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265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只是没有想到,那些金字海世界居然会像是平行时空,又或者是莫比乌斯环,我们不断在循环既定的命运,而你打破了你的环,来到了我的环中。”
  “所以……”
  苏不语的视线重新落到了李斯特身上,微微一笑,“对不起,你能原谅哥哥吗?”
  李斯特睁大眼睛,似乎没想到他会道歉。
  苏不语抬起手,摸了摸李斯特的脑袋,笑容温和又宽厚,“我想要替那个金字海里的我道歉。”
  “哥……”李斯特双唇微颤,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不语低下头,轻声道:“很抱歉,留下你一个人,一定很孤单吧?”
  李斯特的鼻子眼睛都湿热起来。
  苏不语:“我知道那种以为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感觉,我实在不该就这么留下你一个人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李斯特大声回答,用力地挣脱开苏不语的手。
  他红着眼,瞪着苏不语:“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哥哥不用道歉!我是罪人,我该赎罪的!”
  苏不语笑了:“胡说什么呢!”
  他歪歪头,瞧着李斯特布满泪痕的脸:“哟哟,还男子汉呢,都这么大了,居然还哭鼻子?”
  李斯特用力一吸鼻子:“我没有。”
  苏不语在心中叹了口气,缓缓说着自己的猜测:“你之前说你原本的记忆刚刚恢复,而你原本的身体和技能也都不见了,恐怕是在突破空间的时候,被世界坑到了。”
  李斯特用手背擦了一把眼泪,闷声说:“那些都不重要,这是我所做的选择,我未曾后悔过。”
  “可我记得我刚刚遇见你的时候,你可是怕鬼怕的要命,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李斯特心口一胀,又要忍不住哭泣了。
  即便世界不同,他的哥哥还是这样聪明。
  苏不语双手按着他的肩膀:“不要瞒着我,我想知道。”
  李斯特:“是……”
  “在我的世界里,我们两个一同出了车祸撞进了金字海世界,在融入金字海世界的那一瞬,我分明见过你,可当我醒来,我所处的试炼场里却没有你。”
  苏不语点头:“你这个遭遇倒是和我一样。”


第160章
  “沙沙”的脚步声回荡在小巷中。
  没有怪物, 没有杀戮,身边又有亲人的存在, 即便身处试炼场中, 苏不语和李斯特的心情也极为放松。
  李斯特缓缓说:“我知道哥哥进了金字海后, 就努力闯过一个个试炼场, 努力爬到最高的地方,我想要踏遍所有试炼场,见过所有人,直到找到哥哥那天。”
  这也跟他的经历一样。
  苏不语看着他, 温声说:“那会很不容易的。”
  李斯特笑了:“苏哥, 你也很不容易。”
  两人相视一笑, 一切不必再说。
  李斯特在另一个金字海中的经历, 像极了这个金字海中苏不语的经历。
  苏不语暗想:怪不得之前,他会觉得李斯特就像另一个苏不语,原来是这样。
  经历过相同的苦难, 怀抱着相似的目标, 难免会有相同之处。
  更不用说, 他们是兄弟啊。
  苏不语问:“然后, 你找到他了吗?”
  李斯特抬起头, 叹了口气。
  明明知道故事的结局,苏不语却忍不住为这一声叹息揪心。
  他并不为自己的死惋惜,他只是可惜另一个自己的弟弟。
  死亡在金字海中是一件太过简单的事情,活着才不容易,死者已矣, 留下的生者该是何等肝肠寸断。
  李斯特不想让苏哥为自己太过忧心伤神,便浮现出一抹微笑:“我找到了。”
  李斯特笑容苦涩:“原来他一直是我身边的队友,原来……”
  “原来什么?”苏不语倏地望向李斯特。
  “原来他一直都想要杀我。”
  苏不语皱眉:“你说的是我……不,你说的是苏不语?”
