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146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你怎么就敢这么大言不惭地说出这番话啊,人家难道就欠你的吗?
  苏不语看向陈寒:“对付她,你总能做到吧?”
  他眼神充满了怀疑。
  陈寒冷笑一声,猛地抬起手,手掌握拳。
  突然, 传来无数“噗噗”声响, 一楼的地面上居然钻出了无数大肠一样的触手,一股脑地朝伊芙琳袭了过去,变成肉泥的伊芙琳也抵不过这么多触手,被捆了个结结实实。
  陈寒淡淡道:“一个C5等级的BOSS而已,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米小青:“拜托, 你们两个别装逼了,快看窗外,女巫的复仇已经开始了。”
  苏不语微笑着安抚:“别着急。”
  米小青:“……”
  我擦,还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呸,这明明是你自己的任务,你的任务快要砸在你自己手里面了!
  因为之前那场爆炸的缘故,城堡的整个侧面都被气浪冲击地鼓了起来,墙壁上撕开一道道裂缝。
  通过裂缝,众人可以看到,更多的泡泡往天空上升起。
  每个泡泡都在昭示着一场死亡。
  李斯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陈寒冷淡道:“到现在都不知道真相,那你们还真够无用的。”
  苏不语含笑盯着他。
  陈寒看着天空:“伊芙琳,也就是这座城堡主人的夫人,便是白帽女巫,白帽女巫在很久很久之前爱上了人类,想要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便对他透露了自己的秘密,她是地位最高、法力最强的女巫,甚至可以变出黄金等宝物,那个男人起了贪念,便偷偷求机械之神的帮助,用各种机械装置将女巫的头颅封印了起来,却分割了女巫的肉身自己吃下。”
  “吃下女巫的肉后,他却发现没有任何让他变得更强,所以,他只好去求女巫,女巫的头颅告诉他,只要把肉身还给她,她就答应男人的请求,男人同意了,向女巫求了许多黄金,却根本没办法把肉身还给女巫,只好继续封印着她。靠着女巫,霍华德家的一代代人都过着富足的生活。”
  白起:“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寒:“我有资料,虽然试炼场在变,但是这种大背景一般不会立刻改变,况且我还在老爷的书房里找到了一本日记。”
  米小青忍不住吐槽:“这种恐怖游戏似的发展,怎么大家总是将这么重要日记和实验数据什么到处乱扔……”
  “等等,”欧舟立刻出声,“如果说这摊肉泥就是白帽女巫的话,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陈寒冷淡:“大概是女巫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扔出了封印之地,那一部分就开始自己寻找自己的肉身。”
  李斯特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甄彪干脆闭上眼睛,不看,不听了。
  “那个肉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它开始吞吃人类,将人类的血肉与自己融合。”
  盛兰陵:“这你又什么怎么发现的?”
  陈寒摸了摸自己的眼镜,纡尊降贵地解释:“我是医生,她的肉泥中夹杂了多少人的肉质我能看出来。”
  “呕——”
  有的人已经忍受不住吐出来了。
  李白缓缓道:“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苏不语开口:“你是想问封印女巫头颅的地方吧?就是那个时钟塔。”
  “我想,伊芙琳口中的女巫恐怖之夜应该就是她劈开时钟塔重新复活的时候,届时,她会向城中所有人复仇,为所有的女巫向人类复仇。”
  李威廉沉吟问:“你的意思是我们都活不下了?”
  “要完成任务就没法活下去,我去,这是要我们通通死在这里吗?”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只有李白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苏不语。
  他方才想要问的问题并不是尼古拉斯说的那个,他想要问的是——陈寒真的是敌方吗?他是站在机械之神的队伍,而不是站在女巫的队伍中吗?
  如果,陈寒不是女巫的帮助者呢?那个机械之神的信徒究竟藏在何处?
  尼古拉斯现在的口吻和之前大相径庭,却给他一种熟悉感。
  苏……苏哥!
  对了,他之前听有人叫尼古拉斯……苏哥?!
  李白神情骤变,简直像是被谁一拳锤在了脸上。
  “你……是你!”他的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是你,苏哔哔!”
