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155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这段时间,旁边那个男人终于止住了干呕声。
  他咳嗽着道歉:“对,对不起啊, 我实在受不了了, 这里怎么都是尸体,还那么恶心。”
  苏不语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自己的脸,发现服饰和面貌都没有改变。
  他睁着无神的双眸“看”向那个男人。
  男人原本还准备说什么,看清他的面貌后,声音猛地顿住了。
  苏不语感受到细微的晃动声和拂过的气流, 他似乎在试探他的眼睛是不是真的瞎了。
  苏不语克制着自己的本性,露出无害又抱歉的笑容。
  他缓缓蹲下身子,伸出手,在地上触及到一滩已经发粘的血液。
  他都不用尝,只凭手感就知道那是什么血。
  他沾着血在地上写下一行字——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男人:“哦哦,没事,反正我也是怕的很,刚刚还吐了呢。”
  男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皱眉。
  明明看不到,写出来的字迹却横平竖直,不是多次练过,就是这人头脑好到,即便看不见的东西,也能在头脑中构造出整体布局。
  苏不语微笑。
  他当然听到了男人的呕吐声,但是,他没有闻到新鲜呕吐物的味道,这个男人估计是先用这种方式降低别人对他的戒心。
  无缘无故让别人降低戒心,肯定有鬼。
  苏不语继续写——
  “抱歉,我什么都看不见,这里是什么样子的?”
  男人:“这个是一间办公室,里面倒着四五个人,都死透了,脸被咬过……对了,我们两个互相介绍一下吧。”
  “我叫梅浅,当然,叫我没钱也成,反正我是挺穷的。”他笑着开了个玩笑。
  苏不语趁着这个机会将身边的位置都摸索了一遍。
  他在桌面上摸到了厚厚的积灰。
  这间办公室不知道什么缘故废弃很久了,可是,既然废弃了,为什么里面的东西都没有搬走?
  而且,尸体的血还未干,与这里的灰厚度又对不上,所以,这里的人都是后来者?
  男人说道:“我的技能是讲骚话,嘿,你这个人挺正经的,可别被我的技能吓到。”
  苏不语从他说话时的语气判断,他很有可能把自己的技能说了一半,藏了一半,既然男人不说,那他也不追问。
  “你呢?哦,对了,你没法儿说话。”
  苏不语听到“哗啦哗啦”翻找东西的声响。
  梅浅:“喏,我给你找了写字板、纸和马克笔。”
  苏不语笑了笑,把纸放在写字板上写——
  “谢谢,我叫算泥痕,技能是超高速大脑,嗯,就是比别人要聪明一些,不过,我的身体素质不好,眼睛看不见,也无法说话。”
  梅浅吐出一口气,笑容中多了些真情实意,“那可刚刚好,正巧我的技能是偏向攻击的,而且,我的身体素质不错,咱们两个可以先做个临时队友。”
  苏不语点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他的脸本来就嫩,眼睛又无光,这样一来,更显得他整个人无害到可怜的地步了。
  即便他展现的聪明一些,可一个聪明的瞎子并不容易让人产生警惕心理。
  嗯,方便搞事情。
  虽然被世界惩罚的这么惨,那若是就此认命,他也就不是苏不语了!
  苏不语写字:“先检查一下这些死者,看看他们是被什么咬死的。”
  梅浅:“哦,好,可是我帮不上忙,我是真看不出来。”
  苏不语写字:“我能。”
  他说着就将手伸向鲜血淋漓的尸体。
  梅浅:“……”
  幸好是个瞎子,要不然能心平气和干出这种事儿的说不定是个疯子!
  苏不语的手指抚摸着尸体上的伤口,甚至将手指插入伤口中。
  梅浅看得头皮发麻:“怎么样了?”
  苏不语摇摇头。
  他又摸了摸尸体的衣服,一连摸了几个,他心里有了数,面上却不露丝毫异状。
  梅浅不断追问:“怎么样,你发现了什么?”
  “哗啦”一声,他的脚正好踢到了什么。
  梅浅低头,“嗯?这里怎么会有一把锤子?”
  苏不语继续写字问:“什么样的锤子?”
  梅浅拾起了锤子,一边打量着苏不语,一边递给了他。
  他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苏不语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神情平常地接过锤子,用手指沿着锤子的轮廓细细摸了一遍。
  突然,他一脚踩住旁边尸体的脖颈,狠狠一锤子抡了下去。
  “喂,你!”
  “咔嚓”一声令人头骨疼痛的脆响,苏不语将那具尸体的脑壳打碎了。
  红的白的流淌了一地。
  这还不算完,他不知道从那里搞倒一条展示架上的金属条,捏着金属条在那个尸体的脑袋里用力翻绞几下,就像是在搅拌饺子馅儿。
  真的要吐了。
  梅浅神色变幻,警惕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算泥痕……你这他娘的分明是算你狠吧!
  苏不语脸上溅了星星点点鲜血,抬头微笑。
  梅浅瞬间头皮发麻。
  苏不语提着不断往下淌血的锤子,咬着写字板,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尸变,走!”
  梅浅惊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往门口跑。
  他刚跑到门口才意识到——那个瞎子还在里面!
  他猛地一回头,只见苏不语踩着他刚刚落脚的几个地方迅速超过了他。
  在路过他的时候,苏不语还侧了侧头,似乎疑惑他为什么停下来了。
  梅浅:“……”
  他居然被一个瞎子超车了!
  梅浅赶紧跟上去:“你知道要往哪里跑吗?你就瞎跑!”
  苏不语懒洋洋笑了一下,指着一个方向。
  然后,他凌空写了一个“风”。
  梅浅:“……”
  草,还真他娘的神了。
  梅浅侧头望着苏不语,眼神变换,跟着他跑到了楼梯间。
  突然,苏不语拉住了他。
  梅浅刚要说什么,却被一只沾着血的手捂住了嘴。
  梅浅:“……”
  呕!
  这次他真的是吐了。
  梅浅往后撤了一步,见苏不语侧耳听着向下楼梯的方向。
  这次,梅浅也听到了,有“通通通”的脚步声,还有令人心肝发颤的野兽般嘶吼。
  梅浅:“我去,这是什么怪物。”
  苏不语看向往上走的楼梯。
  梅浅:“没办法了,咱们只能上去了。”
  他转头想去看这是几楼,可是粘贴楼层的地方已经斑驳不清了。
  他又骂了一声,只好握着苏不语的手臂,将他往上拖。
  苏不语微笑着,任由他带着。
  梅浅故意迈大步,回头看苏不语,见他跟的磕磕绊绊,却还是努力跟上他。
  梅浅心里叹了口气。
  来到楼梯尽头的铁门前,铁门居然是锁着的。
  梅浅狠狠地踹了铁门几脚,可那门就是纹丝不动。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近,梅浅忍不住骂起来。
  苏不语拦住了他。
  梅浅将他推到后面,“你别挡路,看你细胳膊细腿的也推不开,还是我一个人来!”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