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74章

作者:寒雪悠 标签: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

  “我这样做,只是因为现在还不是我的极限。”
  米小青睁大眼睛。
  苏不语笑了一下,“我也只敢跟你说点实话,我这具身体虽然是萌新状态,技能也是萌新状态,可是,我的心态和经验却不是萌新。”
  米小青神情复杂,“我早就发现了,你对这里实在太熟了,有些人可能在这里混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摸清金字海的规律,而你,不仅仅掌握住规律,还能偷偷钻规律的空子。”
  “在你的身上我得到了一个至理名言。”
  米小青微微一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米小青笑眯眯地盯着他,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反应。
  苏不语脸上依旧带着惫懒的笑容,一只手揣在兜里,另一只手飞快地探出,揉了一把米小青的头发。
  “所以,你这孩子要尊老。”
  “你!”米小青想要跳着脚,想要踢他。
  苏不语却笑眯眯地转身走了。
  不一会儿,白起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对米小青道:“青姐,你怎么就学不乖呢?总是被怼一脸很好玩吗?”
  米小青哼了一声,“你懂什么,我这是在帮他清醒清醒。”
  她也钻进厨房里,看着这两个高个子男人正围着围裙,绕着锅台做饭。
  “清醒?”李斯特分神道:“苏哥都已经这么厉害了,还需要怎么清醒?”
  米小青摸了摸下巴,“你就当我多管闲事吧。”
  她随手摸了一个苹果,“咔嚓”咬了一口,含糊道:“我想,在我们飘的时候,有他提醒我们,让我们清醒过来;当他消极的时候,我们也应该让他清醒清醒。”
  “消极?”白起纳闷,“这两个字是怎么和苏哥扯上关系的?”
  李斯特往锅里倒了些油,他看着迸溅的油星,突然道:“是跟苏哥手指上的那枚戒指有关吗?”
  “戒指?”白起露出好奇的神色。
  米小青咬着果肉,“唔”了一声。
  李斯特:“苏哥的手指上突然多了一枚戒指,这东西又不占用物品个字的地儿,说明这东西是来自现实世界的。”
  “上一场考试,有谁把现实世界的东西给了苏哥?”
  白起:“会有人这样干吗?能带来这里的,都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吧?”
  米小青瞥了他一眼:“比方说你的小裙子?”
  白起笑嘻嘻:“青姐,你是不知道女装的好。”
  米小青一噎。
  我tmd是女的,我能不知道?!
  李斯特突然抬头:“咱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白起:“哎?”
  米小青:“什么?”
  下一刻,米小青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力将将苹果扔下,咬牙切齿道:“他说我们一起帮忙做饭的,结果,他自己却偷溜了!可恶!”
  白起眼睛亮闪闪:“真不愧是苏哥!果然一如既往的坑人。”
  李斯特笑呵呵道:“苏哥已经够累了,就让他先休息休息吧。”
  米小青:“……我跟你们两个无话可说了!友尽!”
  结果,“友谊”又在一顿盛宴上重新恢复。
  米小青意犹未尽地含着筷子,“你这鱼怎么就烧的这么入味儿呢?”
  李斯特露出腼腆的笑容,“也没有那么好,我会继续努力的。”
  苏不语点头,“我相信你还有广大的进步空间,对了,你还会做哪种口味的菜色?川鲁粤淮扬?”
  李斯特谦虚道:“都会一点点。”
  白起一言不发尽忙着往嘴里塞东西了。
  米小青飞快地抢走他准备下筷的一块菠萝古老肉,“真厉害,你是怎么会这么多菜色的?你不是大学生吗?难道现在做饭也成了现代大学生的基本技能?”
  “这只是我的爱好,刚好我爸是厨子,我就跟着学了些……”
  李斯特的声音渐渐低落下来。
  他的筷子戳进松软的米饭里,手停住了。
  苏不语抬头看了一眼,轻轻笑了一下,“放心,如果你一直这么运气好的话,你就能早些出去了。”
  李斯特抬起头,一个大男人却眼眶微红,可他仍旧笑着道:“我知道了,我没事的……”
  米小青在桌下踹了苏不语一脚。
  苏不语立刻坐正了身子,正经道:“我没跟你们开玩笑,只要你们跟上我的训练进度,我是有把握将你们送出去的。”
  三人齐刷刷放下了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苏不语笑嘻嘻地捏着筷子指了指自己,“你们以为哥是谁?哥可是传奇啊!”