  破破烂烂的大厅陡然一静,只能听到伊芙琳拼命挣扎又被肠子触手重新包裹住的索索声响。
  苏哔哔这个名字已经伴随着那场杀伤率99%的升层试炼火遍了整个金字海,在场就没有人没听过这个名字。
  所有人的视线都直勾勾望着苏不语。
  然而,苏不语却像是没事儿人似的,专注地看着外面。
  外面,泡泡越聚集越多,全都化作了黑漆漆的乌云,隐隐有雷电在乌云中钻来钻去。
  “看,保护白帽女巫完成女巫所计划的恐怖之夜,我们不是完成的很好吗?”
  欧舟猛地喊出:“喂,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到底是谁?你、你如果真是那个杀了试炼场几乎所有妖怪和试炼者的苏哔哔的话……”
  “哦,那就怎么了?”
  欧舟立刻“嘿嘿”一笑,脸上简直要开出一朵花来,“没,没什么,要是真的,我也可以好好观摩一下大佬的模样。”
  苏不语笑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一把餐刀。
  他手指细长又灵活,餐刀在他的手指里甩出一个好看的花。
  欧舟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你……等等!我真的只是崇拜你,没有任何不好的意思……”
  苏不语脸上带着笑意,一步步走近他。
  欧舟下意识想躲,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动弹分毫。
  草,怪不得他会跟陈寒认识,大佬只和大佬玩嘛!
  苏哔哔已经是近些年来金字海中最为出彩的新人了,现在每家都想要抢到这个有潜力的新人,谁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陈寒搭上的。
  一个“堕落的屠夫医生”,一个“纵火犯”……我去,还给不给人一条活路了。
  欧舟脑补了很多,把自己的死法都脑补了一百种方式,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伸出手,捡起了,刚刚被陈寒甩到一旁的机械之神的脑袋。
  苏不语转身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欧舟:“……”
  哎?哎哎?
  原来他不是要杀他灭口的啊!
  哈……哈哈……
  欧舟干笑着。
  苏不语拎着机械之神的脑袋,拿了一瓶烈酒,又捏起了烛台,最后站到了包裹着伊芙琳的触手壁前。
  没有等他开口,陈寒就像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似的,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
  “啪——”
  所有的肠子触手就像是退潮的海水似的瞬间褪去,露出已经萎缩成一团的肉块。
  苏不语蹲下身,将机械之神的脑袋放到了肉块面前。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就连机械之神和白帽女巫也不知道。
  肉块瑟瑟发抖,却对着那个脑袋不断散发着恶意。
  机械之神则大叫:“卧槽!这是什么鬼东西,拿开!快点拿开呀!”
  机械之神发出了少女似的尖叫。
  苏不语却似笑非笑道:“不要这么无情嘛,你们两个可是老朋友、老对手了。”
  “白帽女巫和机械之神,呵,你们的故事玩弄了多少试炼者,让他们死于非命啊。”
  机械之神冷哼一声,“这都是他们该死的命。”
  白帽女巫的肉块冒着泡泡,似乎在迎合。
  “好吧。”
  苏不语笑容加大,眼睛弯成了月牙,“那我也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好了。”
  “你们两个的命,就是注定都死在我手上。”
  “什么?”
  “等等!”
  “你疯了吗?”
  他身后的那些试炼者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
  盛金陵甚至对着陈寒道:“你看看,他都要杀死你的机械之神了,难道你不去阻止吗?”
  陈寒摸了摸手腕上的金表,神情淡漠,仿佛对这些都没放在眼里。
  盛金陵立刻对苏不语说:“我知道我们之间有误会,可你也不用把你自己也搭上吧?”
  “快,放下,我们的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
  “不。”盛兰陵痛苦道:“他的选择是对的,我们如果真按照任务安排的走,我们会没等到可以出试炼场的那一刻就死了。”
  盛金陵:“弟弟,你在说什么!”
  盛兰陵:“哥哥!醒醒吧,你看到这个试炼场有三个带着惩罚牌子的人,就该知道这是什么试炼场了!”
  盛金陵的脸一下子变得灰败了。
  李斯特:“什么?什么意思?”
  米小青急忙道:“对啊,你们倒是说啊!”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