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275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可那把小刀投掷精妙,又急又快。
  他躲避时,又犯了病咳嗽时延误了时机,不小心被刀刃扫过眉尾,掠开一道细小的伤口,零落淡淡的血痕。
  真是好久没有人能够伤到他了啊。
  苏不语抬起头,盯着对面之人。
  那人也噙着一抹笑意,看向苏不语。
  等看清楚对面的人,两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接着,他们两个又立刻反应过来,同时又往前进一步。
  这一进一退,宛如在照镜子一般。
  这下子,两人谁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苏不语咳嗽了几声,慢悠悠道:“你这老狐狸怎么也来这里了?”
  那人露出微笑:“既然苏不语有请,我若不来,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吗?”
  苏不语嘲笑似的哼了一声。
  “如今所见,我还真是来对了。”
  他微笑着说:“你何时死,我等着为你收尸。”
  苏不语咧嘴嗤笑。
  他双手掐着腰,扬着下巴道:“就算是你这个第二死了,我这个第一都不会死。”
  站在苏不语对面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苏不语传信给他要他前来,他却坑来了唐如的程野歌。
  程野歌,金字海排名第二,外号“金枪不倒兵”。
  此时,他一身白色长衫,黑色绸裤,配上他的姿容,颇有民国名士的模样,只是绸衫下隐隐蓬勃的肌肉告诉众人,他可不是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文人。
  程野歌缓缓道:“你传信给我,我又没说不来,只是加一个饶头而已,你何需动怒?”
  苏不语嗤笑一声:“排行第三的唐如竟也被你当作饶头,真应该让那些以为你是好人、圣人的试炼者们瞧瞧。”
  程野歌笑了笑:“金字海中哪有什么好人,一切不过是他人的自以为是罢了。”
  苏不语笑了。
  程野歌就是这么一看上去精致温和,实际上凉薄至极的人。
  他握了握手腕上的佛珠,对苏不语道:“你的身体素质怎么下降成这副样子,我刚才那一刀你明明可以躲过去的。”
  苏不语摸了摸眉尾的伤口,挑眉道:“你都说了来为我收尸,我若是让你空手而归岂不是让你失望?”
  程野歌看着苏不语,“你确实不曾让我失望,所以,看在多年敌对的份儿上,我会好好安葬你的,我看海葬就不错,当作报答,你的物品就都送给我吧。”
  苏不语:“……噗,你还真敢说出口啊。”
  程野歌淡淡道:“有何不敢?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
  苏不语摇头:“我可没工夫跟你斗嘴,你怎么打扮成这副样子就进来了,你的黑色长袍呢?你的绑腿带子呢?你到底是来经历试炼场的,还是来旅游的?”
  程野歌:“你所在的试炼场必然是技能和物品格子都无法使用的,甚至可能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使用,我准备那些做什么?倒不如穿的干干净净的。”
  苏不语:“……”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嘲讽了。
  苏不语:“这难道都怪我吗?”
  程野歌叹气:“你就不要闹小孩子脾气了,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嫌丢人。”
  苏不语朝他眨了眨眼睛:“谁让你喜欢呢?”
  程野歌:“……”
  “好吧,我果然恶心不过你。”程野歌放弃了跟进行骚话对抗。
  这时,上空响起了一个声音——
  “苏不语对战程野歌,战斗开始!”
  两人同时神色一变。
  苏不语翘起嘴角:“你真不该来,不过,就这么死在我的手里也算是你的归宿了。”
  程野歌掸了掸衣袖:“没想到你已经洗好了脖子,等着我放血了。”
  两人互相放了一番狠话,却谁都没有轻举妄动。
  越是知根知底,便越是知道彼此的能量。
  苏不语:“你没有技能。”
  程野歌:“你也没有。”
  苏不语的手背在身后。
  程野歌:“咱们两个认识多年,你的小动作我是最熟悉的,你大概是在袖子里藏了什么东西对付我吧?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近身?”
