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169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楚生凭空点了一滴血, 大喊:“飞。”
  居然也同其他人一道飞走了。
  守着桥头的那些人惊恐地看着这些袭击者飞到他们打不到的地方,朝着城市中心去了。
  领头一个人大喊:“快!快向上通报!就说有危险分子混进了保卫城的安全区,他们身上都带着辐射!”
  “是!”
  ……
  苏不语早就知道崔轩槿技能的特点,因此双手都用来抓住草绿色的纸鹤。
  可是,他刚刚飞起来,腰间就猛地一重。
  苏不语就算看不见,也知道此时此刻正有人挂在他的腰上。
  回想当时拿纸鹤的情形,似乎他和崔轩槿都忘了一个人——初见年。
  这该说他存在感太低好呢?还是说他运气太非了呢?
  他和崔轩槿,甚至楚生都不是大大咧咧的人,这得多低的概率才能他们三个一起把他给忘了啊。
  初见年面无表情地挂在他的腰上,抬头看了他一眼,哑声说:“我,故意,没接,纸鹤。”
  苏不语:“……”
  哦,合着就来蹭我的呗?
  初见年认真说:“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完成。”
  答应……保护。
  这人真是认真到倔强的程度了,像这样可爱的老实人真是金字海里的稀有品种。
  苏不语眉眼弯弯。
  纸鹤飞了一段时间,突然,一头扎了下去。
  这是要到地面了。
  初见年立刻道:“不妙,咱们,往一座塔,冲去。”
  苏不语:“……”
  初见年搂住他腰的手突然一紧,苏不语差点没喘过气。
  很明显,他们的落点要糟糕了。
  过了会儿,初见年才艰难地开口说:“那……选择,吧。”
  虽然初见年不容易说话,可还从没这么吞吞吐吐过。
  苏不语踢了踢腿,催促他快点说。
  初见年张口道:“左边,男浴室;右边,女浴室,你,选择,跳哪个?”
  合着他们来到了这些安全区民众集体洗浴地方吗?这是什么倒霉运……
  等等,其实这也容易预料到,毕竟这可是一只承载着两个运气为负人的绿色纸鹤。
  苏不语抬起头,爱怜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纸鹤。
  啥也看不到!
  纸鹤还在扑腾着,可越扑腾,高度就越低。
  能带着两个非洲人飞到这里,你也算是纸鹤里的大佬了。
  苏不语这样想着,纸鹤的翅膀却突然停住了。
  糟糕。
  两人猛地一僵,下一刻,两人就像是被射中的大雁,头朝下,“嗖”的一下从空中坠落了。
  苏不语和初见年同时扑向了左边,成自由落体状,狠狠砸了下来,一举砸破了浴池上方的塑料棚顶,朝着水雾弥漫的浴池栽去。
  就在快要落水的一瞬间,苏不语猛地按住了初见年的肩膀,双腿一张,以一个跳鞍马动作,从他的头顶跃过,完美地落在了岸上。
  初见年“嘭”的一声砸进了水池了,溅起了硕大的水花。
  “噗——”
  初见年猛地从水里钻出,抹了一把脸,吐出嘴里的水。
  水池岸上,蒸腾的雾气中,苏不语单手竖在身前,笑眯眯地朝他微微躬身。
  他做了个口型,分明说的是——
  “阿弥陀佛,死道友,不死贫道。道友,这是你的修行。”
  初见年:“……”
  虽然他的技能就是虐自己,但是,这真不是上赶着找别人气自己!
  他浑身湿漉漉地扒着瓷砖台子,“噗嗤噗嗤”往上爬。
  要说他也足够倒霉的了,准备来这个试炼场的时候就是在洗澡,到了试炼场后一天没到居然又进了池子里面。
  苏不语蹲下身,朝他递出手。
  初见年看了他一眼,还是老老实实地伸手握住。
  就在这时,两人的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嘻嘻,亲爱的试炼者,欢迎来到为你量身打造的升层试炼场。】
  【你一定会奇怪这个升层试炼场为什么跟以往不同?为什么混乱海以上的人也可以进来?为什么同行的队友会在跟自己不同的时间进来?】
  【想要知道答案吗?】
  【嘻嘻,偏不告诉你,气死你哟!】
  【这里每个人的任务都是不同的,只要完成了任务你才能出去,当然,若是你的队友没有完成任务,要么你陪他在这里耗着,要么你就自己拍拍屁股先走,嘻嘻,生离死别最棒了!】
  这种招人恨的语气有些熟悉嘛。
  苏不语摸了摸下巴,却觉察到一束明显的目光。
  苏不语掰着初见年的下巴,将他的脸重新扭了回去。
  看什么看!他虽然也气害人,但比世界要可爱多了。
  幸好米小青没在这里,要是她在,定然又会大喊:“你还要不要脸了啊!”
  唉,一天没见到大家,有些想了呢。
  【试炼者苏哔哔,你的任务是让乐园永远保存下去。】
  哦,炸了就成永远了。
  似乎怕苏不语再次做些出格举动,发布任务者立刻补充——
  【补充!补充!是让乐园完好地保存下去!】
  苏不语:“……”
  那里面隐含的意思似乎在说——你再炸炸看试试啊!少一块砖都跟你拼命。
  苏不语挑起嘴角。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
  苏不语猛地站起身,将从池子旁边偷拿的两块肥皂投掷到门口。
  “砰——”
  浴池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只见一个用白色浴巾围着下半身,赤裸着上半身的壮汉大摇大摆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同样打扮的一群小弟。
  即便苏不语看不见来人的样子,也知道来者不善。
  身上纹着青龙的壮汉骂骂咧咧道:“就是你们两个来砸场子的是吧?草……”
  话未说完,他一脚踩上肥皂,双腿一个劈叉腾空,再接一个完美的背越式,最后,后脑勺抢地砸在了瓷砖上,彻底晕了过去。
  刚刚听完任务的初见年:“……”
  看到老大被一块肥皂搞晕的众小弟们:“……”
  大家似乎被这一幕惊呆了,谁都没有动。
  苏不语蹲下身,用池子里的水洗了洗手,深藏功与名。
  初见年嘴角一抽。
  他都不用想就知道,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小弟们好像此时才反应过来,猛然叫嚷着:“老大!老大!你怎么了啊!你快点醒醒啊!”
  可惜,他们的老大不是他们干嚎就能嚎起来的。
  苏不语甩干手,步下瓷砖台子。
  小弟们猛地后缩一步,就像是退潮的海水,将他们躺在冰冷瓷砖上的老大露在外面。
  小弟们:“……”
  小弟中有个人小小声警告苏不语:“不、不许伤害我们老大!”
  苏不语:“……”
  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奇怪了,难道他长了一张坏人脸吗?
  初见年迅速跟了上来,手凌空一握,就掏出了一把长刀,上面还沾着未擦干的血。
  小弟们这下子逃得更远了,彻底丢下了他们老大。
  可即便这样,他们还不忘放狠话:“你们要是对我们老大做了什么,我们吃肉帮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吃肉帮?这是啥名字?
  苏不语想要写字忽悠……呸,解释一下自己的行为,突然意识到他为了抓住纸鹤,把写字板给抛弃了。
  他看向初见年。
  算了,虽然他现在是个哑巴,可初见年连哑巴都不如,让他帮忙传话还不如他用纸笔呢。
  他摸了摸裤兜,找到了笔。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