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第81章

作者:祎庭沫瞳 标签: 灵异神怪 强强 玄幻灵异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铺垫已经做完了,马上就会进入解题了!

第90章 没想到 江泷:就我和阿炎知道。

  吃完早饭, 林叶衔和贺崇泽就出发了。他们要去鸟雀的落脚点,看能不能找到喜鹊精。这会儿他们也不敢多耽搁,怕这些鸟雀再飞走了。

  鬼差提供的地方是在一处近湖的山壁上。这里本来就是鸟类的栖息地。

  随着太阳升起, 鸟儿也忙碌起来。

  对于这些外来客,本地鸟并没有驱逐的意思, 似乎已经习惯这里常有外来鸟。而这些本地鸟也不怕人, 可能是没有多少人能真攀爬到峭壁上来, 对它们来说形成不了威胁。

  林叶衔和贺崇泽轻巧地落到山壁上。周围鸟多得让林叶衔根本看不清有没有喜鹊精。而且有一部分鸟看起来呆呆傻傻的, 估计就是外地飞过来的,可能对自己此时在哪儿, 又为什么在这儿, 完全不清楚。

  这么一个个找也不是办法, 林叶衔起了阵法, 寻找喜鹊精的位置。

  这回阵法有反应了, 一缕红烟引领着他们往峭壁后的山林走去。

  这片山林的树木十分低矮, 应该是天然生长形成的。别看矮, 枝叶倒是很繁茂,远远望去连城了一片,看不到头。

  红烟一路钻进林中。林叶衔和贺崇泽紧跟上去,走了大概五分钟,来到一颗略高些的树下,树上有个洞,看着不深, 像是不会筑巢的鸟留下的。

  “喜鹊?”林叶衔冲着树洞喊了一声。

  喜鹊的叫声几乎是秒应, 紧接着, 就见喜鹊精蹦了出来。看到林叶衔, 眼泪都跟着飙出来了:“老大!!!!”

  这大嗓门让林叶衔放心不少, 至少证明喜鹊精没什么大事。

  喜鹊精扑腾着翅膀,飞进林叶衔怀里,大叫道:“老大,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林叶衔仔细检查了一下喜鹊精的情况,翅膀和身体都有擦伤,好在并不严重,上点药就行了。

  “你应该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飞到这儿来。”喜鹊精没事,林叶衔就可以放心说它了。

  喜鹊精眨巴着小豆眼,努力把眼泪憋回去:“我也不知道啊,我清醒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儿了。我连这是哪儿都不知道。老大,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弱小无助可怜,我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能找到喜鹊精,贺崇泽也松了口气,没管喜鹊精怎么跟林叶衔诉苦,而是探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你还给我可怜起来了。我一路追过来,觉也没睡好,也没空和你们夫人谈恋爱,这么大的损失你都不好好反省一下吗?”林叶衔斜眼看他,“一天到晚不好好修炼,让人控制了,都没地方说理去。”

  喜鹊精:“……老大,你怎么这样?你都不安慰我吗?我真的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再说,你和夫人都成亲了,怎么还谈恋爱啊,不能骗鸟的!”

  说着,喜鹊精脱离了林叶衔的怀抱,飞向了贺崇泽肩头,态度也完全不一样了:“夫人,非常感谢你来找我,看到你,我有安全感多了。我们老大一定是提着灯笼找了八辈子,才遇上了你,你就是我们最好的夫人!”

  贺崇泽抿嘴克制住了笑意,在林叶衔的眼神压力下,也不好多说什么:“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你们来了,我就好了!”喜鹊精扑扇着翅膀,完全没了之前还有些怕贺崇泽的模样。

  贺崇泽对林叶衔道:“既然找到了,就先回去再说吧。”

  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

  林叶衔点头,一把将喜鹊精从贺崇泽的肩膀上薅下来,提着它的翅膀,跟抓了只大鹅似的,回到了小院。

  向姑娘们要了些嫩玉米回来喂喜鹊精,喜鹊精总算能不费力地吃一顿饱饭了,就算没有小虫子它也不嫌弃。

  林叶衔啃着姑娘们给他买回来的点心,喝着茶水,晒着太阳,好像一切又回到了最安稳的时候。

  等喜鹊精啃饱了,才抖了抖毛,感慨道:“总算活过来了啊!”