  程野歌抬起手,整理了一下衣襟。
  苏不语往后退了散步,笑眯眯道:“我也了解你啊,你一整理衣襟就说明要动手了。”
  两人对视着,许久,苏不语笑出声,程野歌哼了一声。
  认识太久,太过熟悉有不好的地方。
  当然,也有好的地方,那便是——他们只要互相看一眼,就几乎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无论是看似吊儿郎当的苏不语,还是看似严谨温顺的程野歌,他们两个可都是无法容忍别人操控自己的人。
  两人绕着小小的空间走动,一圈一圈绕着。
  他们彼此防备着,放狠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苏不语的双腿都快要走的打颤了,观战的那人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两个都给吾闭嘴!”
  苏不语吹了声口哨,笑着说:“您要求还真多,既要我们自相残杀,还要我们杀的好看,既然如此,那我不干了还不成吗?”
  “不干?那你弟弟的命你就不要了吗?”
  苏不语脸上还笑着,眼睛却阴沉下来了。
  “咦,你的表情突然让吾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苏不语眼皮一跳,周围的黑暗又开始流动。
  程野歌闭着眼睛,淡淡道:“瞧瞧你拉来的仇恨。”
  还没等苏不语说话,上面的人却笑了,“你说错了,吾可不仇恨他,吾只是喜欢他给我带来的笑料,哈哈。”
  程野歌:“这就是你一直骂的世界吗?的确该骂。”
  苏不语轻笑一声:“世界的确该骂,可是,很抱歉,这个声音却不是世界的声音,世界没有这么自大妄为。”
  “如果对比这个神秘人,世界还算好的,最起码世界遵守自己设定的规则,不会在现在称呼我过去的身份,只有还留恋过去的人,才会一直对着我叫那个名字。”
  他摸了摸下巴,贱兮兮道:“这样的人一向对我念念不忘,爱我爱的深沉。”
  苏不语朝程野歌飞了个媚眼,“你说是不是啊?”
  程野歌:“……”
  呸,就知道不该帮他,现在连自己也被坑进去了!
  程野歌掸了掸袖子:“你还真是那么老不要脸。”
  苏不语笑嘻嘻:“谁让我的脸都给你了呢。”
  天空中的神秘人突然笑了:“苏不语,你不必逼吾,也不必撩吾,吾是很爱你,爱你到希望你痛不欲生。”
  程野歌“啪啪啪”拍起了手掌,凉凉道:“这是什么虐恋情深的神仙爱情啊,两位官宣了吧。”
  苏不语:“……”
  这个小肚鸡肠的程野歌果然还是有仇当场就报的性子!
  “不着急,且看看吾送给你的礼物吧。”
  黑暗的流动停止,一个新的空间渐渐与他们所在空间拼接起来。
  程野歌摸了摸领口。
  苏不语突然拦住了他:“不,别!”
  那边似乎听到了苏不语阻止声音,便迟疑地问:“是……苏哥吗?”
  那声音真是该死的熟悉啊。
  黑暗彻底消失,三人、三片区域成彼此对立。
  三角对立新出现的另一片区域中央站着一个少年,少年正是白起。
  白起手里捏着一把枪,枪口对准苏不语。
  就在白起看到苏不语的面容,瞳孔收缩的一刹那,程野歌猛地投掷出了手里的飞刀。
  “噌——”
  那把飞刀在中途被另外一把飞刀撞飞掉了。
  受了一惊的白起下意识开枪。
  “砰——”
  程野歌瞳孔一缩:“苏不语!”
  飞刀掉落,血花溅落。
  持枪的手打颤。
  “苏……苏哥……不,不是我……”
  白起捂着脑袋,头疼欲裂,拼命挣扎,简直比中枪倒地的苏不语还要惨。
  程野歌开始惊慌了一瞬,待看到苏不语直接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子,他反倒放松下来了。
  程野歌抬头瞥了一眼天空:“这就是你的目的。”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