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125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没事儿,我还能挺。”
  苏不语冷冰冰道:“愚蠢的人类啊,不要拖我后退,快去躺着。”
  李白笑了,“那就谢谢小哥你了。”
  他果然按照苏不语所说爬上了床,似乎对于苏不语十分信任。
  苏不语:“先把衣服脱了,怎么穿湿衣服睡觉?”
  “哦。”
  苏不语撇开头,冷淡道:“我在门外,有事就叫我。”
  说着,他挑了几件衣服带着女仆出门了。
  “咔嚓。”
  门扉合拢。
  李白等了一会儿,突然爬起来,蹲到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
  他听到尼古拉斯跟那个女仆的对话——
  “去取一些冰块过来。”
  女仆:“我为什么要听一个npc的话?话说,你真是npc?也是,除了npc怎么会有人有这么标准的毒舌傲娇性格,啧,还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见到,行了,行了,我去就是了。”
  “真没见有这么关心试炼者的npc,提醒你,你真心对他,他未必真心对你,说不定他现在还在怀疑你的目的躲在门后偷听呢。”
  门后的李白一惊,接着,难以抑制的愧疚和对自己的失望像是潮水向他袭来。
  他的脑子乱的厉害,立刻后退几步,脱下衣服,爬进被子里。
  他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应该相信尼古拉斯的,他刚刚那番举动若是被尼古拉斯知道……
  李白叹气。
  即便他知道了也只是会说“啊,我早就知道了,试炼者就是这样虚伪”。
  他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
  不对……
  李白捂着额头。
  ……似乎有哪里怪怪的。
  他遭受的降智打击以及高烧已经将他的脑子搅乱成一团浆糊,思考不能了。
  他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门外。
  苏不语拿下扣在门上作为偷听道具的杯子。
  女仆,不,应该说是白起立在一旁,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刚刚苏不语指示他说出那样一番对话。
  他简直纳闷了,苏哥怎么会知道那人会起来偷听的?
  苏不语带着她走到楼梯口,“你想说什么?”
  白起“咚”的一下,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苏不语抱着胳膊,默默看着他。
  虽然苏不语现在的身后还没有跪下来的白起高,但是看着苏不语的时候,白起总觉得自己要矮上一头。
  “大佬,你到底是怎么顶着这么明显的牌子也能把人哄团团转的啊?”
  苏不语摸摸下巴:“这不都是我的功劳,是他自己大脑先出问题的,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倒是你……”
  他看向白起。
  可还没等他说话,白起苦笑着低下了头。
  他现在这副样子倒是有些负荆请罪的样子了。
  “对不起,苏哥,我觉得咱们在这次试炼场之后还是分开吧。”
  苏不语没说话。
  白起盯着地毯上苏不语小小的影子,开口道:“刚刚我失口叫出了你的姓,那不该是我犯的错误。”
  “我想,这应该是写在我身体里的数据造成的结果,即便我不想害你,但是,我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下意识伤害你。”
  “所以,”白起闭上眼,“谢谢苏哥你的信任,我还是一个人离开好了。”
  “在这样下去,我怕……”他的声音竟带着一丝颤抖,“我怕真的会害死你。”
  说罢,他把头埋的更低了,像是任由苏不语打骂都不会还手似的。
  苏不语神情平静,声音自然:“你说完了?”
  “嗯。”他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鼻音。
  “那就下去拿冰块吧,撒谎最重要的一条便是要吧谎编圆了。”
  白起:“……”
  不对啊,这个走向不对。
  “不,苏哥……”
  苏不语打断他的话:“那条蛇在哪里?我去看看。”
  白起指了指前面大楼梯的方向,随即反应过来:“不是,苏哥,我的下船请求……”
  苏不语伸出现在这具身体的小短手,踮着脚尖儿拍了拍白起的脑袋。
  白起都快要哭了:“苏哥……”
  苏不语脸上露出一个威胁的笑容,“小白啊,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我的船不是什么人想上就能上的,更不是什么人想下就能下的!”
  白起背脊一下子挺直。
  苏不语笑眯眯:“别再让我重复这句话了。”
  “可是,我……”
  苏不语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白起,你知道吗?我可能比你自己还要懂你。”
  白起一惊。
  “好了,咱们先交换一波情报,然后,你去拿冰块。”
  白起心中滋味复杂,他连忙道:“好……好,我现在是格林府邸的女仆,其实,我刚刚当上这女仆不过半天的时间。我一进来试炼场是在工厂那边,然后,嗯,我换了一身女装,讨好这里的管家,他就把我带进来了。”
  苏不语:“……”
  你这不要脸的程度真是青出于蓝啊。
  白起继续道:“我当时身上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封信,上面说我是女巫的帮助者,我要保护白帽女巫,帮助女巫成功完成她们所计划的恐怖之夜,然后要杀死机械之神的信徒。”
  苏不语抬眸。
  这跟他的任务完全相反。
  “我听到了女巫的歌声,也看到了那些泡泡,那是死亡前的回忆吧?”
  白起放低声音:“我听舞会上的人说,女巫分为黑帽女巫、紫帽女巫、蓝帽女巫、绿帽女巫、黄帽女巫、红帽女巫和白帽女巫,白帽女巫是女巫中的首领,但是几百年前就不见她的踪迹了。”
  “然后,我也留心了米姐他们的消息,没有找到。”
  苏不语颔首,“我知道了,你去拿冰吧,我去看看那条蛇。”
  “不,不是,苏哥,你真要吃它吗?”
  苏不语:“看你说的,我是那种重口腹之欲的人吗?”
  白起毫不客气:“是。”
  苏不语:“哦,我突然想起,你刚刚差点坏了我的大事。”
  白起立刻愧疚地闭上了嘴。
  苏不语将自己与李白相识以及骗他的经过说出。
  对此,白起心中写满了一万个“卧槽”。
  李白啊李白,你可真是八字犯苏啊!
  “那苏哥你不惩罚我吗?”
  两人快分开时,白起小心翼翼问。
  苏不语狞笑:“哦,我差点忘了,那你闭上眼睛吧,别被血溅到眼里。”
  白起下意识一抖,但是,他咬着牙,闭上了眼睛。
  他挺了挺胸膛。
  苏不语打量着他的面容。
  那是一张对他来说陌生的脸,可是……
  他拨弄了一下手指上随着他身体变小而变小的戒指。
  ……他弟弟和他的年纪相似。
  苏不语抬起手,重重敲了一下白起的额头。
  白起痛呼一声,睁开了眼,明亮干净的眼底满是不解:“苏哥?就这样?”
  苏不语微笑:“你懂什么?我给你下了蛊,你以后一想穿女装就会觉得身上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全身都不得劲儿。”
  卧槽!
  白起顿时生无可恋,他悲愤道:“苏哥,你这是只许州官扮女,不许百姓女装啊!不公平!”
  这说的都是什么鬼!
  苏不语甩开他,朝着正楼梯的方向走去。
  白起摸了摸额头,看着他小小的背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听说苏哥在找他的弟弟,如果他是人,是苏哥的弟弟该有多好。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