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230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因为他放弃了针对苏不语的任务,也没有办法再回到工厂中做保养了。
  他就这么一直坏下去吧。
  “你说够了没有。”苏不语的声音平静响起,一点也没有遇到自己找了很久弟弟的喜悦之情。
  “弟弟”歪着头,满脸不解:“你为什么不高兴?就因为我是你弟弟,你不高兴?”
  苏不语:“我早说过你认错人了。”
  “弟弟”:“怎么会?你我血脉相连,你难道没有听到你血液遇到我后鼓噪的声音吗?”
  苏不语嗤笑一声:“完全没有,我只听到了早上吃了不消化的果子后肚子骨碌骨碌的声响。”
  “弟弟”瞪大眼睛:“哥哥!”
  苏不语偏头看向一直瞅着这里的老虎试炼者:“你还想要听墙角多久?”
  老虎试炼者抱着胳膊大大咧咧道:“你当我乐意听吗?我只是没想到在金字海里还能遇到家长里短,嗤!”
  “弟弟”突然:“就是现在!”
  苏不语扭头看了他一眼,同时,李白出手了。
  只见他的白色长发不知道何时隐藏在泥土下面,偷偷抓住了老虎试炼者的脚踝。
  在“弟弟”出口的刹那,他就操控着白色长发缠住老虎试炼者四肢,让他四肢大张,头向下倒悬起来。
  “草!你们故意演戏使诈!”
  苏不语:“……”
  这次可真没有。
  苏不语扭头看李白。
  李白仰头望天:“我原本正专心致志等你的信号,谁知道他先喊了,我就下意识以为是你说的,出手了。”
  苏不语又看向“弟弟”。
  “弟弟”微笑:“我能听到你的想法,李大白的想法,以及那位江澜的想法。”
  李大白呸,李白和正倒悬着江澜同时一愣。
  李白:“你管谁叫李大白啊!”
  江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弟弟”摸了摸耳朵:“因为我听到了,哥哥叫你李大白,江澜你自己心中则不停说老子江澜怎么怎么了……”
  苏不语轻笑一声:“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第十名的称号是暗中观察者了。”
  在场众人同时一愣,接着,高低起伏的惊呼声响起——
  “他就是那个神秘的第十名!”
  那人微微鞠躬,像是登台表演,夸张地往外一翻手臂,“在下苏不起,很高兴遇见大家。”
  苏不起……SBQ……
  白起迅速转头去看苏不语,苏不语仍旧不发一言。
  江澜嗤笑一声:“老子管你是苏不起,还是苏不举的,你快把我放开!”
  苏不起装作没听见,直直望着苏不语:“你还是不愿意承认我吗?”
  苏不语:“我再重复一遍,我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不过,你可以说说你为什么认为自己是苏不起。”
  “还有为什么?我生来就是苏不起啊。”
  他叹了口气:“你尝了我的血,总该知道我是真是假吧?”
  苏不语背在身后的手掌猛地握紧。
  他一生中最后悔的时刻莫过于此时此刻——因为他要回过头找弟弟,所以抛弃了自己的技能;因为他没有了“美食家”的技能,所以此时此刻他并不能通过品尝苏不起的鲜血,知道他的各种讯息。
  可是,如果没有抛弃技能,重新开始,他也不可能会遇到这些可爱的队友,以及这位“弟弟”了。
  过去的,无需后悔,一切自有其道理。
  苏不语吐出一口气,对着苏不起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眼睛里有星光。
  “很抱歉,现在才找到你。”
  他朝苏不起伸出手。
  苏不起露出阳光笑容,“没什么,哥哥,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之前一直都在逗我是不是?”
  苏不语笑了笑。
  苏不起一副“哎呀,哎呀,真拿哥哥你没办法”的笑容,“哥哥你老是这样,下次我就真要生气了,我还以为哥哥你没认出我呢!明明我为了让哥哥认出来,根本就没敢改变自己的外貌。”
  他抬起手,轻轻放进苏不语的手中。
  苏不语攥紧苏不起的手,猛地一拉,狠狠地抱住他。
  苏不起鼻子一酸,眼中瞬间泛起泪花,“哥哥……”
  苏不语右手掌心藏着那块石头,他缓缓将石头移到苏不起后脖颈处,对着苏不起的耳朵道:“我是你的master!”