  原本米小青都会跟他抬杠的,可这次她却顺着他的话道:“小李子,虽然他看上去不着调,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应该没有撒谎。”
  苏不语耸肩:“有些事我现在不说是不想给你们增添负担,踏入倒悬海也不过是开始而已,你们……”
  突然,他撂下了碗筷,看向远方的天际。
  李斯特、米小青和白起同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下一刻,所有人都惊住了。
  在天地的尽头,升起了一个巨大的海浪,那个海浪遮天蔽日,甚至将海雾撕裂,简直就像是海啸来袭。
  苏不语张嘴道:“快回船舱,固定好自己。”
  他的话音一落,三人立刻撒腿往船舱里冲去。
  苏不语走在最后,在他迈进船舱里的时候,他甚至能够感受到一股森冷的水汽袭上了他的脖颈。
  他关上船舱的门,将门锁锁上。
  然后,他不慌不忙地走到船长室,在可以看到整个船面以及远处大海的窗户前站住,双手抓紧窗户下的两个扶手。
  硕大的海浪像是巨人的手,重重地朝着他们的小船拍下。
  整个海面连同这艘小船都随着这股大力猛地一抖。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那些水花尽在快要触及到船的时候骤然分开,只剩一些豆大的水珠“噼里啪啦”砸在了船身上。
  小船随着海浪重重一晃,一会儿船头上翘,一会儿船尾上翘,紧接着,便像是要飞起来似的,整个船身以直角的方向向上走。
  失重,倾斜。
  整个人都随着船身的倾斜朝后倒。
  苏不语抓紧扶手,死死地固定住身体。
  他看着自己的眼前景色一点点倾斜,直到他不用抬头就能透过窗户看到弥漫着浓雾的天空,而此时,船已经彻底与海平面垂直了。
  渐渐地,船底下的海水像是受到了某种引导,竟然自发地朝船底聚集。
  海水像是失去了重力,朝着天空流淌过去。
  不知道是水载着船,还是船带着水,船与水都飞速地朝天际冲去。
  飞溅的水花“咚咚咚”敲击着船舱周围的窗户。
  苏不语的手掌按得生疼,可根本没有放松一丝一毫,反而,他整个身子都往前倾了倾,似乎想要认真看清眼前的一切。
  不知道这样子行进了多久,久到他的双臂几乎失去了知觉,突然,他感觉身体一热。
  紧接着,船头一扬,猛地就从厚厚的雾气中扎出。
  雾气与阳光分割的如此鲜明,甚至让人产生了一头是天堂,一头是地狱的错觉。
  刺眼的阳光穿过玻璃,投进他黝黑深邃的眼眸深处,将他的视线带出一片光斑。
  那些光斑就像是一只只五彩斑斓的水母,在他的视野中变化成不同的形态,水母柔软的身体慢慢扩张,渐渐的,盖住了他的全部视野,五彩混合,最终成了最为深沉的黑。
  熟悉的黑暗中带着潮湿的水汽和腥咸的海边气息。
  苏不语眨了眨眼睛,又闭上眼睛等了一会儿,被强光刺痛的眼睛这才慢慢恢复正常。
  温暖的阳光洗刷着他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他感觉自己都要变成了一只柔软蓬松的水母,在阳光散射下的海里,一呼一吸,扩张,收缩。
  畅游在阳光中,飞翔在深海里。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
  如此几次后,那些令灵魂都忍不住沉醉的幻觉才总算像是潮水似的慢慢褪去。
  细密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渗出。
  他低下头,任由一滴汗珠从额角流到眼皮,挂在睫毛上,颤颤巍巍,最终坠下。
  那滴汗落在窗框上,洇出更深的颜色。
  苏不语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察到什么,抬头望去,却只见一道完整的圆形彩虹,彩虹一侧贴着他们正行驶的这条海道擦过,一侧坠落进前方竖起的一道蔚蓝色海墙中,更多的则露在海墙与海道夹角空间中。
  他知道前方的那道海墙才是真正的倒悬海。
  倒悬海,顾名思义,就是倒悬在迷雾海上方的海,而倒悬海的深海的另一端则是上一层的混乱海的海底。
  混乱的空间倒转,海是天,天是海,这是属于这个金字海世界的浪漫。
  众人所乘之船,劈风斩浪,很快便穿过了彩虹之地,迎面遭遇了竖起来的倒悬海。
  无论看多少次,这一幕就像是做梦一样——
  就在船贴上海墙的那一瞬,他整个人就像是被关在了洗衣机里,连船带人飞快地旋转了一圈。
  视野中,是完整的彩虹圆。
  他顺着彩虹的弧度旋转,又沿着彩虹的弧度坠落。
  等他再次感到双脚触及地面的时候,脚下的触感已经不一样了。
  苏不语低下头,看着脚下铺着毛茸茸的地毯,而船长室里也变得精致起来。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噩梦进行时