没有血淋淋的,也没有哪有缺陷的,看着就很不地府。

  阎王反应最快,立刻跳起来:“哎呀,帝君,您带帝后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属下也好准备一番招待啊。”

  帝后?林叶衔嘴角抽了抽,这是在指他?然而他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临时过来有事,你们继续开会吧。”贺崇泽知道这几个人巴不得他立刻归位,但他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属下们已经开完会了,正闲聊呢。”阎王一副很殷勤的样子,“帝君,帝后,请上座。”

  这倒是颠覆了林叶衔对阎王的刻板印象,他怎么觉得这个阎王有点狗腿呢?

  贺崇泽还是没有想与他们坐下来聊天的意思,只说:“等我办完正事再说。”

  林叶衔同时也发现,贺崇泽虽为帝君,却没有那么大的架子,可能也是与时俱进吧。

  “您有什么事,就吩咐属下来做。”阎王笑道,“再说,帝后好不容易来一趟,属下们也想和帝后熟悉熟悉。”

  还没等贺崇泽说什么,林叶衔就先开口了:“能不能换个称呼?听着太别扭了。”

  阎王从善如流:“您希望属下们如何称呼,尽管吩咐。”

  阎王这个“您”字,林叶衔别提多不习惯了,再怎么说,人家活得也比他长,他可担不起。

  贺崇泽知道林叶衔不喜欢这种上下级分明的态度,林叶衔自由惯了,不跟自己讲规矩,也不跟别人讲规矩,于是便道:“你们叫他‘林先生’就行。”

  “是。”大家纷纷应道。

  这些属下跟了他这么久,他哪能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于是耐着性子给林叶衔一一介绍了他们。他原本是想着查完了这些失踪的人再介绍不迟,可没想到这些下属比他急多了。

  “林先生今天留宿吗?我让他们把帝君的房间收拾一下。”阎王开心地搓手,他似乎看到了退位的曙光。

  “晚些再说。”贺崇泽替林叶衔答道。

  “是是是,那帝君您先忙,属下这就让人收拾房间。”阎王乐道。

  贺崇泽没说什么,随他们去办了。

  “地府的官员看起来都还挺友善的。”林叶衔跟着贺崇泽往前走。

  地府并没有他预想的那么破烂昏暗,除了没有自然光,各种设施和灯光是不缺的。鬼又不能见阳光,待在这样的地方只会觉得舒适。

  建筑风格保留了古朴的成分,但设施还挺与时俱进的,不能说多么现代,却也算便利了。

  “因为人类畏惧死亡,所以会将地府描述得可怕血腥。但实际上地府不过是另一个世界罢了,也可以理解为人类从生到死再到生的中转站。只要没做亏心事,地府也不会莫名给他们按上必须受罚的罪名。”这一路灯光不足,可能是没人走,也就没把灯都打开,贺崇泽便牵上林叶衔的手,让他小心不要撞到那些装饰品,“我一直认为地府是最公平的地方,无论生前是贫穷还是富裕,到这里所面临的规矩律法都是一样的。而生时所为的善恶,都将在这里得到清算。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这样想来,的确如此。林叶衔问他:“地府是不是很大?”

  贺崇泽点头:“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到处走走。”

  “好啊。”因为打破了认知,他反而对这里更好奇了。

  贺崇泽先去了放生死簿的地方。

  “我能进去吗?”林叶衔问。

  贺崇泽笑说:“当然。不过这些册子不能随便动,只能看看。”

  林叶衔点头,进门后,小心地走着,怕把这些已经移到外面的生死簿碰掉了。

  “也不用这么小心,不拿它们的话,是不会自己掉下来的。”

  “哦。”林叶衔四处张望。

  贺崇泽一边查找名单上的人,一边给他解释生死簿的原理。

  “这么多,每天应该很忙吧?”站在这里,更能感受到人类的生死循环,每天有那么多人离世,同时也会有很多人降生。

  “是挺忙。”贺崇泽略带几分感慨,“以前不觉得,每天都是这么多事情做。但现在再看,就觉得时间的确被塞得很满。”

  以前他一个人,从早忙到晚,是很正常的。但现在不一样,他有了林叶衔,肯定需要空出足够的时间来陪恋人。

  可能是林叶衔从认识贺崇泽,贺崇泽就一直很闲,虽说挂着帮他看店的名头,但他店里也不是人来人往的那种,后来更是有了俞闲,贺崇泽就比他这个老板还像老板。

  而今天看到贺崇泽认真而熟练地翻找生死簿的样子,林叶衔觉得很帅气,眉眼之间也更为犀利了。

  林叶衔看着看着就不想动了,就那么盯着贺崇泽。

  贺崇泽倒没注意到他,查找的动作丝毫不慢,却给人一种游刃有余,慢条斯理的感觉。似乎就是在告诉所有人,这里是他阎帝的地盘,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知道看了多久,贺崇泽走过来揉了一把林叶衔的脑袋:“是不是很无聊?”

  林叶衔摇摇头:“没有。你查完了?”

  “嗯。名单上的人都活着。”贺崇泽说。

  这是好事,至少暂时不用考虑会造成恐慌了。

  “那就好,下一步怎么办?”林叶衔问。看到刚才贺崇泽的状态,他本能地觉得这种事已经不需要他去想了,问贺崇泽意见就好了,他肯定知道的。

  “我会让人通知昭歌他们,既然人活着,那肯定就有藏身地点。只要是活人,就不可能一点痕迹不留,让分处的人帮着找,实在不行就调总处的人来,早晚会有线索。”贺崇泽拉住林叶衔的手,“而我要做的,就是带你参观地府。”

  林叶衔笑了,大眼睛里像有星星:“那就请你给我当导游了。”

  “荣幸之至。”贺崇泽低头亲吻了林叶衔的手背,笑得温柔又绅士。

  而凑在门口往里偷看的阎王、判官和无常一个个激动的小脸通红,生怕被发现,还彼此悄悄地握了握手这是不是表示等林叶衔对地府熟悉了,阎帝就会带他住进来了。到时候地府的一切就能回归正轨,他们也不用开会了。而地府也会迎来一个很厉害很能打的帝后,那以后他们地府这实力,不就更强悍了嘛!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今天又是来晚的一天= =

第70章 热情好客 新婚需要很长的假!

  对于阳间来说, 白天热闹,晚上冷清是常态。而地府恰恰相反,现在才是这里热闹的时候。

  离开阎王殿, 贺崇泽带着林叶衔逛起来。

  除了巍峨的阎王殿外,其他地方和阳间差别并不大, 也划分了商业街和住宅区, 设施都很先进。唯一和阳间不太相同的是, 这里的房子多以别墅和平房为主, 没有什么楼房。高楼都属于商业中心了,大概和阳间烧的东西有关, 基本上纸扎的房屋都是平房或者两层小楼。

  除了此之外, 地府的鬼们用的手机也很先进, 那长度都快赶上胳膊了, 宽度也快赶上脸了, 林叶衔就觉得听电话都费劲, 却是这里最流行的款式。

  鬼的生活也和生前差不太多, 会尽量找工作,多赚香火钱。剩下的,大概就是等排号投胎了。

  “这么多鬼,地府住得开吗?”林叶衔好奇地问。

  一般的鬼是见不到阎王的,所以即便贺崇泽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也没鬼认出他来,就很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