  技能发动!
  苏不起原本含着泪的双眼猛地阴沉下来,他一个膝撞朝苏不语下腹顶去。


第137章
  就在苏不起撞到苏不语之前, 苏不语就已经后撤,让苏不起的膝盖撞了个空。
  苏不起还想攻击苏不语, 却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苏不语撩了撩头发:“行了,你也不用白费功夫了, 这个技能如果不是我主动解开,你是没办法离我十步远的, 也不能攻击我,我对你下的指令你也都得遵从。”
  苏不起目光沉沉地盯着苏不语,最后竟然“呵呵”笑了起来, 他咧着嘴,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哈哈,哥哥, 哈哈, 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啊!”
  被倒吊着的江澜忍不住“啧啧”两声,“骨肉相残, 真是人间惨剧啊。”
  苏不起:“你错了,我的哥哥是根本就不认我当弟弟。”
  他视线扫过白起和李白,冷笑连连:“他宁愿找个冒牌货假装我, 也不愿意认真的我。”
  苏不语摇头:“你错了,如果我真的不认你,你就不会活到现在了。”
  苏不起:“那你把我套了个项圈,不能离你太远是要做什么!”
  苏不语闭上眼道:“我只是不愿意错过任何一种可能,只好让你先跟我行一段路了。”
  苏不起:“你就是防备我, 要不然刚才你动手的时候为什么心里没有任何想法?”
  苏不语微笑:“乖,把舌头伸出来。”
  苏不起:“呃呃呃啊啊啊——”
  舌头伸出来的他根本没办法好好讲话了。
  苏不语吹了声口哨:“总算安静了。”
  李白:“……你真是个狠人。”
  他转过头去处理江澜。
  “喂,你们快放开老子!”树上的江澜还在挣扎。
  李白直接分出一缕头发捂住了他的嘴。
  然后,他操控着头发,一缕握着玻璃杯,一缕捏着手术刀,将江澜放血。
  江澜额角青筋直冒,整个人睁大了眼睛,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挣扎出来。
  苏不语在一旁指挥道:“你这样的手法太粗糙了,下刀要快,有时候速度够快,你放了好多血,他都没有感觉。”
  江澜:“唔唔——唔唔——”
  李白瞥了苏不语一眼:“你看上去真是经验丰富。”
  苏不语保持微笑,他扭头对苏不起道:“好了,把舌头缩回去吧。”
  苏不起闭着嘴,阴沉不定地打量着苏不语,嘀咕道:“你会后悔的。”
  李白的白色长发将装满鲜血的玻璃杯送回来,剩下的长发则在江澜的脖子上缠了几圈,像是绷带似的捂住了江澜的伤口。
  李白将鲜血给众人分了分。
  苏不语喝到了第三人的鲜血,耳边响起了“任务已完成,随时可以离开”的声音。
  就这样完成任务了吗?未免也太简单一些了吧?
  苏不语刚刚想到这里,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人的低语——
  “因为我迫不及待想要与你见面了。”
  谁?是谁在说话?
  苏不语抬起头,看向身旁的人,他们神色皆没有什么变化。
  看来这个声音是只针对他的。
  是世界的声音吗?
  苏不语问苏不起:“你喝了多少人的鲜血?”
  苏不起幽幽地望着苏不语:“三个人的任务我早已经完成,如果不是为了你,你以为我还会在待在这里吗?结果你却这么待我!”
  “我哪里做的不好?哥哥,你不能直接告诉我吗?你说的我都会去做,也不会离开你半步,你何必要用上技能?”
  他边说着话,边吸了吸鼻子,看上去好不可怜。
  苏不语歪头:“如果你真有我弟弟的记忆,你可以搜搜你的记忆,看看你撒谎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付你?”
  弟弟撒谎老不好怎么办?
  揍一顿就好了。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