  林叶衔:“……”

  “说说吧,到底什么情况?”林叶衔问。

  喜鹊精的小豆眼又试图挤几滴眼泪出来,但最后以失败告终,就老实地说道:“本来我一早起来好好的,还想着今天吃哪种虫子能让自己开心一下,然后就失去意识了……”

  喜鹊精说着自己的经历,清醒过来时,它整个鸟都傻了。先不说他适不适合在悬崖峭壁上生活,就周围那一看就啥也不知道的小鸟和不时掉落的鸟屎,就让它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峭壁了。

  “我也不知道要往哪儿去,而且还受伤了,只好先找个地方落脚。正想着老大会不会来找我,你就出现啦!”说到这儿,喜鹊精可高兴了,说明它跟对了老大呀!

  “除此之外呢,有没有感应到什么?”林叶衔问。

  喜鹊精仔细想了想,摇摇头说:“我虽然没意识,但的确有感觉像是被什么吸引了,才往这边飞的。不过吸引我的东西好像没有恶意,感觉就像……”

  琢磨了好一会儿,喜鹊精才把话接上:“感觉就像是请我来走个过场,不需要我做什么,只需要我来一趟。”

  林叶衔听得眉头都皱起来了这啥啊,怎么听不懂?

  贺崇泽并不觉得喜鹊精说的是废话:“我们得回峭壁那边看看,说不定会有发现。”

  贺崇泽都这么说了,林叶衔只能点头:“晚上再去吧,到时候鸟都睡了,比较好找。”现在鸟到处扑棱,会加大寻找的难度。

  给喜鹊精涂了药,让它好好睡一觉,林叶衔又问贺崇泽:“接下来怎么办?”

  贺崇泽略考虑了一下:“现在还不能完全证明这事与江泷无关,有机会还是得试探他一下。至于喜鹊精,让鬼差把它送回山林吧,在山林里它更好修养。”

  “就这么办!”有贺崇泽在,果然不需要他想太多事,贺崇泽都能提前想好,为他分忧。

  天一擦黑,林叶衔就把喜鹊精托付给了鬼差们。

  见到鬼差,喜鹊精整个鸟都僵住了,作为妖精,它和人类一样不愿意见到鬼差啊,那是轮回的象征!

  “帝后放心,属下一定将它安全送回山林。”鬼差道。

  喜鹊精觉得自己幻听了,僵硬地转头去看林叶衔:“帝、帝后……那是什么?”

  林叶衔懒得解释,应付道:“就是一个称呼,不用在意。”

  喜鹊精脑子也小,还真就没深究:“老大,你确定他们送我没问题吗?”

  林叶衔拍拍它的脑袋:“放心,肯定把你活着送回去。”

  无论喜鹊精多僵硬,还是被鬼差带走了。林叶衔着急把它送走,也是怕这里有什么针对这些鸟雀的东西备着,再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送走喜鹊精,两个人又去了峭壁那里。在那边仔细搜寻了一圈,果然发现了一个极不起眼且已经失效的阵法。

  阵法很简单,只是用五谷做了阵眼,从而吸引鸟雀。也是因为如此,这个阵法并没有攻击性,正像喜鹊精说的,没有威胁感。

  “这是什么阵法?没见过。”林叶衔觉得很新颖,他就没见过用这种东西做阵眼的。

  贺崇泽微微皱眉,此时阵法已经失效了,不知道没有将它清除是疏忽了,还是并不在意。

  “这是很早的阵法了,现在多是些爱逗鸟弄猫的老头在用。阵法中央摆上动物们喜欢的食物,就可以把它们引过来。不过食物有讲究,一定得是历经千年以上的食材,才能起到吸引的作用。而且正常来说,不会吸引到太远地方的动物。”

  林叶衔抓了一把五谷:“你说这东西上千年了?”他觉得和一般市场里买到的没区别。

  贺崇泽笑道:“它可能才结出来一年左右,但它的种子一定是上千年来一直繁育下来的。像这样的东西,不能有肥料,不能做增量培植,就是以最原始的状态活下来,不断生长。”

  “现在还有这样生活的作物?还很活吧?”就算活下来,产量也一定很感人。

  “如果是养在天庭,就不会有这个问题。”贺崇泽说。

  “你是说这是天庭的人做的阵法?”