  李斯特像是怕他自己误解了自己一般,立刻解释道:“这当然不是他的本意,当他有机会杀我的时候,他却挡在了我的面前。”
  李斯特叹了口气:“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这个一直陪在我身边,照顾我的队友原来竟是我失踪的哥哥。”
  “他容貌改变,身体改变,甚至没有了记忆,可他仍旧在每次任务发布者催促他杀我的时候没有选择动手,还在我有性命危险的时候挡在了我的面前。”
  李斯特伸手捂住了双眼:“抱、抱歉……我这么狼狈的样子,实在不想让你看到。”
  苏不语拍了怕他的后背,无声地给他安慰。
  李斯特的手慢慢垂下,神色的眼眸一片苍白空寂,仿佛又回到了苏不语死亡的那一刻。
  “那是一座布满鬼怪的试炼场,那些鬼怪有特殊的能力,我的能力却因为惩罚被封住了,然后,我陷入了困境。”
  “那些鬼怪折磨我们这些试炼者,最后死的只剩下我和隐藏身份的他。”
  “然后,那些鬼怪围堵住我们,我们两个在一起,他举起了手中的附魔匕首,原本是要捅向我的,不知道为何,在下手的那一刹他动摇了,他一个转身扑进了鬼怪堆里,他让我跑,在那个试炼场,只要拿到古堡内的骨灰盒,砸破掉,就能逃出去了,我们已经推算出骨灰盒的位置,只差一步了。”
  “他为我拦下的鬼怪,让我逃走。”
  “然而,那些鬼怪实在太强了,将他一点点肢解。”
  李斯特按着眼角,那里红的厉害。
  他咬着牙说:“最后,他死了,也变成了鬼怪,也朝我扑来。”
  “明明……明明……”
  李斯特的睫毛颤抖,嘴唇颤抖,双手颤抖,甚至全身都在颤抖。
  苏不语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明明试炼者死了就会变成怪物,明明变成了怪物就不该有其他记忆和情感的。”
  “可是……就在我抱着骨灰盒想要砸,所有厉鬼都冲我扑来的时候,变成了鬼的哥哥还是挡在了我的面前。”
  “那些鬼大吼着让这个叛徒死,将他的鬼魂再次撕的四分五裂,彻底消失……”
  说到这里李斯特停住了,可他眼中的泪水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外面流淌。
  苏不语擦着他的眼泪,轻轻抱住了他。
  李斯特搂紧了这个该说是他哥哥,又不是他哥哥的人。
  “我……我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等我再次清醒的时候,还在那个试炼场,可是那里没有任何鬼怪,也没有任何试炼者,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而我被禁锢的技能却已经恢复了。”
  苏不语吃惊道:“你居然冲破了限制。”
  也难怪,毕竟经历了那样痛苦的事情。
  可能就是因为他在那个时候冲破了世界的限制,所以后来才能离开他的金字海,来到了这片金字海。
  苏不语突然明白过来。
  他温柔地抚摸着李斯特的脑袋,轻声说:“初见时,你那样害怕鬼,原来是因为这样。”
  哥哥一次两次以最残酷的方式死在弟弟面前,难怪他会在失去记忆后,那样怕鬼。
  即便没有了记忆,改变了时空,也照样会将这种怕印在心中。
  这种怕,不是怕老虎、怕毛毛虫那种怕,而是一种内疚、痛苦和悲伤积累下的心情。
  苏不语低声问:“你来到这里,是为了找我吗?”
  李斯特从他的怀中退出来:“我是想要再看看哥哥,还有……我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改变,会要杀我。”
  李斯特微笑:“这是我找到最相似的金字海时空了,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过,我们就像是身处镜子的两端,一切都是反着来的。”
  他的话让苏不语猛地皱眉:“你的意思是我的弟弟在这个世界存在危险!”
  李斯特:“也许,命运可以打破。”
  苏不语想了想,猛地拉起李斯特:“走!”
  李斯特立刻快步跟上。
  ……
  两人跟唐如和阿光回合的时候,唐如被阿光烦的要死,恨不得直接掀裙子给他看看大宝贝。
  见苏不语过来,他终于松开了紧皱的眉头,上前两步。
  “小小小哥哥!”
  苏不语微笑:“嗯,小美,我回来了。”
  他用力捏了一下唐如的手腕,唐如知道他有事要说。
  唐如看了他一眼,却从来没见苏不语的脸色这样难看,这样忧心忡忡。
  身为金字海顶端第一名的苏不语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游刃有余的,他何时这样忧心过?
  难道……这个试炼场很难吗?
  唐如的眼睛也沉了下来。
  四人找到看守楼梯的人,准备上楼。
  因为看守楼梯的人跟那些收店铺保护费的人并不是一伙人,所以守楼梯的人并不知道就是眼前这伙人刚刚闹出了大动静。
  守楼梯的人懒洋洋瞧了几人一眼,在唐如和李斯特身上多停留了片刻,“咳,男的一千,女的五百,把身份卡拿出来。”
  阿光嘟囔了一句:“这么贵啊。”
  守楼梯的人嗤笑一声:“嫌贵你可以不上啊,男的一千五,女的不需要钱。”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