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144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派翠克:“那他是谁?”
  “你告诉我,我就直接帮你通关。”
  这个条件真的很诱人。
  米小青心想:反正也是假的身份,那就……
  “是陈寒,你知道吗?”
  派翠克:“……陈寒,呵,我真是不能再熟悉了。”


第86章
  米小青已经从他的语气中意识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她该不会就这么巧撞上了正主吧!
  她下意识看向李斯特, 猛使眼色——
  快,发挥你的运气啊!
  李斯特苦笑,他现在都快化作化石了, 什么也做不了啊。
  派翠克一脸高冷地凝视着米小青:“请继续说, 我想知道你们还能说出什么来?”
  米小青苦笑:“你会后悔的!”
  派翠克默不作声。
  米小青郑重其事道:“你千万不要对我们动歪心思, 否则, 你一定一定会后悔的。”
  派翠克看着她犹如看着路边的一株野草,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也不值得他多耗费心神。
  米小青:“……”
  哎呀, 好气。
  就在这时, 突然一道破风声传来。
  派翠克冷笑一声,脚尖一旋, 直接躲过飞来的一把黑漆漆的大镰刀。
  盛金陵投出这把镰刀后, 身上的保护罩骤然破裂, 彻底无法动弹了。
  派翠克纡尊降贵道:“你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你们这个保护技能吗?”
  “那还真是小瞧了我,虽然我不擅长战斗,但是面对战斗的时候,我也有办法获胜。”
  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腕, 似乎要做些什么。
  盛兰陵和盛金陵死死盯着他。
  突然,他的后脚跟突然一痛。
  他低头一看,米小青不知道何时竟然能稍稍动了一些,一口咬在了他的脚踝上。
  就是这口坏事了。
  只见他的头顶似乎有什么“啪”的一声碎裂开, 紧接着, 一块牌子慢慢浮现出来。
  所有人都惊住了。
  因为牌子上写着——“堕落的屠夫医生”
  这个名字可是当作范本, 伴随着这项牌子惩罚在金字海中传遍了。
  李威廉:“是你。”
  欧舟:“那个排名前十的人。”
  李斯特:“排名前十的医生……称号是无证上岗医生!”
  白起:“我去!假的吧?”
  米小青:“他、他是……”
  金字海排名第七,号称“无证上岗医生”的陈寒淡淡道:“没错,就是我。”
  我了个大擦!居然真的遇上了金字海排名前十的人。
  不,等等,为什么我们可以说话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又都不肯先开口了。
  陈寒的惩罚名字是“堕落的屠夫医生”。
  “堕落”,“屠夫”,光是这两个词简直就让人汗毛倒竖了。
  倒在柱子后面的甄彪泪光闪闪,简直要被活活吓死了。
  等他看到苏不语,心神才稳了一些。
  奇怪了,无论是刚才的无法动弹,还是不能说话,似乎都影响不到苏不语。
  他依旧站在柱子后面,似乎在犹豫什么。
  陈寒面若寒霜:“既然我已经因为杀人被惩罚了,那我也不怕被多惩罚几次了。”
  他注视着米小青,“我可没有他那么怜香惜玉,你准备好了吗?我这就送你上天堂。”
  米小青这个时候还不忘发挥乐观精神道:“对不起,我拒绝。”
  陈寒没有理会她,直接从兜里抽出一把刀。
  看到那把刀李斯特瞳孔一缩,“你……这把刀……”
  陈寒:“嗯?你认识这把刀?”
  “那就先从你开始吧。”
  他一步步走到李斯特面前。
  李斯特直直地盯着他,“你为什么会有这把刀?明明这里没有办法取出东西来的。”
  陈寒:“当然是因为我有办法,在金字海中这么多年,我若是连这点也做不到,那未免也太失败了吧?”
  “既然你对它很熟悉,那就先用它给你放血吧。”他的声音冷冷清清的,像是从山峰上吹来的还夹裹着雪花的寒风。
  “你应该感到幸运,因为这把刀的主人,曾经也是个人物。”
  他蹲在李斯特身前,将泛着寒光的刀锋逼近他的脖颈。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空荡的大厅中响起。
  “放手吧,你要找的是我。”
  欧舟和盛家二兄弟简直要骂出来了。
  你背后捅刀会不会啊!暗地里下绊子也行啊!你就这么大大咧咧站出来,究竟是来救人的,还是来送菜的啊!
  他们现在已经不相信苏不语会是比陈寒还要厉害的大佬了。
  笑话,这只是一个倒悬海的C等试炼场而已,怎么可能一下子挤进来这么多大佬?
  只有李白什么也没说,他安安静静看着苏不语,似乎在想着什么。
  陈寒背朝着苏不语,依旧保持着拿刀逼近李斯特脖颈的动作,没有回头。
  他淡淡道:“你终于出来了。”
  苏不语笑了,“你不就是要逼我出来吗?”
  众人的视线不停地在两人之间游移。
  这是,难道……莫非……认识?
  米小青:“那个,你们说话归说话,先把我们放了好不好?地上又凉又硬,我腰又不好……”
  陈寒举起手术刀:“那就让你永远也感觉不到腰,怎么样?”
  米小青:“……请当我什么也没说。”
  她猛给苏不语使眼色——快,拿出你坑人的本事来!
  苏不语无奈地耸肩,示意自己无可奈何。
  苏不语莞尔一笑,“那个……你杀人归杀人,能不能先把刀还给我,我可还有用呢!”
  离得最近的李斯特看到陈寒攥着手术刀的手握的更紧了。
  李斯特艰难地咽了一口,他开口道:“那个……你也是苏哥信任的人吧?”
  陈寒一动不动。
  李斯特徐徐道:“这把刀……苏哥说,他只会送给自己最信任的人,那个人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待。”
  他抬起头,目光明亮,倒映着陈寒脑袋上那个可怕的牌子。
  李斯特小心翼翼问:“这里面一定有隐情的,对吧?你从未让他失望过,对吧?”
  陈寒的眼神一瞬间似乎陷入遥远的回忆,但是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冷淡又厌恶道:“你懂什么,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收回手术刀,起身。
  “终于堵到你了,我们的战斗应该可以开始了。”
  苏不语摸摸鼻子,笑呵呵道:“想与我战斗啊,那好,不过你要稍微等等,因为这座试炼场还有很多诡异的地方。”
  “没有了,只要等到白天,圣瓦伦丁节到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了?”欧舟冲动喊道:“你这个机械之神的信徒到底做了什么?”
  “我,机械之神的信徒?”
  陈寒抬头看向苏不语:“你……”
  他顿了顿,徐徐问:“所以,你们都是女巫的帮助者喽?”
  “没想到女巫的帮助者这么多。”
  李威廉感慨:“没想到还真被你猜中了。”
  他躺在地上,安安静静地欣赏着苏不语头顶上软趴趴的猫耳朵。
  其他几个不了解苏不语身份真相的人,都开始着急了。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