  “至少是能接触到这种种子的人。”

  “你这么一说,让我想起傅哥了,如果傅哥真是上仙,那会不会也在哪个山洞里藏了这样的种子?”林叶衔纯属好奇。

  “说不定真有。”

  “那回去问问他!”林叶衔站起身,既然这个阵法没什么恶意,他就放心了。至于是哪路仙人在这儿弄的阵法,他着实是管不上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顺道打包了夜宵,去了江泷那里,想看看能不能套出点话来。

  作为一个早起侍弄农作物的人,这个点都是洗洗要睡了,却硬生生被林叶衔他们拖住了一起吃夜宵。

  江泷是个爽快人,不仅没拒绝,还拿了两瓶冰镇啤酒来助兴。

  怕烧烤凉了不好吃,又特地生了个炉子,微炭火烤着,在抓住夏天尾巴这件事上,也算是很用心了。

  林叶衔不是个能喝的,还是以吃为主。因为都是烤熟的,也不用在意林叶衔的烧烤技术怎么样,热着入口就很好。

  林叶衔吃一会儿就凑到贺崇泽那儿去蹭一口啤酒。

  贺崇泽并不多给他喝,每次只让他喝一小口,林叶衔也不计较,就这么蹭着。

  两个人亲亲密密的,就更显得江泷像个孤家寡人了。

  撸着大腰子串,江泷感慨道:“咱们几个里,真真就我一个是一场恋爱都没谈过的纯孤家寡人啊。”

  这话让贺崇泽像是被电过了一下,神情严肃地问:“昭歌谈过?”

  江泷一下乐了:“,别说,这事还就我和阿炎知道,连凯风都不知道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

第91章 怀疑与佐证 各种事情。

  谈个恋爱这么保密吗?林叶衔不是很理解。他知道寒昭歌的性格, 可如果真心相互喜欢,想要介绍给朋友是在所难免的吧?除非是还没来得及……

  贺崇泽表面看着还是很镇定,问:“对方是什么人?”

  “听说是个修仙道的。”说到这个, 江泷来了兴致,“说来也是巧, 我和阿炎那天是不请自去的, 远远地就看到昭歌和一个白衣男子在花园散步。两个人举止亲密, 我还是第一次看昭歌笑得那么开心呢。”

  “对了, 说到这个,你记不记得昭歌有段时间突然不那么自闭了?就是那个时候, 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我听他管那个人叫‘阿箫’, 具体怎么写不知道, 反正是这么个叫法。”江泷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之后昭歌也看见我们了, 没把对方介绍给我们。那个时候可能刚谈, 不太好意思。我和阿炎也就笑话了他几句, 没敢深问,怕他生气把我们打出去。”

  贺崇泽想着那段时间,那是在地府出事之前。那会儿和昭歌联系的话,昭歌的话的确多了不少,赶上年节还能收到昭歌发来的祝福,活得还挺有人气儿的。

  不过那阵子并没有现在这么太平,他和凯风都有事情要处理, 没有过多在意, 只以为昭歌是这么多年终于活明白了, 性格好转了, 根本没往深里想。

  “后来呢?”贺崇泽问。

  江泷摇摇头:“具体我也不清楚, 只知道阿箫消失了,昭歌又变回了之前那个昭歌。”

  “‘消失了’是指两个人分开了你们没再见过,还是人没了?”

  江泷回想了一阵,说:“我没再见过这个人。我记得阿炎跟我提过一嘴,说是渡劫失败,人没了。具体怎么回事,他也没说,我当时被急事叫走了,后来就把这事忘了。每每看到昭歌时才会想起来,但我也不敢问啊,这不是找死吗?”

  不知道为什么,从听到“阿箫”这个名字,林叶衔就想到了傅北箫。傅北箫如果上一世真是上仙,那走的可不就是仙道吗?可线索还是太少,无法断定。

  “那个‘阿箫’有什么特征?”贺崇泽问。

  江泷努力回想着,有些为难:“就是人挺帅的,比昭歌高一些,别的我还真想不起来,都过了这么多年了,真的没太多印象了。哎,如果阿炎还在,我们两个合计一下,说不定能想起点什么。现在就我一个人,一时还真是想不起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